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黑》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还的应援投票的债。甜饼。我就是想让大庄亲一口师哥XD

————————————————————

这日天气晴好,天明看了一会儿竹简便撑着下巴望着盖聂发起呆来。

盖聂正在打坐练功,待告一段落时,见天明歪着脑袋看他,不由问道:“怎么了?天明。”

“大叔,我最近应该很乖吧?”天明不安问道。

盖聂想了想,天明在鬼谷的这些日子都安分守己,努力学习,相比以往简直脱胎换骨,点头道:“你最近很努力,很乖。”

“那你怎么还长白头发了!”天明一下子蹦起来,绕过案桌跑到盖聂身旁,心疼地摸上盖聂头发,“我刚才数了一下,都有十几根了。” 

他长白头发了?

盖聂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可能是……”

老了?他也才三十出头,说老有点过分。

思虑过多?他最近过得挺平和,也没多想什么。

“可能是什么?”天明追问道。

盖聂摇头:“我不知道。不过白发也没什么关系,天明你不必在意。”

“怎么没什么关系?要是全白了不就和……二叔一样了。”天明一拍胸脯,“这事包在我身上了。大叔,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头发黑回来。”


几日后,鬼谷。

夜色已深,处理完事情的卫庄披着一身寒气回房。一推门,就看见盖聂端着一只碗,面带犹豫。

“什么东西?”卫庄脱了大氅搭在屏风上,接着过来拿走他手中的木碗放到鼻下嗅了嗅,“芝麻糊?”

“天明给的。前几日他说我长了白头发,想帮我把白头发变黑。”盖聂仰头朝他解释道,“今晚就端了这个给我让我喝。”

手腕轻动,木碗中的芝麻糊晃了晃,卫庄挑眉,作势要倒:“他连你讨厌这个都不知道?”

盖聂握住他手腕阻止道:“别倒。”

“你喝?”卫庄将碗送到他嘴边,笑道,“师哥,你这么多年口味也没怎么变吧。”

盖聂干脆把碗从他手里拿了回来,放到案上。

卫庄顺势坐在他身旁:“你打算一直放着?”

“小庄,”盖聂转过头看着他,“帮我个忙。”

卫庄亦转了头看他,笑道:“报酬?”

盖聂眨眨眼,凑上前亲了一口。

食指按上自己的唇,卫庄只觉得刚才那阵温暖去得太快,抬眼意味深长道:“师哥,仅仅如此,还不够。”


半个月后,天明满意地看着盖聂一头乌发,得意道:“还是月儿厉害。吃了半个月的芝麻糊就好了。哎,大叔你还想吃吗?我觉得芝麻糊挺好吃的。”

“不用了,谢谢天明。”盖聂迅速拒绝道。

“是吗?”天明被拒绝也不气馁,继续推销道,“对了,这芝麻糊这么有效,要不给二叔也吃点?说不定他头发也能变黑。”

“不用。”

“哦,好吧。二叔一直白发,要是变黑了也不习惯。”

天明自顾自找了个解释,偷瞄一眼盖聂,乖乖坐下看竹简。

唔,虽然半个月的芝麻糊治好了大叔的白头发,可半个月里感觉大叔都比较累的样子。难道是芝麻糊的副作用?回头他得给月儿写信问问。

——END——

想想再编辑一下。

师哥是真长了白头发~大庄替师哥喝芝麻糊2333报酬就是师哥~

→_→其实芝麻糊补肾呢。

最后是师哥把白头发拔了所以天明误以为有疗效【。】

还完了一身轻!以后再也不允诺应援文这种事了=-=|||

师哥没能晋级,大庄后一场的对手又太强,干脆给大庄投了真爱票。


投完了事。

本来就想写个亲亲,结果还是蜻蜓点水。悲桑,他两一块就各种温柔甜……强势一点啊大庄!!你还要不要睡师哥了【。】

  92 9
评论(9)
热度(92)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