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溯回 :山鬼篇》(一)

 食用说明:CP凤跖。不拆不逆。这几天做梦梦见了这篇文,于是又捡起来写。两三年前写的神魔设定,那时候还没有空山鸟语,所以本文中并不会出现第四部之后的角色。中途其他CP上线的时候会打TAG。本文已经融合了好几个设定了= = 所以和以前发的大纲也不同啦~

                   重点是MY小女警说要画小跖哭泣十八式【捂心口】为此我也得把这个文给填了!吃肉!吃肉!

——————————————————————————

                                                                 楔子

阴阳家。

少司命像往常一样,站在空旷的大殿里,头上是浩瀚的星空,无数星光闪烁,纷繁的银线在这里交织出命运的踪迹。

她抬起头,凝视着其中的一根银线,观察着它的运动轨迹。

那银线旁边,正有另一根线,在缓缓靠近。

不可以。

少司命眼神一凛,伸手将星象上那根靠近的线拨往一旁。

只这一个小小的动作,所有的银线翻滚,或多或少进行了移动。

少司命垂下手,喉口一阵腥甜。

成功了……吗?

她预见的命运,改变了吗?

她又凝视了那根银线一会儿,心里暗自演算后,愣在了原地。

改变了,但该说,更糟吗?

落在他手里,是不是比死去的结局好一点?或者,还不如众叛亲离死去?

不!活着才有希望,活着才能有命运可改,现在这种情况,那个人如果死去,就是魂飞魄散。

她跌坐在地上,还是忍不住捂住了眼睛。

都是她的错。

然而无路可退,无路可逃,她得面对,去承担,去改正自己的错误,挽救那个人的命运。

幼小的孩子突然出现在她身旁,摸摸她的头以示安慰:“没事,我相信你,少少一定没问题的。”

少司命望向那孩子,急切地向他伸出手,像是溺水的人看见了浮木。

但她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

“没事,你放手去做,顺着我的命线一定能找到他,所以,我的命线托付给你来查找。”那孩子笑得阳光灿烂,并不受她动作影响。

少司命看着他,按住胸口,再一次坚定了决心。

这只是她的记忆幻影,却支撑她走过了这些年。在纠正错误的路上,一直走下去。

她是少司命,主管福祸之神,窥视天地之局,拨改命线,就算是不可逆改之命,也绝不会困住她!

 


                                 第一案: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临近深夜,山林里一片晦暗,夜风吹得极凉,山中的精灵也都安静睡下。

这本该是个平静的夜晚的,可惜,有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一道暗红色身影极快地窜进树丛,随后便有几位大汉举着火把,吵吵嚷嚷地冲了进来。

“我看那东西刚刚往这边跑了!你们看见没?”“看见了,估计就在这里。它腿给我们伤了,跑不远的。”“还废话什么,快找。找到给老爷送去,那可就发财了。”

那几位大汉商讨几句,便举着火把四处散开开始寻找。

 

赤豹听见他们的讨论,缩了缩身体,静卧在树丛中。

它本来只是去送个信,不料这人家早有防备,准备了陷阱。它一时不察,被符咒伤了腿脚,拼死才逃回山里。

只是,到了山里,就是它的天下了。

赤豹抖了抖耳朵,绿色的小叶子从耳后飘出,在空中晃悠了几下,啪叽一声爆裂。

刹那间,粗壮的藤蔓从各处爬出,将那几个大汉卷起,一股脑全扔出了山林。

“哼,在山里跟我斗。”赤豹不屑地摇了摇脑袋,想起已经送到那男人手上的参须,气闷得刨了几下地。

早知道会设陷阱,就叼着东西回来了。算了,这恩既然报了,丫头也就不会惦记着他了。就是前面闻到了魔的气息……那男人大概凶多吉少吧?

关他啥事,人各有命,那男人命中注定有此劫难,无论他和丫头谁插手,都免不了要被上面说上几句。

“阿赤!你回来啦!”幼小的孩童一下子扑到赤豹身上,激动地揉了揉它的脑袋,“他收了没收了没?”

那孩童模样只有五六岁,容貌精致,胳膊腿脚犹如玉藕,对赤豹似乎极为熟悉。

赤豹认命地给她揉,郁闷道:“收了收了,这下安心了吧。”

虽然知道只要一动用山林的力量,她就会马上得知它的位置,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她对那男人还真是上心。

“那我就放心……你腿怎么受伤了!?”那孩童这才注意到赤豹腿上的伤,难过地扁起了嘴,“早知道就不让你去了……你身上怎么还有魔物的气息?你碰见魔了?”

“没碰见。”赤豹别过头,显然不愿多谈,“丫头,恩报了就别管了,人世的事情我们别参合。”

人妖殊途,牵扯过多总归不好。

“但是魔的话,哪天要是进山林采补那些小妖怎么办?”丫头嘟囔着给赤豹施了个法术,治了腿伤,依旧忧心忡忡,“我力量还不够,阿文还没回来,要是魔真的进了山林……”

“别忘了你是山鬼。”赤豹安抚地伸出爪子拍在她头上,“只要是在这座山里,他绝对占不了便宜。”

山鬼即山神,即便未获天帝正式册封,未在正神之列,力量仍不可小觑。

“看你们这么困扰,要不我去给你们看看情况?”冷不丁,清朗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赤豹疑惑地抬头,看见一灰衣少年正倒吊着和他们讲话。

“盗跖哥哥?”丫头也仰起了头,看见是他,咧嘴一笑,“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灰衣少年一个翻身跳下树,动作轻松利落,甚至未惊到旁边树枝上站着的鸟儿,又从袖子里掏出糖葫芦给丫头:“我就送个信物,都说好了先暂住在你这里,当然早点回来。怎么样,芝纹,要不要我帮你去看看?”

“那里的魔物……力量并不弱。”赤豹打量他一番,迟疑道。

盗跖虽是上仙,但师从青鸾,从属墨门。青鸾主管通讯,墨门善机关精巧之术,都不是什么打架好手,

盗跖毫不在意摆摆手:“我又不打架,就跑去看看情况。论武力我排不到多前,轮速度,这天底下可还没有能超过我的。”

“对的对的,盗跖哥哥速度可快了,我的藤蔓都追不上他。”芝纹咬了一口糖葫芦,附和他道,“可碰到魔物的话,盗跖哥哥能逃掉吗?娘亲说魔的武力很高呢。”

“都说了天底下没有能跑过我的。”盗跖一把抱起芝纹,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笑着逗她,“芝纹,盗跖哥哥帮你去看看你的心上人好不好?”

芝纹不满地扁起嘴巴,瞪了盗跖一眼:“都说了不是心上人。娘说了有恩要报,因果循环,早点报了,结了因果,就不会再被天道困扰了。”

盗跖听她一个小丫头片子端着正经架子,讲得头头是道,觉得一阵好笑,内心思忖她这番话,又觉得不无道理。天道自行运转,因果循环,若无外力干涉,也确实如此吧。

他想起阴阳家的那位青梅竹马,无奈地叹了口气。整日将自己关在屋内,查探命局,也不知阴阳家上位者究竟怎么想的,有事也可以找其他人帮忙帮忙啊,全推在她一人头上。

唉,还是看他的吧,等这趟差事了了,他偷带人跑出去散心好了。

“那有劳上仙走一趟。”赤豹斟酌再三,即便不放心,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了。

盗跖将芝纹放在它背上,揉了揉芝纹头顶,朝赤豹打了个响指:“放心,你带芝纹回去睡觉,醒来一定能收到我的好消息。”

芝纹朝他挥手,神态天真:“路上小心,盗跖哥哥。”

“好的,我知道了。”

 

芝纹和赤豹目送盗跖离开,几只小鸟扑棱着翅膀,也从山林飞离。

“阿赤。”芝纹突然开口唤它。

赤豹回头,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何事?”

芝纹垂下眼帘,又咬了口糖葫芦:“刚刚那几只鸟,不是家里的。”

她没见过那几只鸟,是外来的。

藤蔓折断那几只鸟站过的树枝,送到芝纹身边,芝纹拿起嗅了嗅,神色抑郁。

“有……凤凰的气息,还有,魔的气息。”

“是刚才那个魔的气息?”

“不是。另一种。”

那鸟是今天才出现在山林的,盗跖哥哥刚走,它们就一同离开了。

恐怕是谁,用来监视他们,又或者,是专门来监视盗跖哥哥的。

不过,和魔混在一起的凤凰么……

她似乎听娘亲说过,魔界的——百鸟之王。

盗跖哥哥,跟他有什么过节吗?

 

有着蓝白花纹的小鸟扑棱几下翅膀,落到了白衣少年的手上。

它叽叽喳喳了好一会儿,又飞走了。

“?”蓝衣少年身后的凤凰不明所以地探出头,蹭了蹭他。

“找到他了。”蓝衣少年微微一笑,黑暗的情绪从眼里一闪而过,“老朋友好久没见,你有想到送他什么吗?”

凤凰歪了歪头,仿佛明白了他在说谁,高兴地叫了两声,热切地看着他。

蓝衣少年转了转手中的羽毛,轻声对凤凰笑道:“碎羽如何?我想,他一定会喜欢碎羽这件礼物。毕竟,是他第一个想出来这个用处的。”

“这几百年不见,我还真是对他想得很。”

天下第一,盗王之王。

没人能超过你的速度么?那就折断你的双腿,这样,就跑不走了吧。

蓝衣少年愉悦地笑起来,湛蓝的眼眸渐渐泛起红色。

 

 

 

 

“我说话算话,你可别到时候反悔。”

“我倒怕你反悔。”

“那说好了,一辈子不分开,怎么样?”

“好。”

——————————————————未完待续————————————————

  22 6
评论(6)
热度(22)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