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本命盗跖/卫聂洁癖/欢迎唠嗑

 

《长乐》(十一)

本篇由【关爱青庄委员会】和【团子保护协会】联合出品

(((((└(:D」┌)┘))))))) 本期大修完毕~于是冲突又往后拖了!!但是很期待WWW

——————————————————

卫庄以最快速度赶回了紫兰轩,直接从窗子进了房,但小盖聂却不在房内。

紫兰轩和平时并无两样,卫庄不知小盖聂是出了什么事却没有惊扰他人,还是还未出事在其他房间。

他推开房门走出去,打算找紫女,恰巧弄玉从门前走过,见到卫庄出来施了一礼。

“紫女在哪里?”卫庄问道。

“紫女姐姐刚刚和韩非出去了,说是去冷宫。”弄玉不解地回答,“卫庄大人,这是出了什么事?”

“你知不知道盖聂在哪里?”

“盖先生?”弄玉越过他肩膀往房内看了看,“盖先生今日没有出过房,一直在房内。怎么,他不在吗?”

未曾离开过?

卫庄倏地想起那开着的窗子,急速转身又打量了一番房间,见床旁师哥的小包袱被打开过,当即白了脸。

这大概是最糟糕的一种境地:师哥瞒着他出去了。

他心中早知师哥来韩国的目的不简单,但变小这种突发状况让师哥暂时将那目的搁下。卫庄原以为师哥会等恢复后才有所动作,不曾想到小盖聂竟然会趁他离开直接走人。

他早该知道,盖聂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因为自身出了问题就放弃要做的事情。

只是这个节骨眼上,卫庄毫不怀疑刚刚驱尸魔动用了蛊,那师哥必定出事。

吐血?昏迷?或者……更糟糕。

可他连师哥在何处都不知道。

“紫兰轩现在能动用的人都派出去,把盖聂找回来。”

 

唐七接了信便赶到桥上,对方早早等在桥头。

唐七第一次见他如此急躁,心中忍不住揣度究竟是发生了何等大事,竟然能让这主提早过来等他。

莫不是新郑真的变天了?

他才踏上桥,卫庄飞了一片兰叶过来:“找我上次带来的那个小孩。”

唐七接住兰叶,心下一惊:“紫兰令?”

自从紫兰轩与卫庄在新郑驻扎后,这是他第二次见到紫兰令,第一次则是要求他们在紫兰轩清洗势力时不准插手。

他还记得那次十几个小势力一夜之间消失,不听话的几个帮派也没了音讯,紫兰轩与卫庄的威信彻底建立。这次又要搞出什么事?那小孩又是什么人?

“报酬是都城内所有地盘。”薄唇轻吐出这几个字,卫庄面若冰霜,身旁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你说都城内所有的地盘?”唐七震惊地看着卫庄,不可置信地又重复了一遍,“只要找到那个小孩?”

“不错。”

“好。”唐七振奋地朝他拱手,立刻吩咐手下开始寻找。

只是一个小孩,应该不会难找到哪里去。

 

与此同时,被翻天覆地寻找的小盖聂正蹑手蹑脚地爬窗回卫庄房间。

他与离开时模样并无不同,除了胸口多了一大滩血渍。

小盖聂骑在窗框上,正要翻身跳下,但觉眼前一黑头脑发晕,连忙扶住窗框,咬着下唇待那晕眩感过去。

他没想到传令后回来的路上会突然心脏狂跳,并且再次呕血。

当时小盖聂才走了一半,不得已在小巷中捂着胸口靠墙蹲下,他清楚地看见血液如同溪水一般连绵不断从指缝中落下,甚至怀疑自己可能直接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好在没多久血再次止住,小盖聂趁着自己还能动,连忙赶回紫兰轩。

晕眩感已经消失,小盖聂从窗框上跳下,将剑放回包袱内,又从柜中拿了一套新衣换上。

小庄之前给他拿了好几套新衣放着,他都没碰,现在麻利换上却是为了欺瞒小庄,也不知小庄知道后会不会生气。

小盖聂想了想,生气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所以为了小庄好,他绝对不能败露。

小盖聂将旧衣丢到床下,紧接着喝水,还塞了块糕点。

他刚打理完一切,敲门声恰到好处地响起。

卫庄在外喊了声师哥,便推门走了进来。

 

小盖聂没了内力,与普通孩童并无两样,自知不知道从他骑上窗框时,卫庄就已经在房门外站着了。

卫庄仔细聆听屋内动静,仿佛小盖聂就在眼前一样。

他听着小盖聂跳下窗,放下剑,换了衣裳。

他听见事物滑动,水声流泻,以及咀嚼东西的声音。

他知小盖聂已经备好一切,只待他的检查。

卫庄想起昨日师哥点头答应他不会在长乐蛊的事上骗他。

于是,他敲门了。


——未完待续——

安利我前面写的《同类》!就在上一篇~嘛嘛嘛反正我很喜欢WWW

  95 10
评论(10)
热度(95)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