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药》

食用说明:一发完结。CP卫聂凤跖。

                 动画机关城后到达桑海前发生的一些事儿,算是串个解释说明。

————————————————————

盗跖一向爱瞎跑,或者说闲不住,哪怕是在撤离机关城去桑海的路上,他仍然常常不见踪影,但每次找他有事时,他却都能在。

照他的说法,他是去看看前面路上有没有什么事,顺带收集情报。

“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跟我说,大部分事我都能办到。”盗跖拍着胸脯和大伙儿保证道。

众人便也随他去了。

然而大家四散而去后,天明左右望望,凑过来拉着盗跖道:“小跖,你帮我个忙好不好?”

“你要我帮你什么忙?”盗跖蹲下身子问道。

“帮我找个大夫。”天明一脸担忧,“我总觉得大叔不太好,但是他又什么都不肯说。那个老爷爷又走了,墨家也没有个能看病的。”

盗跖一听是盖聂的事,心里有些不愿意,但是听天明口气盖聂身体确实出了事,加上盖聂之前又救墨家于水火中,想了想后蹙眉对天明道:“这荒郊山野的,要找个大夫也难,我尽力吧。”

天明高兴地使劲拍了拍他的肩:“小跖你太够意思了!”

“哎呦巨子大人,”盗跖夸张地龇牙咧嘴,“你现在身负深厚内力,好歹小点力儿。”

“嘿嘿嘿,总之一切就拜托你了。”


然而盗跖虽然一口答应了下来,心中却是烦躁。

机关城一战后,墨家全体转移往东方进发,儒道两家与他们分开行动,这就导致唯一的治疗逍遥子现在不在队伍中。

墨家本身医术最好的端木蓉已经倒下,剩下的只会简单包扎。

盖聂的情况谁也不知道,可仔细想想,恐怕极为糟糕。

首先,来机关城时他便是内伤未愈,接着鸩羽千夜之毒不知对他起了多大作用,若说一点都没影响盗跖是不信的。之后墨玉麒麟偷袭,尽管盖聂避开要害大概也伤得不轻,加上再与卫庄一战……

逍遥子赶到后时间紧迫,对盖聂只能简单治疗,现在他们奔赴东方路途遥远,天明朝他求救,说明盖聂的情况开始恶化。

看来不找个大夫不行了,要是堂堂剑圣死在路上,那可怎么交代。

不过……能找谁呢?

盗跖瞄了眼远处枝丫上蹦跳的蓝色小鸟儿,心中有了个主意。


“你竟然有胆子来找我?”白凤伸手抚弄谍翅,站在树枝上嘲笑他,“不怕我折了你腿?”

“你倒是试试?听你声音就知道你伤没好,你没伤都捉不到我,拖着这副身体也就嘴上说得好听了。”盗跖毫不客气回堵他,大咧咧坐他对面树杈上,“说正事儿,能不能跟你首领打个招呼,借你们大夫用用?”

白凤对他的异想天开简直佩服:“半个月前我们还打得你死我活,你也不怕赤练救人时替你弄死几个病人?”

“哧,她弄死别人我信。弄死这个,恐怕你们首领第一个不答应。”

白凤眨眨眼:“盖聂?”

盗跖顿时抱拳:“英雄所见略同。”


白凤再次与盗跖见面时,身后跟着赤练与卫庄。

盗跖沉重地叹了口气,心里暗道怎么卫庄也跟着来,开口道:“盖聂情况很不好,近傍晚的时候开始昏迷,现在也没醒。我让他的马车靠在林子边上,周围没人,麻烦赤练姑娘给他看看。”

赤练哼了一声,走出林子上马车给人看病去了,卫庄跟在后头。

盗跖望着两人背影,摸了摸后脑勺:“我忽然有点后悔了。”

“你应该希望盖聂不要在治疗过程中突然醒来。”白凤抱胸站在他旁边,“不然有的好看。”

“醒来不算什么,我只希望卫庄千万别和他聊天。”


赤练上马车没一会儿就下来,朝卫庄点点头,又进林子找盗跖去了。

卫庄见她点头,便掀了帘子进到了车厢内。

盖聂正闭着眼坐靠在墙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胸口微微起伏。

他似乎仍然在昏迷。

卫庄坐到他身旁,望了他一会儿,面无表情。

盖聂在卫庄的记忆里,最虚弱不过机关城倒地时,却也没有像现在这般让他觉得呼吸困难。

长期以来的避而不见,让卫庄即使听说了他各种受伤的消息,对他受伤的情形依旧没有什么实感。

但这次不一样。

受伤的甚至恶化到昏迷的师哥就在他的眼前。

卫庄垂下眼帘,接着在盖聂惨白的嘴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下了车。



天明一觉醒来,听盗跖说大夫已经给盖聂看过了,留了药,盖聂也已经醒了,当即高兴地蹿去盖聂的马车。

“大叔!大叔!你没事啦!”天明掀了帘子进来,见盖聂手指放在唇上似乎在沉思,不由好奇道,“大叔你在想什么?”

盖聂回过神,朝他摇摇头,放下手:“没什么,我已经没事了,谢谢天明。”

“哦不用谢!是小跖找的大夫。大叔你可吓死我啦,以后有什么一定要告诉我呀。”天明也没在意,坐在盖聂身旁开始絮叨。

只不过他心中多少还是好奇。

大叔思考的时候也和平常一样没什么表情和动作,刚刚思考的时候为什么会摸着嘴唇呢?

唔,可能是觉得药太苦了吧。

恩,一定是的。

——END——

在写长乐的时候和我果聊天,感觉小庄之前好凶,第五部好得上天,总觉得得第三部到第五部之间发生了啥让他缓和下来。

所以就突发了短篇,然后今天长乐的更新就没了【。】

让小庄亲了一口,恩,开始心疼师哥了,后面就缓和下来了。

不过小庄 应该是知道他醒的,两个人心知肚明就是没面对【。】

哎,我跖和白哥真可爱。

他两也是给后面千机楼个解释和铺垫,不然我跖就见过白哥一面就做出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的发言也太直男式基佬了【什么鬼】

下次更新见~

  299 7
评论(7)
热度(299)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