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尘名》

食用说明:这次是把刀。大纲构想曾经在群里说过~锅已经由群里小伙伴背着啦~

                 配合后记解析食用更佳=-=

                 CP卫聂不拆逆 

——————————————————

太史公曰;“世言荆轲,其称太子丹之命,‘天雨粟,马生角’也,太过。又言荆轲伤秦王,皆非也。始公孙季功、董生与夏无且游,具知其事,为余道之如是。自曹沫至荆轲五人,此其义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名垂後世,岂妄也哉!”



公孙季功来找夏无且时,夏无且正在分拣药草。

“夏兄,来喝酒啊。”公孙季功晃着手中的美酒,招呼他道。

“喝什么酒,我看你是又来找我听故事。”夏无且擦了擦手,接过美酒饮了一口,“我能说的都说完了,你还想听什么?”

公孙季功嘿嘿笑了两声:“不如,你再讲讲荆轲?”

夏无且转了转酒壶,抬眼道:“荆轲我知道的也不过就是刺杀秦王。你若想知道点其他的,不妨去各处打听打听。”

“我可没那么多时间跑那么多地方。”公孙季功连忙摆手,“就没点其他的奇闻异事?”

“你若想知,倒是有个地方可以去试试。”夏无且从袖中摸出一枚古币,“今夜子时,街口第三家店,进去把这个给他们掌柜的,可能人家会搭理你。不过,有些东西能问,有些不能。”

“什么能?什么不能?”公孙季功好奇道。

“这个嘛,你看人家脸色不就知道了。”夏无且将古币塞进他手里,朝他眨了眨眼。



“后来呢?”司马迁兴趣盎然地问道,“公孙爷爷您去了吗?”

胡子花白的老人敲了敲他的脑袋,笑道:“当然去了。只是啊,觉得还不如不去。”

“为何?”

“因为有些事情,知道了,就想知道更多。”



公孙季功一向好奇心旺盛,拿着古币硬是在店门口等到子时,然后迫不及待走了进去。

店内灯光昏暗,四周墙壁上挂着各种画,除了几张案桌与一道屏风,竟是什么都没有。

公孙季功正一脸迷茫,忽然从屏风后走出一白发男人,目光如炬,朝他问道:“何人?”

那男人一头白色长发,但面容却是十分年轻,剑眉星眸,顶多三四十岁的模样,穿着一身黑色大氅,举手投足间的气场像极了他曾见过的王族贵胄。

男人不耐烦地扫了他一眼,道:“没事就滚出去。”

那一瞬间,公孙季功被他气势所震,不由自主往后连退几步。

但他很快想起来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忙拿出古币递给男人:“是夏无且让我来的。”

那男人看了眼他拿出的古币,皱了皱眉,道:“所问何事?”

“在下想知道荆轲之事。”公孙季功朝他作揖道,“不知阁下可否告知?”

白发男人勾唇冷笑,尾调上扬,仿佛他问了一个非常好笑的问题:“你想知道荆轲?”

“是。”公孙季功硬着头皮答道。

“荆轲曾见过盖聂与鲁句践,之后见燕丹,刺杀秦王,死了。”

男人寥寥几句讲完,问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问他盖聂和鲁句践和荆轲有过什么啊!”司马迁一下子蹦起来,着急地抓住公孙季功的袖子,“他特地提了这两个人,总是有原因的吧?我之前游历时榆次曾听说过盖聂,不过就几句夸赞之言。鲁句践我记得去邯郸时听人闲聊曾说过荆轲与他游戏。公孙爷爷,您应该问了吧?”

“问了。”公孙季功点点头。

“那太好了!您快说。”

公孙季功想了想,道:“鲁句践在荆轲死后说过几句话。”

“那盖聂呢?”

“不知。”



“不知。”那白发男人冷淡道,“荆轲见过他,讨论剑术,仅此而已。”

公孙季功刚才听他说了燕丹和鲁勾践之事,知道此人恐怕来历不简单,而且应是交友广泛。但看他有关盖聂只透露寥寥几句,心里嘀咕:看你那样子明明就是很知,就是不肯说给他听罢了。

于是公孙季功故意道:“能与荆轲谈论剑术,想必盖聂也该是剑中好手吧?”

白发男人再次冷笑:“荆轲算什么东西。”

公孙季功心中想着不知荆轲与他有和恩怨。大胆地问了句:“阁下似乎对这些人很熟悉,不知阁下……”

“你不必知道。”男人打断他的话,道,“问题够多了,你可以走了。”

公孙季功瞧他面色便知不可再问,作揖后离去。



公孙季功刚退出去,另一男子便从屏风后走出:“卫庄兄倒是好耐心。我本以为卫庄兄一句话都不会说,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还能从你口中听到这几人名字。”

卫庄扫了他一眼,道:“荆轲干出一等一的蠢事,够他在史上留名。”

“那为何除去燕丹,卫庄兄偏偏还要提上一句鲁句践与盖先生?”男子笑吟吟道,语气轻松,“莫不是盖先生唯一的朋友是荆轲的缘故?”

“他那唯一的朋友,也就这么点用。”

“卫庄兄,你终究还是舍不得罢。”



花白胡子的老人对着司马迁道:“你若问我荆轲何人,我知。你若问我燕太子丹何人?我也知。你若问我鲁句践何人?我仍知。然盖聂何人也?无人知晓。”

就算有人知晓,那知晓的人肯透露给他的,也不过只有那寥寥几句。

恐无法再多,亦不愿再多。

——END——

因为鬼谷本来就是隐于幕后,所以明面上都不会有小庄的踪迹。

卫庄最终舍不得他无名于世,所以他吐露了师哥的名字。

他自己归于尘埃,舍不得心尖上的人归于尘埃,但盖聂的联系那么少,最后勉勉强用荆轲的名挂上,而他还是自私,寥寥几句而已。 

无法再多,不愿再多。

啊一个故事讲三遍我好累就懒得讲太多了,就酱紫啦。我写其他的去了,下次见。




  53 2
评论(2)
热度(53)
  1. 剥枇杷的人碎星焦糖 转载了此文字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