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边干活边听看纪录片,有关阿政的。

边听边同情他,既有感同身受,又有心疼难过。

感同身受是与他感受到相同的同为人的恐惧:一是怕死。二是做一件自己觉得是正确但是不知它是否是正确的事情,就算自己再有勇气,也仍然希望有人能够肯定这份决定。

改变制度,从博士的设立到焚书,做一件前无古人的事情,也是后无来者的事情,孤独又寂寞,需要东西来证明自己的正确,然而做什么都得不到这份证明,最后心力交瘁,索性抛去了克制。

但也没有办法过多地去苛责谁。大的群体里有不愿为新主的人,也有本就无所谓却要讥笑的人,还有得过且过的人。这没有办法定义为好或坏。

对新事物的惶恐,对重复的熟悉的旧的压迫感到痛苦,如此之下,火烧起来。

心里算了算师哥离开的时间,便也觉得合理。师哥的梦想终究和阿政还是有区别的,作为白衣和皇帝的根本分歧,对人命的认知的区别。

而后又在想,若是大庄,噗,他当皇帝的话,大约是变着法要让师哥知道他的辉煌与成就,管师哥是在庙堂还是江湖,反正师哥只要在这天下中,就免不了和众生打交道,也总能知道他的事。

但对大庄来说最爽快的应该是能把师哥拉到自己面前按着师哥让师哥承认一些事情【。】

诶?诶——

突然被自己塞了口糖。

想看大庄对师哥强硬一回【拍桌】侵略性的肉!【盖被子做梦吧(。-ω-)】


  7 2
 
评论(2)
热度(7)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