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意》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感谢我叶,我爱她嘤嘤嘤,后半段她给的续QAQ

————————————————————————

火仍在烧着。
血腥味细碎地散进空气,被拷在墙上的人喉管中发出嗬嗬的抽气声。
他身上伤痕无数,四肢严重扭曲,显然是被严刑拷打过。
脚步声由远及近,他感受到浓重的阴影突然降临,不由地将涣散的意识集中。
“你说要见我才说,现在可以说了。”前方的阴影忽地开口,低沉的男子嗓音中有着浓浓的不耐烦。
但这道声音对他来说犹如一剂猛药,让他一个抖擞抬起了头,黑洞般的双眼重新绽出了光彩。
“卫庄大人……”他笑容扭曲地热烈喊道。
卫庄厌恶地往后退了一步:“我不想听见废话。为什么要刺杀盖聂?”
“盖聂……”他声音嘶哑地重复了一遍名字,接着疯狂地挥动起手臂,像是想要挣脱枷锁去抓住面前的男人一样,“他是鬼!他是妖怪!”
他喘了口气,继续恶狠狠骂道:“伪君子!狐狸精!贱人!他不配站在卫庄大人身边!他该死!如果没有他……如果没有他!大人早就是天下之主!”
卫庄又往后退了一步,冷冷看着他。
他的情绪越发激动,血泪自眼眶中流出:“我要杀了他!卫庄大人不该为了这种人停下!”
他兀自骂个不停,又哭又笑,一番话语尽是对盖聂的侮辱诅咒,以及对卫庄现在的惋惜痛心。
“卫庄大人。”赤练从外走了进来,站到卫庄身后。
不带任何感情地看了那人一眼,卫庄转身离去,叮嘱赤练道:“让他解脱吧。”
“是。”赤练应道,准备上前动手。
那人听到他两对话,声嘶力竭道:“卫庄大人!你这么执迷不悟!你——动手杀了我吧!”
“流沙不容叛徒。至于动手杀你?”卫庄回头看了他眼,冷漠道,“会脏了我的手。”
说罢,他径直走出牢房,不再理会身后。
只是卫庄走了没几步,便见到盖聂站在门口,看样子听了不少。
卫庄脚步一顿,又若无其事地走到盖聂身旁,伸手牵住他的手,将盖聂一起带离这个地方。


监牢外阳光灿烂,卫庄与盖聂并肩往驻地走,边问他道:“师哥,挨骂的感觉如何?”
盖聂江湖行走时也曾被人指着鼻子骂,这次只是在外听着,倒也没太大感觉,只是……
“第一次被人说狐狸精。”
卫庄嗤笑一声,银眉挑起,似笑非笑地问他:“很新奇?”
盖聂摇头,答道:“我并没有什么感觉。”
卫庄眯起眼睛,银灰眸子中透出几分危险来,他停下步伐,沉沉地瞧着盖聂,缓缓道:“宠辱不惊,嗯?”
“口不择言的话,实在不必放在心上。”盖聂也停了下来,侧身直视卫庄,“他并不了解你,也不了解我。”
“夏虫不可以语冰,”卫庄轻描淡写道,“他的狂热和忠诚于我无关紧要。我的事也轮不到别人插手。”
狂热和忠诚吗?
盖聂思及流沙众人对卫庄的拥护,忽地一笑:“或许我该适当与你分开行动,以免横生枝节。”
“不必。”卫庄神色一敛,“此次过后,流沙不会有再犯者。”
“为何?”
“那人下场已是昭告:此后对你出手,如同背叛流沙。”
卫庄说得笃定,仿佛忘了白凤等人对他这个首领出手多次,也未曾落得一个背叛流沙的处置。而现今流沙之人,只要对盖聂出手,便无回旋余地,直接判以死刑。
盖聂一怔:“如此……也好。面对刺杀我反击时并不能及时收手,有此警告,也能少折几条人命。”
卫庄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拖长音调道:“师哥——”
“嗯?”
“你可知我意在何?”
盖聂沉默了下,拉住他的手又往前行,声音缥缈而来:“我知。”

——END——

灵感来源于前天早上看乐乎通知时看到的名字:树深见鹿。

结果本来要写得有点沉重得我又脱出了大纲……

后来写不下去,和我叶求救,一下子得到了续写。

嘤嘤嘤她写得好可爱啊我爱她写的大庄!!好想把她拖回来给我写卫聂QAQ虽然也知道不可能了【托腮】 以后和她搞合志我会拖着她写的!

晚安我去睡啦!终于干完活了努力码字【并没有】

  87 3
评论(3)
热度(87)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