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向丧丧的温柔的三五学习。
向温柔的可靠的钗钗学习。
这周的工作大头终于搞完了,应援文写了一半太丧了,总觉得应援的话不该这么丧,就搁笔了。
可暂时又写不出欢乐的文。
于是拖到了决赛。
阴阳师官方下场的时候就大致知道了结果,毕竟多张蓝票就多一份杀生丸犬夜叉的希望(握拳)

丧丧的怎么会有人爱你呢。
可我就是想写。
翻存档的时候翻到了整理的和我叶谈话中的一段分析,对师哥小庄的一段。
看小论文真爽。

每周二到周四基本都是忙工作大头,属于吃饭都没时间,干活到头疼(今天白天忙得就吃了三个馄饨,晚上吃了五个,刚刚工作才弄完,和我叶聊了会天)
以后写文更文基本就在周五到周一了,除非我有存稿自动发。

啊,太困了,睡了。
睡前想说:我爱我叶。
她是心灵之光,是天刚暗时的浅蓝混合牛奶软糖的甜,她在我眼里就值得最好的。
小孩子才说永远。
我高中时候,也说过永远这种话。那时候认识的比我年龄大的已经工作了的同好,对我说我的永远是不可能的。
都是假的。
但我还是要说呀。
我在说我永远爱你的时候,我的心是真的,我也就是那么想的。
只说真话,如实赞美,切实讨厌,委屈也好,意见不同也行,这些都不妨碍我爱你。
因为我知道我爱你,你也知道。
我也知道你爱我,你也知道。

我爱她,作为友人,真挚地爱她。

晚安了。



  3
 
评论
热度(3)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