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意绮】《狐假虎威》

纠结着卫聂写不出,翻文档翻到和我叶之前聊天时写的一个短的意绮。

发觉没发过,拿出来发发。

————————————————————————

  不知怎地了,最近日子都是细雨连绵,原本就是快入冬的时节,配着阴云冷风,更让人心绪不佳。

  绮罗生出来沽酒,刚付完钱正要往回走,便觉一阵湿意,抬头一看,竟是又下起了小雨。

  这左右望去,行人匆忙赶路,绮罗生看雨一时没有下大的意思,便继续不紧不慢地走着。

  他一身白衣,金纹滚边,细长的紫色眼眸因朦胧小雨而微微眯起。

  然而走了没几步,绮罗生便觉不对。

  眼前怎么越发模糊了?

  他心中小声嘀咕,又使劲眨了眨眼,朦胧景色刹那间失去色彩,仿佛是谁掐灭了光,只剩一片黑暗。

  行色匆忙的人群里,谁也没有察觉到那步履悠闲的白衣公子停了停脚步,又像是什么都未发生一样,接着往前走。

  哎呀,有点不妙。绮罗生在心里低呼一句,怎地突然看不见了?

  余毒应该彻底清除了才是。

  算起来,自己好像是第二次失明了。

  但不同于上次被围攻,耳目失灵,一切杀生只为求生,此次失明时他身在闹市,而且仅仅是失去视觉,比之前好上许多。

   耳朵敏锐地捕捉到周旁行人往来的脚步声,绮罗生小心辨认,琢磨着悄悄地往僻静的地方走去。

  他未走几步,忽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压低了的惊呼。

  “绮罗生!”

  绮罗生一怔,不知自己是该停下脚步还是该装作没听见,对方压低了声音,似乎是不想让他知道。

  自己还在失明,少一事 不如多一事,若是对方要拦,那便再说吧。

  绮罗生心中下了决定,继续目不斜视往前走。

  显然身后的人不是什么善茬,惊呼过后升腾起的杀意,让久经江湖的绮罗生一声哀叹。

  手指抚上扇柄,绮罗生正暗暗戒备,又听得嘈杂人声中另一个声音小声道:“你要在这里动手?”

  “大好机会,岂能放过。”

  “你忘了我们刚刚过来时看到谁了?”

  “绝代剑宿又怎么?”

  意琦行?绮罗生放松了下来,掩唇一笑,看来今日要托他的福了。

  “剑宿与绮罗生为好友,你若动手,绮罗生尚且不说,惊动那剑宿,可还能全身而退?”

  “这……好吧!”

  身后那两人商量后打了退堂鼓,隐匿入人群,再无声响。

  绮罗生低笑一声,又听见略带急促的脚步声追了过来,便在那人手搭上自己肩膀同时,停了脚步略侧过头:“意琦行。”

  来人正是意琦行,在人群中见到绮罗生背影,察觉到他步伐不稳,于是赶了上来。

  “你的眼睛?”意琦行牵起他的手,见他平日里灵动的紫色瞳眸此时一片茫茫,不禁担忧。

  “一时看不见。”绮罗生摇了摇头,示意他无须担心,“剑宿来得倒巧,我刚沽完酒,正准备回画舫。”

  “那吾送你。”意琦行不由分手,牵扶着他往江边去。

  两人行至岸边,意琦行上了画舫,伸手拉绮罗生上去,而绮罗生不知怎地,竟一脚踩上衣摆,一头扑进了意琦行怀中。

  事发突然,意琦行没个防备,又下意识怕他伤着,便护着绮罗生摔到了船内。

  “嗯?”绮罗生没料到自己会摔倒,此时趴在意琦行胸口,似乎还有点懵,“我不是故意的。”

  意琦行当然不会认为他是故意的,见趴在身上的好友睁大眼睛一脸无辜模样,轻声道:“……你先起来罢。”

  然而绮罗生并没有起身,反倒往前凑了凑,几乎要贴到他面上。

  剑宿雪白的脖颈瞬间染上淡淡的绯色,心道好在绮罗生现在看不见。

  “剑宿莫不是学我?”绮罗生揉了揉鼻尖,调笑他道,“我怎么好似在你身上闻到了牡丹花香?”

  意琦行看着他好奇又促狭的笑脸,声音柔淡:“与你一起太久,染上的吧。”

  绮罗生一愣,反应过来后笑着站起,又拉起意琦行道:“那以后剑宿可借此狐假虎威……”

  他话才说到一半,忽记起前边听到的话,改口道:“哈,不对。是吾狐假虎威。”

  “你不必狐假虎威。”意琦行显然知道之前的事,“意琦行之威,时时可保你。”

  “那吾可要好好谢谢伟大的剑宿。来,喝酒罢。”

——END——

  43 3
评论(3)
热度(43)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