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本命盗跖/卫聂洁癖/欢迎唠嗑

 

【98】《痛》

食用说明:本文请结合灯油君的とても痛い痛がりたい这首歌食用。

                 是挣扎与觉醒的一篇(嗯?哪里不对?)

                 意识流真的太棒了。但是也好难写。绝望。

                 觉得很适合画条漫,啊,我的鬼画技OTZ

                 后记说明会在半夜更新,因为时间来不及了只能先放文。

                 这篇我真的很想讲很多很多感想啊,因为文里不能说得太明显。

                CP是卫聂,卫聂,卫聂!请注意哦!因为主题是挣扎和觉醒啊。

                 对了后记说明更新的时候会把一个之前在群里聊天的脑洞大纲放一下,那个应该不会写了。有兴趣的可以明早再来看一次~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会几点更新,一般是十二点吧……

                希望你能喜欢这一篇。

——————————————

01

痛。

修长的手指按上脖子,却瞬间被神经传来的痛感驱使移开。

那一小块皮肤原本是一道很浅的伤口,现在早就已经愈合,只留下浅浅一道疤痕。

然而就是觉得疼痛。

是中毒?

不、他的剑上从不会涂毒。

是蛊?

不、他从来都不会那些,也不屑用那些。

那究竟是为什么,他留下的这道伤口会疼成这样?


02

疼痛会使人发疯么?

不至于。

但是时时存在的细微疼痛总是干扰着他。

就像已经再次见面并且对决过的那个人。

尽管见不到对方,可每一个见到的人,都会向他提起那个人。

“说起来,他也和墨家一起到了桑海。”

闭嘴。

“你是他的同门师弟?”

闭嘴。

“这个人,你应该非常熟悉。”

他下意识地问出:“你说的是……”

“当时皇帝陛下身边的第一剑客……”

在李斯开口的一刹那,他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他熟悉的在秦王身边的人还能有谁?

猝不及防,他的鲨齿指上李斯的咽喉,严厉道:“闭嘴。”

“我已经知道了。”

他当然知道那个人。

他和那个人当了三年的师兄弟,又找了对方十年,没有人能比他更熟悉那个人。

——却也没有人能比他更陌生那个人。


03

无论如何,痛还是存在着。

即使见到了那个人,即使合作,也无济于事。

更糟糕的是,当与对方独处时,痛会变本加厉,让他整个人都暴躁起来。

可恨,可笑,可悲。

但除了嘲讽外,他什么都不想透露给对方。


“小庄,刚才的针有毒吗?”盖聂忽然转过头问道。

“那种伎俩还伤不到我。”卫庄冷哼一声。

“嗯。”盖聂应了一声,又问道,“你是不是身上伤还没好?”

卫庄本想说他没有伤,转念一想身上没好的伤是有一些,只不过会疼的就那一个:“不碍事。”

盖聂沉默地与他并肩往前走了一段,还是停下脚步,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小囊递给他:“伤口疼的话就吃里面的药丸,止痛。”

卫庄挑眉,嘲笑道:“随身带着这种东西,师哥你连痛都忍不了吗?”

“我没用过,是给天明备着的。他的咒印发作后有时候会痛。”盖聂毫不在意地解释,“你痛的时候一直皱眉,脾气比平常更糟。”

“从见面开始,你就一直在皱眉。”

卫庄下意识地摸上脖子。

这次没有再痛。

盖聂注意到他的动作,视线移到他抚摸的地方,迟疑道:“……是当时……”

“没什么,我已经不痛了。”卫庄无所谓地放下手,略微提起嘴角,“痛会让人记住一些事情,也明白一些事情。”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

而且,也做好了觉悟。


——END——

谈恋爱真的是件超级麻烦的事情呀。

特别是刚开始喜欢上的时候,无法明白自己的情感,又对对方没有回应而暴躁。

小庄为什么会痛?

因为他觉得师哥并不在乎他,也不曾察觉到他,尽管他追寻师哥十年,可师哥的很多事情他都并不知道,比如说和win7的抓捕,比如说天明。

他熟悉知道的是盖聂的一面,但是人是有很多面的,很长的时光让他错过了很多能够更加了解师哥的机会。

何况,他想了解师哥,但觉得师哥并不了解也不想了解他。

不仅如此,机关车一战也是师哥第一次伤他。

或许小庄的目的真的是多重性的,确认燕丹活着的可能性以及和师哥进行了断,只不过与师哥的结果让他很不舒服。

我不觉得小庄是会把这种事情详细想的人,也不会特意强调感情。

但是要写CP文我又不得不拎出来讲,讲过头又会显得矫情。

我觉得师哥和小庄的世界里,感情是很微不足道的东西,大概就占百分之三到四。

所以还是选择了微不足道的疼痛。

虽然没有什么大事,可一直痛,一直提醒着你它的存在,让你不得不注意。

因此不痛的时候,就明白了原因。

不过是求而不得,也不过是希望你能看得见我。

 

嗷最后附上之前在群里聊的一个大纲。

嗯40米长刀,不过最后扭了个好结局。

天明是巨子 但是因为还很小 所以外界认为盖聂是把持墨家 也就是代天明行使巨子决定。

反秦联盟里一直墨家是主导地位的姿态 所以盖聂就被推到了这个地位上 即使他并没有行使权利 可在外界看来 他联合流沙以及联络儒家(其实不该算他头上的)和农家 已经是在做领导者的事情了。

于是反秦第一波被打压下来(即张良袭击秦王失败 以及后续的焚书坑儒事件)后 盖聂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

他的领导并不成功 计划也不周密 何况他曾经杀了荆轲 在秦王下做事过 没有人可以保证他的正确和是否是为了反秦 。

在这种境况下,高渐离的刺杀是第二根导火线。

又是失败。不仅失败,墨家连损几名核心高手 还有大部分普通弟子 。

这个所谓的联盟 摇摇欲坠 多数人其实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加入 企图分一杯羹 少数的人确实有那么点热血 但在大环境下 热血没有智谋 只会成为杀人的凶器。

只有到最后 真正被压迫的人起来了 才是真正的反秦的联盟出现 现在的不过是虚有其表。几次失败需要找个借口和替罪羊,其实是大众的错误,但他们决定推给盖聂。人民需要一个靶子,而盖聂,他的过去和身份,他的孤身一人,包括他的沉默,都是最好的靶子。

所以在敌方挑拨以及自己这方的利益牵扯下,师哥需要成为牺牲品。他就被定义为了卧底。你补一句我补一句,仿佛从遇到少羽出手杀死无双开始,就是师哥布下的局。

他不承认有什么用呢?好在盖聂当年带着天明都能打败三百秦兵,现在孤身一人,面对众多没有打算以死拦路的高手,突破出去也是轻松得很。

但他身边没有人了。

他很偶尔很偶尔的时候,会有种错觉。一种我身边有与我同等愿望的同伴的错觉。然而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是清醒的,清醒地知道,自己是如何的孤身一人。

他希望多数人能获得和平的幸福。但很可惜,他亲近的人似乎没有一个能获得这种珍贵的幸福。他不仅不能帮到什么,有时候还会成为埋葬他们的人。

所希望的事物是极其遥远甚至穷尽一生也无法追寻到的。尽管这样,他仍然得努力下去,强大下去,好像到了某个点,这些努力和强大可以化为坚盾与利剑,帮助到一些人。

至于现在,他想休息一会儿。

明天、后天、大后天,盖聂对于在路上的日子一点都不陌生。或许在鬼谷的三年以及在秦宫的十年是他这辈子唯二安定生活的日子,除此之外的漫长时光,他都得在这世间仓促行路,再无安身之处。


本来到这里结束,然后补了一个后续结局。

还是舍不得,哎。

本来说着要写的话绝对得狂写众人的恶意 师哥一句都不写 就最后一段逃出来的时候写上面说的这段 。

然后就可以看到效果了 。


:-D还是看后续吧。


他找到盖聂的时候,盖聂正坐在树下睡觉,旁边是已经烧到有点灭了的篝火。

不知道是盖聂因为太过劳累没有察觉他的到来,还是知道是他来,总之,盖聂并没有醒,仍然呼吸平稳地安静睡着。

卫庄在他身边站了有一会儿,然后坐到他身边,伸手揽过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肩上。

他其实很想像往常一样,嘲笑盖聂的愚蠢。

但当他看到盖聂一个人坐在树下的时候,他就放弃了说些什么。

很久以前的时候,树下是有两个人的。

不过,现在又是两个了 。


——END——

完啦完啦,昨天回宿舍后倒头就睡,今早把后记更新完了。

_(:зゝ∠)_表打我。



  62 2
评论(2)
热度(62)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