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食用说明:纯洁的师兄弟的暧昧期。情感刚萌芽。就看第一段吃糖吧。

                 打到最后迷迷糊糊的,困死了。

——————————————————————————————

盖聂不喝酒。

最多浅饮几杯,坚决不肯喝到神志不清的状态。

不喝的原因有二。

一是影响拿剑,二是他周围几个都是酒徒,若他喝醉,无人善后。

卫庄嗤笑他的解释,只道他装模作样:“当年在此处,你不是常和我喝酒?现在倒是借口多了。”

两人此时围坐在案桌旁,桌上摆放着几只酒杯和酒坛。

天下安定已久,两人隐退鬼谷,却是能心平气和相处,不似往日针锋相对。

“那不一样。”盖聂怔了一下,不解地望向卫庄,“和你喝酒跟他人自是不同。”

卫庄刚拿起酒杯的手一顿,垂下眼帘漫不经心道:“有何不同?”

“我若酒后失态…”盖聂答到一半,心中想了一会儿才又说下去,“你能拦我。”

“师哥你会酒后失态?”卫庄饮下美酒,勾起唇角,声音又沉了几分,“我倒从未见过。”

他两在鬼谷时也只是背着师傅小酌,出师后两人再未一同饮酒过,今日还是第一次。

盖聂偏了偏头,他并未彻底喝醉过,可见过多人喝醉后的模样。

有大打出手砸东西的,也有行为错乱癫狂的,总之,好看不到哪去。

他自出了鬼谷后仇人大大增加,小心谨慎已成习惯,酒这种能乱神志的东西,他根本不碰。

“我未喝醉过,也不知喝醉后会做出什么事,但小庄你应是有法子拦住我。”

“你要是发狂时拿着渊虹,我可拦不住你。”卫庄瞥了眼盖聂身旁的渊虹,半开玩笑道。

盖聂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的渊虹,便拿起递给他:“那暂且给你保管。”

“不怕我再折了?”

“总比我拿着拆了鬼谷好。”



半个时辰后,卫庄沉默地看着眼前正在宽衣解带的盖聂。

师哥你有没有想过你喝醉了不是拆房子而是打算裸奔?

虽然鬼谷就他两人,裸奔也不至于被谁看见占了便宜,但卫庄觉得,自己恐怕会受极大刺激。

可这得怎么阻止?

眼见着都要脱到裤子了,卫庄来不及多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下大氅丢到盖聂身上:“师哥!”

盖聂闻声停下动作,迷茫地看向卫庄。

“师哥你冷静点。”卫庄连忙走到他面前将大氅给他披好,接着双手按着盖聂的肩膀试图让他安分点。

盖聂眨眨眼,好半晌才开口道:“小庄?”

“是我。”卫庄见他似有几分清明,回答他的同时手上力道也松了几分。

看来师哥醉的还不算太过分。

岂料下一秒,盖聂直接伸手抱住他,语气万分欣慰:“你还活着。”

他一连说了好几句你还活着,卫庄楞了一下,忽然想起最后与阴阳家一战时两人各自解决完敌人后,盖聂见到他的第一句话也是这个。

“你怕我死了?”卫庄下意识地问道。他不明白师哥有什么好怕的,阴阳家那一战的敌人虽然并不弱,可也没有强到置他于死地的地步。

或许……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卫庄还未猜测完,便听见盖聂在他耳旁道:“梦见你有事,现在无事便好……无事便好。”

声音逐渐弱下去,卫庄侧脸一看,盖聂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睡得倒也快,发疯也只发一会儿。

只不过……

卫庄将他抱到房间床上,看着盖聂睡颜若有所思。

师哥……有瞒他什么吧。


——————————不知是否有后续——————

睡觉。越写越给自己挖坑。本来只是想写个小梗,师哥只肯安心和小庄一起喝酒不怕喝醉因为有小庄。结果写着写着就=-=



  67 6
评论(6)
热度(67)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