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治病》

食用说明:CP凤跖~有一句话带过卫聂练蓉~

                恶搞吐槽向2333

————————————————————

01
约莫在和张良见面后,遇到胜七之前,赤练曾经被卫庄问了个问题。
“白凤是不是有点问题?”卫庄捏着谍翅新传来的情报问。
当时赤练正在喂蛇,闻言诧异地抬头。
卫庄大人,这都三个月了你才发现吗???
自从机关城之后,白凤的谍翅就经常处于劳力短缺状态,除却墨家情报,其他各地送来情报的速度比以往慢了一倍不止。
至于原因,赤练作为一个跟随卫庄围观了盖聂十年的毒医在心中下了诊断:又一个相思病患者。
但见卫庄是真若有所思的模样,赤练识相地咽下了反问句,委婉地回道:“他从机关城之后就这样了。”
罢了,卫庄大人自己的问题十年都没搞清楚,才三个月他就能察觉到白凤的异常,已经算是一大进步了。
卫庄把情报烧了,嘱咐她道:“你去看看他。”
看什么?
赤练一头雾水,卫庄见她不解,便又继续道:“帮他把病治治。”
治什么病?相思病是她能治的吗?难道要她鼓动白凤去把人抢回来?
赤练思考了一下可能性,如果能顺带把蓉蓉也抢回来……那倒是不错。
不……不对,不行,两个人都给抢回来,指不定白凤吵了架一怒之下把蓉蓉砍了,那就得不偿失了,还是继续留在墨家安全。
赤练这还在思考要怎么办,只听卫庄又道:“内伤长久不愈,会出问题。”
赤练手中的饵食被她瞬间捻碎,她深吸一口气,恶狠狠道:“是。”
卫庄大人,我真是白对你有期待了!

02
赤练觉得白凤的病是没得治的。
这个念头,在白凤告知她卫庄大人在桑海城出现后,更加地坚定了。
“你去了千机楼?”赤练问道。
桑海城内骚动极大,流沙安插在桑海城的耳目稍一打听,把情报都传了过来。
有两人夜闯千机楼还成功逃脱,这种事情再结合白凤刚递来的卫庄在桑海城出现的情报,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白凤显然没打算把事情托盘而出,轻描淡写道:“去拿千机铜盘。”
赤练拖长音调,故意道:“哦——千机铜盘,这算是秦国机密了吧?我们的情报似乎没有上报和追查过这样东西,我们好像也没什么需求去找它。”
白凤一顿,凤眼微眯,声音中透露出某种愉悦:“那是我要的。”
赤练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看样子这病情是又加重了。
起先还只是派谍翅盯着,现在这是终于忍不住跑去见面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白凤你比卫庄大人行动力强多了。
好在子房之前来与卫庄大人商谈,约莫是要谈合作的事情,若到时候真的合作了,白凤与那盗跖靠近了许多,应当病情能缓解点吧?


03
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这合作是促成了,但赤练看白凤脸上的得意劲才几天,盗跖就自投罗网去了噬牙狱。
赤练瞄了一眼站在柱子上没好气汇报情况的白凤,又听得雪女指责白凤身为搭档竟然见死不救,不由翻了个白眼。
雪女妹妹,你也太能火上浇油了。结合这几天墨家驻地的鸡飞狗跳,想也知道盗跖除去救人这个目的,应是还存了暂时避开白凤的念头。
现在白凤正在气头上,自是不会客气,看样子少不了是要打一场。
赤练链剑绕身,转了转脖子随时准备开打。
不过有卫庄盖聂张良在场,打架只可能是个幻想。不仅没打成,之后卫庄还和盖聂救人去了。
赤练知那噬牙狱凶险万分,她的蛇探得水下暗流,然而流沙并无巨型机关能够入水救人,犹豫后便决定去向雪女等人请求协助。
“我能救端木蓉。”赤练朝他二人说明来意,“请墨家派出玄武。”
雪女高渐离面面相觑,接着回她道:“玄武已经在准备出动了。”
赤练倒没想到墨家这般好心,这水下暗流之事他们应当还不知晓,又怎么会有出动玄武的念头?
思及此处,赤练仿佛明白了什么。
高渐离咳嗽了声,道:“白凤前面刚来找过我们,答应等小跖回来后他两一道去蜃楼找天明月儿。”
蜃楼于海上行驶,又有公输家族飞行机关四处环飞监视,墨家现在机关人手不足,因此营救之事一直耽搁着。
可若是白凤愿意出手相助,有了他的白鸟和谍翅,这营救之事便可迅速提上日程。找人之事盗跖也是个中翘楚,二人一同上去蜃楼,想来天明月儿也可早日回来。
赤练应承着点头,又道:“端木之前是白凤所伤,盗跖他?”
“小跖没把那事归到白凤头上。”雪女解释道,“他对白凤印象不错。白凤武功高强,到了蜃楼上也可有个照应。”
赤练恍惚地继续点头,朝二人一拱手示意自己告辞。
她心中对白凤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仅直接找到人家老家去了,还获取了其他同伴的大力支持,这哪里需要她治病,再等些时日,说不定就能喝喜酒了。
看来待卫庄大人回来,她可直接报告病治好了。

——END——

  124 8
评论(8)
热度(124)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