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深夜杂谈

好像好久没写这种东西了。

刚看完个东西,这几天又理了理,然后就想着写点什么。

所以来聊个天。


大概几个部分,一个写作表演文字描绘~一个CP理解~一个剧情安排~还有一个不会写的东西的脑洞和理解。


【一个写作表演文字描绘】

刚看了何冰老师那期的圆桌派,非常的有意思,有很多很多的想讲的东西,虽然现在讲不出来了。

这种大概是要细心揣摩,适合独自品味吧。我觉得讲得实在是非常好,特别何冰老师最后讲了个状态,说一个前辈不讨好观众,自信到了巅峰的一个状态的厉害之处,而他自己现在做不到这点,在舞台上表演时还是想着讨好观众,需要观众的反馈。

能理解他的意思,作为一个创作者,表演者(让我这么不要脸地自称一下)时常是会有这种讨好观众的反复情绪。

其实大概就是类似于我说了A,观众们会有B 的反应,如同计算机程序设置一样。如果我说了C,那观众就不知会有B还是D 的反应情绪。

前者可控,如同大家都爱看小甜饼傻白甜不过脑的东西,我写了就基本会热度高,这样的应激反应(是这个词?)

后者就是不可控,如同我写个正剧,我不知会是喜欢的多还是讨厌的多,能戳到人的点,还是其他如何?

那么在讨好观众的情绪带动下,我会选择前者可控,而放弃后者不可控。

哈哈,最近时常感觉到自己言词混乱。

比方说在我脑中出现了一个场景:一个小方格庭院,半夜,一束月光照射下来,就照亮那么一小块地方。

我上面这个场景我还边打边往前补充量词往后补充时间。

与其说思维太跳跃,不如说脑中可能东西太多了,一张口说不过来,只能往外蹦词。

月光,庭院,井,很亮,安静,四周黑漆漆的,只有中心点是亮的。月光照下来如同圣光降临,一瞬间我真的相信有神的存在。

写下来,修改修改,转换,继续往下写,到最后可能这一段又废掉。

这种感觉太多了,学不来用言词好好描绘,或许是该重新看点书,把东西捡起来吧。

有时候感觉就好像脑子里有很多的点子,有很多的美好事物想分享,然后到人面前,啊啊啊了半天就只会啊啊啊。

沉下去,不要怕,感受了再说。

写作好难啊,反正感觉很多东西就像马一样跑过去,我一个圈都套不到。


【一个CP理解】

介于我的言词水平下降得厉害,这一块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词达意。

因为把他是龙的篇幅决定了所以打算把少年卫聂的戏份都拿出来看一遍,好琢磨一下他们那时候的心理状态和想法。

结果就是默默重看起了秦时。

看得我,哎,又难受又高兴又痛苦。

看的是DVD版本,非常清晰画质,看故事仍然觉得有趣,前几部的信息量让人浮想联翩。

痛苦在于,人物形象后期变化,以至于回头看前期,某些对话和观点有点割裂。

比方师哥,师哥第一部前几集对天明的话和态度,让我感觉他是认同小庄的强者观点的。

看得我 一度怀疑自己以前理解的师哥是不是假的,以及他两之间的态度等等虽然细细琢磨很有问题,可是气氛总让我有种只有想杀并没有爱。

差点又崩了心态出坑。

好在第三部一听蓉姐和她师傅那番对话,瞬间松了口气。

尽管难过得不行。

他是他,仍是他,只是我们理解不了,没人能理解,没人愿意理解。

人本身就是性格复杂的,在动画中我们常见的会为了设置冲突等等,从而将人物性格单一化,以便于方便做出应对和安排位置。

师哥我印象里他似乎一直没干什么事,我是说云淡风轻除了打架并不做什么世俗的事情一样。

可能是长期削木剑以及和大庄聊天最多打架给我造成的印象。

但回头一看前三部,恍然觉得他还是有人气的,会驾车,会烤鸡,会安慰人,会劈柴,也有审视检查别人,也有笑,也有生气与忧郁,也有困惑与不解,生动得很好看。

大庄反而看得我更加肯定我的那种孤独论了。

就是以前同类里写过的那种。

听他说蓉姐那段的时候,真切觉得,他没把蓉姐当人看待。

他没把任何人当人看,除了师哥。

单纯从剧里给我的感觉,不从CP角度看,就是单剧情语气透露的感觉,蓉姐倒下去后,他说师哥你的品位那么差,他的语气就是很高兴的。

他没把蓉姐放眼里,对于师哥的行为啊他也不觉得那是生气伤心,或者说他只是高兴师哥有波动……他不觉得蓉姐算什么东西。

非常的冷酷。

包括白哥挑衅杀他被他拦下,他的口气透露的也是那种冷冰冰的不屑。

大庄第三部立了好多FLAG,看看现在第五部两个人联手,简直有种脸被打肿的感觉。

蓉姐那段和师傅对话后,我的心就安定下来了。

大庄你终究还是追上来啦,互相都受过伤,也都面对了对方的剑,那么就此携手,互相保护,了解心意,好好走下去,再也不要分开。


【一个剧情安排】

其实这个说了感觉故事也就说完了。

他是龙反正就分番外和正文,番外是秦时时间线,正文就是死后的事情。

为了看的方便,基本上写完一个事件就放一个事件出来。会反而从番外,也就是秦时线,开始更。

顺序大概就是鬼谷-韩国-决战-秦时-农家-死后。

当时有个鬼谷庄点梗的,唔,可能会作为调剂先放出来,因为感觉他是龙我还得一段时间写着修。

不过点梗的我可能要傻白甜?阿不,我努力傻白甜吧……因为大纲上我觉得一点都不傻白甜……

{加点小废话}

实际上我真的很想不动脑子写点弱智文……看TAG有感。

努力改进啦啦啦(~ ̄▽ ̄)~

有时候我自己写了个很得意的东西,我也是很需要观众反馈。不过我的好处在于,我不需要很多,留言里大概有 一个戳中我我就会:啊我满足了。

某些时候某些特别的特殊的东西写出来是为了讨好特定的某个人,算得上口味定制?我知道她喜欢什么,所以我特地这样写,然后在多个观众的反馈中看到她的反馈,得知了满意,于是我自己也满意了,这一篇的使命就得到了圆满。

大多数的是想到了这么个故事场景就这么写了,放出来就是群众反馈即可,或者没反馈 也可,我心里已经满足了。

写得不满意还放出来,忐忑不安即使得到了赞扬,最后还是选择了删除,毕竟我心里过不去。

可能是有人看,我就‘好呀那我写吧’,可我写啊,总不能对不起自己内心吧。

写原创和同人终究不一样,原创是我自己的东西,同人是别人的东西,惟恐写得走样,变形,所以想着反复揣摩,不停重看,推翻,继续推演。

想不动脑子瞎几把写,过不了自己这关,想到头又觉得无趣。好歹我日后想吃粮是回看自己的文,写了这种东西回头还是恶心到自己……还是算了。


【一个不会写的东西的脑洞和理解】

说是不会写,一个原因是要查大量资料,这个CP没有爱到这个程度,也就写了些片段和心思,虽然脑补琢磨了点东西。

第二个原因是并没有观众,我也觉得没人能理解我所理解的这对,那写出来放出来也就很可笑了,还是自己藏着,想了就拿出来看看吃两口。

CP是韩非李斯,而形象来源于天九秦时以及部分史实。

三种来源结合在一起,韩非形象里,天九占了三十,史实占了十,六十是我的脑补。李斯形象里,天九占了四十,秦时占了二十,史实占了十,三十我的脑补。

天九想塑造一个切开黑的韩非,可惜不太成功,于是我帮他脑补上了。

表面君子,偶尔狂放的好学生韩非,实际上一直被想不起来的梦困扰,负面情绪压制在心里。

史实大概是早死,不过脑补不到那块。

因为一同学习,对同样骨子里黑表面掩盖的李斯产生了兴趣。

可惜李斯还算正直。

天九的李斯表面很好,乖,但是能跑去自荐,把史实那部分的自信也给带了过来。

历史上他靠着一手好字让荀子收他为徒,实力有,追名逐利有,大胆有。

所以仍然是,表面敦实优秀的乖学生,都说字如其人,实际上胆大妄为,自信傲骨,对认定的事情能放手一搏。

大抵就是韩非先入荀子门下,李斯再入,两人在学院中一同学习。本来毫无瓜葛,但在一次比试中,李斯抄近道被先抄近道的韩非给发现了,虽然韩非没揭穿,但是却开始注意起了李斯。

写了点片段自己吃,很开心,我特别喜欢心理戏,琢磨一个人心理变化非常有趣。



好啦晚安啦

飞去睡觉,好困。



  6 1
评论(1)
热度(6)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