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444答谢礼·一】《清·叶·果》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短篇已完结。

                 本文为444粉达成的感谢礼,后续还会继续答谢。

                 本文在六月八号八点前禁止点心点推荐,请把第一份留给我果,谢谢^_^(其他人点了我拉黑你哦 !)

                祝我果一切顺利。

——————————————————————

一、清风

起风了。

盖聂抬头望了望大树,光秃秃的树枝轻微摇动。

因为是冬天的关系,树的叶子都已经掉光了,盖聂比平日里穿得稍微厚了点,站在树下,伸手摸了摸冰冷的树干。

后山的这棵树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据说是某代鬼谷子种的。

盖聂只见过它长叶或者光秃静谧站着的模样,未曾见过它开花,也未曾见它结果。

偶尔的时候盖聂有想过它究竟会不会开花,还是就只是一棵只会长叶子掉叶子的树,平静地长在后山,毫无变化,直到某一天死去。

风雨雷电对它也会有影响吗?或者无论什么外界的力量,也都不能改变它的常态呢?

“师哥!”远远地,卫庄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待玄衣少年跑到他面前时,盖聂发现他鼻尖冻得红通通的。

“小庄?”盖聂抬眼望了望天空,“抱歉,我忘了时间。”

“知道就好。”卫庄压下心中的不悦,牵过他的手往回走,带了点喘音,“走了。”

两人并肩去了厨房,盖聂卷了袖管开始洗菜做饭,卫庄则是在一旁帮他打下手。

冬日的水冰冷刺骨,手指浸泡久了后感觉变得麻木,以至于盖聂一刀下去斩到手指,竟没能反应过来,直到切完这一根蔬菜,将其推到一旁时,他才注意到手指被割到了。

好像只是破了点皮,虽然有血,却不觉得疼。

他举起手指看了看,白皙的手指在光下有种半透明的质感,配着一点红色,总有种荒诞的真实感。

“师哥?”卫庄注意到他停了手,转头一看他的手指割了道口子,不由皱眉,“你今天怎么了?”

“没事,一道小口子。”盖聂不甚在意,放下手准备去拿其他食材继续切,然而卫庄拉过他的手,将那根受伤的手指放进嘴里含了含,接着夺下他手中的刀,推他到一边去,“今天我来切吧,省的你等会儿把手给切下来。”

盖聂诧异的视线在自己的手指和卫庄的嘴唇间来回移动,见卫庄并无任何不妥的表情,便将疑问按下。

炽热湿润的感觉还残存在脑海中,那一瞬间,他忽然想起被微风吹动的树枝,想起后山的那棵树。

他忽然明白,尽管看起来树并没有什么改变,那道微风依然是留下了痕迹。




二、繁叶

自与盖聂决战过后,卫庄这还是第一次回到鬼谷。

鬼谷子早已不见踪影,留下戒指和剑谱在空旷的屋子里。

但鬼谷仍然和以前一样,以至于卫庄总有种错觉,仿佛鬼谷子和盖聂都未离开,只是在散在其他房间饮茶读书。

风悄无声息地从庭院中划过,夕阳斜下,卫庄在鬼谷逗留了一天,跪坐在鬼谷子房前的屋檐下,看着那欹器不断地重复着落下抬起的动作。

就像是当年玄虎测试时,他也是安静地坐在屋前,等师哥回来。

然而无论是当年坐在一旁的鬼谷子,又或者是快要傍晚时分才回来的师哥,他们都不会回来了。

天快暗了,还夹杂着一点暖色,卫庄起身去了后山。

夏日总是生命力旺盛的季节,后山草木疯长,就连那棵大树也不甘示弱,绿意满枝。

卫庄想起初入谷时他和师哥空闲了总爱来此谈天说地,后来日子久了,来得便少了。

不,也不是少了,只是不再携手同来,更多的是一人独来。

越是临近三年,他们之间的分歧越大,回韩国,去大秦,连横与合纵,终究是走上不同的路。

他也想不明白,师哥明明是与他相同的人,目标也一致,即使手段不同,为何会走上另一条愚蠢的路。

或许有时候还是不一样的人。

卫庄抬头望着繁茂的树叶,想起某年冬日一起做饭时,盖聂诧异地看着自己含了他受伤的手指。

师哥可能就像冬天的树,光秃秃的枝丫上长不出叶子,大概折了他的枝,他也只会皱皱眉头。

可卫庄却像眼前这棵夏天的树,叶子疯长,满心的情绪扑的他自己都收不住。

可惜那点绿意侵染不到盖聂眼里。

不过总有一天,他觉得师哥会被他逼到无处可逃。

因为是疯长的繁叶。

遏制不了。





三、硕果

“这是?”盖聂端详手中的果实,不解问道。

“结的果子。”卫庄指了指大树,“几年才一次。”

“我以为它不会开花,也不会结果。”盖聂咬了一口果子,甜的。

“我也未见它开花,可能我们未在的时间里它早已开过。”卫庄从他手里拿过果子,也咬了一口,“只是我们不知。”

或许世道险恶,或许人心难辨,卫庄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真能与师哥归隐回鬼谷。

不过也算不得归隐,表面上归隐而已,暗地里鬼谷还是在操纵时局。

但这样也足够了。

比起惊心动魄惊险刺激的江湖纷争,被摆到明面上去当靶子,他更愿意隐于幕后运筹帷幄。

就像流沙,若不是为了逼出师哥,大概会表面沉寂地继续暗藏,与他布置的其他棋子,一点点腐蚀掉曾经的帝国。

然而现在的结局他很满意,过往损失如何,也觉得值得了。

“小庄。”盖聂看着手里被塞回来咬掉一大半的果子,叹了口气,“你要吃我给你洗一个。”

“我只是尝一口。”

“但我咬过了。”

卫庄转头与他对视半晌,勾起唇角将盖聂拉过来亲了一口:“师哥,这样也就不分你我了吧?”

——END——

虽然很久前就说444粉达成了要迈过个坎搞事,但是一直拖了好久好久。

因为我果的名字太特么难写了,不,主要是押韵不了,最后只好放弃,换了这样的三个小标题。

本来的→清风来、枝叶茂,然后卡在了XX果上……

其实就是感情变化WWW

微风是师哥的心境因为小庄的暧昧举动起了涟漪,枝叶是小庄的心情早就喜欢得不了,硕果就是好结果嘛WWW

双向嘛双向~

XDDD我总算写完了,瞒到现在的惊喜吧~

希望你喜欢。

能写出让你喜欢的糖太好啦,希望可以继续努力一起走吧。

  73 3
评论(3)
热度(73)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