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长乐》(四)

本篇由【关爱青庄委员会】和【团子保护协会】联合出品

(((((└(:D」┌)┘))))))) 本期修改完毕~

——————————————————

百越之箱中只有一个符号:死之血誓。

饶是在场四人博学多才,这种特殊地方的特殊符号还是让他们面面相觑。

“这是一个百越的符号,意味着生死承诺。”张良想了想,道,“但更多的,我们只能从其他地方下手了。”

卫庄思索一番,道:“我知道一个人,也许可以提供线索。”

“哦?那就有劳卫庄兄了。”韩非立刻朝他拱手,喜逐颜开。“刘意之妻胡夫人看起来应该还知道些什么,我想和紫女姑娘问问她的情况。”

“稍后我会让她来找你。”卫庄瞧了眼窗外,天已经阴了,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既然心中已经有思量,卫庄打算早些动身。他让人去联络后,便叫小盖聂到后门去等他,自己去拿雨伞。

刚巧紫女在房内,拿出雨伞递给卫庄:“最近天气变得挺快,上午还晴空万里,这下午就开始落雨了。”

卫庄接过伞,试着打开了一下又收起:“芒种已过,多雨也正常。”

“你真的要带他去?”

将自己的情报来源暴露给竞争对手,似乎并不是明智之举。

“他和我一起比在紫兰轩安全。”

“你是说盖聂安全,还是说我们安全?”紫女意有所指问道。

紫兰轩本身就是卫庄的最大情报收集场所,盖聂在这里呆着,难保不会察觉到什么,和卫庄时刻呆在一起,探听察觉得也就有限。

而盖聂现在身体变小能力受限,跟在卫庄身边卫庄也能时刻保护到他。

卫庄的哪种意图更多点,或者两者意图都有?

紫女有些吃不准,打量着卫庄的表情,想知道他究竟什么意思。

但卫庄并没有再回答她,而是挥挥手示意自己走了。

 

 

卫庄拿着雨伞下楼,见小盖聂穿着黑斗篷站在门口,走过去将人抱起。

如果是卫庄一人去,大概就直接将兜帽带上,懒得打伞。但小孩子身体弱,卫庄不敢马虎,还是乖乖撑伞将人罩着。

被他抱着的小盖聂皱起小脸似乎想说什么,他舒展了下自己的手掌,最后还是默默抓着卫庄的衣襟。

总觉得内力好像有点问题……

卫庄以为他是不习惯被抱着,便没多问,撑伞继续往会面地点走。

“我们去见谁?”小盖聂仰起脸问。

“七绝堂老大唐七。他曾经在百越当兵。”卫庄回道,低下头瞧了他眼道,“师哥,你若是想要找人,可以和他打听。”

盖聂可不是什么会心血来潮访友之人,他来新郑那必定是有其他事情。昨夜那句我来看你,怕不过是顺便而已。

至于盖聂来此所为何事……杀人?联络?无论什么事,总归要和人接触,也总需要一些情报的。

小盖聂应了声好,继续乖乖窝在卫庄怀里。

 

 

唐七打着伞在桥上等人,守卫在附近高度警惕,生怕刺客突然跳出。

就在此时,卫庄打着伞抱着小盖聂从天而降,落到桥头,刹那间水花四溅,惹得唐七侧头看向他。

他没想到卫庄还带个孩子来与他会面,不由一愣。

卫庄的私生子?看这宝贝得紧,不该留在家中,怎么询问情报还带着?

卫庄倒没在意他的不解,径直走过来。

唐七伸手示意四周的守卫是自己人,开口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一定认为这是一个陷阱。”

“难道我碰巧选了一个有趣的时间和地点?”卫庄随口说了句,直接开门见山道,“我想知道百越的事情。”

“你想知道什么?”

“死之血誓,左司马刘意,以及……”卫庄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小盖聂,“一些奇闻。”

卫庄向来讲话高深莫测,通常都是话里有话,很少这么直接明了。

唐七一听就知道有问题,也不多废话,将自己知道的有关百越的事情言简意赅告知卫庄:当年断发三狼杀了火雨公得到火雨山庄的宝藏,据说三人用死之血誓约定要平分财富,结果被人发现惨死山中,宝藏也没了下落。而那时百越发生叛乱,血衣侯白亦非为主帅,李开刘意均为裨将。

“至于奇闻……百越与中原不同,不知你想知道哪方面的?”

“比如?”

“比如五月初五是他们举行祭祀之日,通常会大肆庆祝。百越之地毒蛊多变,有各种奇怪功效。”

“奇怪功效?”卫庄疑惑道。

唐七瞄了眼他怀中的小盖聂,想起昨夜手下报告有孩童进入紫兰轩,继续道:“不仅可以治病,也可以杀人。有的能让人全身发痒,也有的能让人皮肤溃烂。”

卫庄望了眼小盖聂,见他听得全神贯注,抬眼道:“让人改变身形的呢?”

“不曾听过。对了,我还想起一事,毒蝎子昨日抓了个人,”唐七意味深长地看着卫庄道,“据说是一个从百越来的人。”

 

 

卫庄与小盖聂回到紫兰轩时,韩非刚和紫女打听完胡夫人的人际交往,正准备去戏场来次偶遇。

“毒蝎门抓了个来自百越的人,我去看看。”卫庄将小盖聂放下,对紫女韩非道。

韩非一拍手,乐道:“刚好。你带着你师兄也不方便,不如借我带去戏场?小孩子比较受姑娘欢迎,刚好可以帮我将人支开。”

卫庄动作一滞,复将小盖聂抱起,冷眼道:“没什么不方便。”

韩非还不死心,凑过来劝道:“你去毒蝎门肯定打起来,人家那么小,被人打伤了怎么办?不如让我带着去戏场看看戏。”

“哪怕他现在是个小孩子你也不是他的对手,”卫庄毫不客气奚落道,“何况有我。”

“你好歹也听听他的意见。万一人家就不想去呢?”韩非转而向他怀中的小盖聂劝说,“盖先生想跟谁走?”

小盖聂早上可遭遇过紫女和弄玉的逗弄,深知其中滋味,果断拒绝:“我跟着小庄。”

“哎好吧好吧。”韩非自讨没趣,告辞赶去戏场了。

卫庄再次将小盖聂放下,回房拿鲨齿打算做点准备,好之后带上小盖聂出发。

 

 

小盖聂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什么东西能准备,在房内等卫庄回来。

然而卫庄没回来,紫女先来了,带了个小药囊给他:“里面是解毒丸。既然是毒蝎门,少不了会有些毒物,盖先生带着以备万全。”

小盖聂接过放进袖子里,朝紫女道谢:“多谢紫女姑娘。”

“盖先生客气。”紫女掩嘴笑道,“不过盖先生真打算跟卫庄一同前去?不如留在紫兰轩,这里更安全些。”

小盖聂想了想,道:“我可以帮到小庄。”

他内力还在,匕首也带了,小孩身体虽小,但动作更为灵活,说不定能出奇制胜。

当然,他觉得跟着小庄小庄会安心点,他也安心点。

紫女不曾想小盖聂有这般自信,见他眼神坚定,心里直叹可爱,忍不住摸了摸他头道:“那就拜托盖先生保护卫庄了。”

 

————————未完待续————————

 

 










  102 4
评论(4)
热度(102)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