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天边月》中

就好像越是想要做一件事就越做不成一样,卫庄并未料到,等他真正见到盖聂时,又过去了四五个月。

盖聂外伤已好,内伤应是还未痊愈。
他不过略派人追寻,盖聂便进去了墨家的机关城。
师哥总是避着他,客客气气请他,他便拒绝,动用武力来请,他便退让躲开。
可是,师哥,欠的东西越久,要偿还的时候,就要还得更多。
卫庄漠然地策划着对盖聂的陷害,对机关城的进攻,然后将墨家首领圈进密室,将墨家弟子聚集于中央大厅。
他看着流沙流尽,一个又一个的人倒下。
他拿捏着盖聂像是弱点的弱点来威胁他。
来见我吧,师哥。
你逃避了十年,但终究该面对我的。

在他要对端木蓉动手的时候,盖聂终于来了。
人还未到,凛冽的杀气已经让所有人惊叹。
可那不过是杀气,却不是杀意。
卫庄听着那清晰的从容坚定的脚步声,往入口的方向看去,薄唇抿成一条线。
到这最后关头才来,师哥,你是因为最后一人是她,还是想要扮演救这世人性命的救世主?
“盖聂来了,墨家有救了!”“端木姑娘也有救了!”
卫庄听见周边的人窃窃私语,议论着盖聂来了所有人便会得救。
真好笑。
这一堆的墨家弟子楚家军人,却对一个逃亡的大秦剑客抱有希望。
卫庄看着盖聂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就像十三年前一样,他也扬起嘴角,倨傲地转过身子,耳边仿佛响起了师傅当年的话。
“胜利的人,纵横天下。”


“小庄。”盖聂像是永远只有那一种表情一样,看着卫庄唤道。
卫庄朝他举起了剑,回应道:“师哥。”
真是令人怀念的称呼。
于是盖聂也举起了剑,干脆道:“动手吧。”
与其说这是一场战斗,倒像是一场热身。
他们来往一两个回合,刚刚停下,白凤便突然出现,刺伤了端木蓉。
然而这并没有妨碍他们之后的战斗,依旧模拟着十三年前初见的那场的招式你来我往。
只不过这一次,鲨齿不像那把木剑断裂。
“愤怒,并不会使你变强。剑,最要远离的就是感情。”
卫庄略有些得意地总结道,心里却并不认为盖聂真的愤怒。
若是愤怒,就不会真的与他这般用多年前的招式过招了。


卫庄觉得,他这么多年总是无法见到盖聂,除了盖聂本身以外,某些责任是该归到他某些喜欢自作主张的手下身上的。
比如说伪装成天明刺杀盖聂的墨玉麒麟。
若不是还有墨家这些人看着,盖聂给墨玉麒麟的这一剑卫庄只会拦下一 半,可有这墨家人在,卫庄出手彻底拦住盖聂,呵斥墨玉麒麟滚开。
“我以为今日一战,只在你我之间。”盖聂的眼里带了点惊诧和不可置信,语气都有点沉重。
卫庄知他说的不止是墨玉麒麟这件事,更是在说他杀这些墨家弟子引他出来。
你我之间?
哼,卫庄冷笑,若不是拿这些人做筹码,你会出来吗?
卫庄知道盖聂没什么像样的弱点,他心里也不敢特别确定盖聂会不会舍,所以他拿很多人的命来赌。
他赌赢了。
他很满意地见到了盖聂,同时心里又恨不得把盖聂一寸寸捻过。
我要见你你不见,为了他们你倒是肯见我?
从你拒绝见我开始,我们之间战斗前的博弈,牵扯到的便不再是我们二人。





卫庄与盖聂一战,卫庄不知道自己会胜利还是失败,但他知道自己会赢得他与师哥间最后的胜利。
在这一点上,他从盖聂因为这些墨家人出现时就确定了。
只是他并没有想到,荆天明会来。
卫庄看着盖聂与天明互相问答安慰,站在一旁冷笑。
众人只见卫庄冷笑,心里暗道此人真是毫无人性,却不知他是怒极反笑 ,眼底跳动的火焰几近失控。
荆天明,很好。
从前是荆轲,现在是荆天明,还捎带上墨家这一群废物。
师哥,你真是很好。

原来在他被拒绝的十年里,有那么多的人,开始跟随盖聂了。

卫庄收剑回鞘,离开了这里。
临走前,他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盖聂。
他忽然再度想起师傅当年的话。
胜利的人,纵横天下。
纵横天下啊……
缺了纵,或是缺了横,都得不到天下。

——未完待续——
网太烂了只好换手机,明天会用其他电脑看一下效果有没有要调整的。
几件事:一,我凤跖太可爱了我要爬回去写几篇。二:粉丝442了,444是个坎我要搞个事吧,我看看干啥,点梗诸如此类的吧……三:520也搞个事。
啊不熬夜了不熬夜了,又开始熬感觉身体要挂了。
之后应该经常失踪吧?不过我的话一向都是听听就好。
晚安。

  48 63
评论(63)
热度(48)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