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本命盗跖/卫聂洁癖/欢迎唠嗑

 

《天边月》上

食用说明:跟着动画走的一篇

                 CP卫聂不拆不逆KY自觉

                 感谢果果给的名字WWW 很早之前的存稿来着 本来打算彻底写完发 现在跟随我果丢来净化TAG一下吧

————————

已经是夏末了。

李斯带着士兵走进树林时,卫庄正在假寐。

赤练听了命令带李斯到他跟前,卫庄百无聊赖地用指节叩着石椅,听李斯在他面前故弄玄虚。

无趣。

同是荀子弟子,眼中却只见利益,与天下人一样追名逐利。

卫庄终是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李斯瞧了他一眼,结束那卖弄和劝告的说词,眼神停留在侍卫的尸体上,用冷静的口吻装模作样道:“好可怕的剑法。可惜,比起盖聂的剑法来,还是只能屈居第二。”

卫庄抬眼。

拙劣的激将手法。

但卫庄还是若有所思地轻声道:“盖聂……一个很难忘记的名字。”

明明是李斯自己提出的计划,但李斯此刻心中却有些不寒而栗。

这一句轻声的仿佛喃喃自语的话中,透露的不止是杀意。

卫庄并没有继续就盖聂的话题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与李斯问答起了墨家的状况。

李斯精神一振,井井有条地回答与恭维卫庄。他知道卫庄已经意动,只需要再有那么一点筹码。

“我得到那个孩子,你得到盖聂。”李斯毫无畏惧地看着他的眼睛,抛出了诱饵。

卫庄眯起眼,眼中冷意更甚。

原来,还是和韩非同出一门。

搅浑水的本事,一针见血的本事,把盖聂不当人的本事,都如出一辙。

也都令人生厌。

卫庄回他道:“这是一笔交易,除此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李斯满意地施礼告退。



李斯走后,赤练也去联络其他流沙的成员,卫庄继续一个人坐在石椅上。

盖聂。

他咀嚼回味一番这个名字,在口中咬碎了又咽下去。

剑圣盖聂,剑圣,哼,可谁人惧你,在那些人眼中,你不过是一个筹码,拿来与我做交易的筹码。

也只有我肯做这个交易。

他扯起嘴角笑了,笑意却未抵达眼中,他低声念着一个称呼,拖长音调,像是在呼唤,又像是在诅咒。


“师哥——”



对于无双的死,卫庄有些意外,又不怎么意外。

他很清楚盖聂不怎么喜欢杀人,也清楚若是真有人挡住他的去路,盖聂绝不手软。

盖聂本身就是个心狠之人。

被渊虹贯穿的树上喷有大片血迹,卫庄从地上拾起半片树叶,一边观察一边回答赤练的疑问:“削断这片树叶的是‘渊虹’,而不是盖聂。”

他抬头望着那大片血迹,讥讽笑道:“盖聂应该受了伤。这一剑,他并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师哥为了保护一个孩子,竟然受伤到要用渊虹的锋利来杀敌,而不是用自己真正的实力。

他呼吸一滞,意识到刚刚自己那句想法背后蕴藏的意思,恼怒地问身边的赤练道:“这个村庄里的是些什么人?”

赤练疑惑地望着他,似乎不解他的恼怒。

卫庄顿了顿,又恢复之前的冷静,补充道:“无双一战以后,整个村庄一夜之间全部转移,行动相当干净利落。”

这不是普通的村庄该有的反应。

“据我调查,他们是楚国的流亡贵族,楚国灭亡后,他们隐居在这里,躲避秦军的搜捕。”

流沙的情报向来全面又迅速,赤练几句就已经将对方身份道明,而且苍狼已经被派出跟踪上楚家。

楚家?是他们带走了师哥?

“楚家的人与我们无关。”抑制不住的森冷气息从卫庄身上散发出来,“但是只要他们阻碍我们的行动,就是我们的敌人!”

话音刚落,卫庄抬手将半片叶子射了出去,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

“哼,楚家还留有尾巴在这里。”卫庄转身走到那留下探查的楚家弟子身边,眼中流露出杀意,“正好让他告诉我们——盖聂的去向。”



卫庄落后于盖聂一个日夜的路程。

若不是有楚家,这一个日夜的路程,恐怕会缩短为几个时辰。

但很多时候,事情是没有如果的。

卫庄赶到岸边时,已是深夜。

“去了哪里?”

“镜湖医庄。”赤练见卫庄眉头松动,又继续道,“白凤已经在继续追了。但墨家阵法有些诀窍,恐怕还要些时日。”

卫庄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赤练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便先退去。

卫庄站在岸边许久,离开前抬头望了望夜空。

他恍惚间想起来,当年与师哥站在悬崖上等日出前的夜空,也如此夜一样漫天星光。

而今却独他一人。


——未完待续——

为了我的健康着想,早睡早起,所以基本上不会深夜发文啦!

不过也就更加更新不稳定了……

天边月这个名字太美了,这次的故事要写一个非常喜欢的情绪~

以后见~

  55 9
评论(9)
热度(55)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