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生辰》

送给清叶果太太的文。

啊,搞了半天还是用一种很淡的风格写了很浅的感觉。

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日后再补偿吧。

————————————————————

卫庄回韩国还未满一年,盖聂便忽然找上门来。

身着鬼谷服饰的青年拿剑牵着马站在紫兰轩外,卫庄听到紫女传话,当即开窗看往楼下。

楼下来往宾客不少,但盖聂一身朴素,在人群中格外扎眼,让卫庄不费吹灰之力就捕捉到了。

盖聂仍是那副眉眼,明明整个人锋利地闪闪发光,却能用气息将这些压下去,让人错以为是温厚沉着的模样。

看身形样貌,师哥似乎又长高了。

卫庄本想直接下楼,但想到盖聂的服饰,还是换了发带与鬼谷衣服,下去见他。

最终决战之前,师哥仍是师哥,小庄仍是小庄。

盖聂一身鬼谷服饰,恐怕也是这个意思吧。


盖聂毫不意外见到卫庄一身鬼谷服饰,朝他点点头,温和道:“小庄。”

“师哥怎么有空来韩国?”卫庄挑眉,伸手牵过他手中缰绳,带着马儿往前走,“大秦混不下去?”

“我告假来找你。”盖聂跟在他身旁,与他一同往城外走,“你应当有空。”

“空闲自是有的。”卫庄不紧不慢答了句,接着出了城门后才继续问道,“师哥你要去哪儿?”

“就外面那座山,不远。”盖聂指了个方向。

卫庄瞧了瞧他指的方向,翻身上马,朝盖聂伸手,似笑非笑道:“我可懒得费力走过去。你带了马来不是代步用的?”

“早知刚刚应该让你也带一匹出来。”盖聂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卫庄使劲往自己方向一拉,盖聂便顺势坐到了卫庄前面。

前两年同坐一匹马时,卫庄还勉强能下巴搁在盖聂头上,现在却是只能搁在肩膀上了。

卫庄双手从他胳臂下穿过,拉着缰绳稳稳前进,同时在他耳边感慨道:“看来秦国伙食不错,师哥你长高了。”

“你也还在长。”盖聂安慰他。

“此次前来是何事?”

盖聂眨眨眼,回头望着他眼睛道:“你怎么每年都忘?”

“忘什么?”

“我是来给你过生辰的。”

卫庄一怔,低声笑道:“师哥,你倒是有趣。”

“有趣?”盖聂不解问道,“为何?”

“怕再没过几日,最后一战便要决个你死我活。你却还有闲情给我过生辰。”

“但现在你还是小庄。”盖聂理所当然道,“为何不可?”

“那你准备了什么?”

“在那山上,过去便知。”



山顶意外有凉亭。

盖聂备了酒与棋,卫庄坐下,拿起黑子先走一步:“师哥,你就只备了这些?”

盖聂一身白衣,一拂衣摆,从容坐下:“来的仓促,下次补偿。”

等下次么?

卫庄端起酒杯晃了晃,道:“那便等下次吧。”

反正,他胜之日,也不会杀了师哥便是。纵使斗得两败俱伤,师哥与他应该也不会对彼此下最后杀手。

他们两个谁舍得呢。

两人对酌下棋,似往日在鬼谷时一般,从容度过了一个下午。

眼见夕阳下沉,盖聂起身收拾了东西,与卫庄一同下山。

但在离开之际,卫庄拦下盖聂,从衣袖中掏出一枚戒指递给他:“今年的生辰礼物。”

盖聂无亲无故,生辰早已不知是哪日,由此每年卫庄过生辰时,便会送他生辰礼物,当是一同度过。

盖聂愣住,小庄每年都能忘记他自己生辰,总是盖聂来提醒他给他庆生,此次亦是。本以为卫庄忘记生辰,那礼物也不会准备,却不想他竟然备了。

但盖聂确实来得仓促,身上并无备何贵重东西。

他蹙眉想了半天,解下腰间玉佩,递予卫庄。

玉佩是他刚入谷时得到的,伴他多年,也算有一定意义。

卫庄接了玉佩直接挂上,抬眼道:“师哥,日后你会回鬼谷吧?”

“最后比试前自是要回鬼谷。”盖聂翻身上马,朝他点头道,“我走了。”

卫庄摆摆手,自己也朝城池方向走去。

那枚戒指是他从小到大带着的,也算信物吧。

分别总有再见之日,他等着那天,也等着未来某日,师哥承诺的补偿。

他相信,他们都不是食言之人。


——END——

  97 6
评论(6)
热度(97)
  1. 暗血·纯白碎星焦糖 转载了此文字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