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上篇】《蜃景》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 KY自觉右上角

——————————————————————

01

卫庄曾在路过沙漠时看见蜃景。

美轮美奂的楼阁自沙漠拔地而起,绿树环绕行人如织,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

不过卫庄知道那是假象。

同行的人啧啧称奇,也有人想要前往探看,卫庄瞄了几眼后转身继续前进。

幻象而已,既然知道,看清,又为何要浪费心力在上面。

只是他不知道,不久后他就会追寻另一片‘蜃景’。

且心甘情愿。


02

沙漠昼夜温差极大,盖聂带着少羽天明在路边生火取暖,同时继续讨论之后的去向。

“我的族人还在小镇边等我。”少羽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要与他们汇合,然后去其他的地方。盖聂先生呢?”

盖聂下意识地看了眼天明,道:“我要带天明去个地方。”

天明身上的阴阳咒印,必须要找人解开。

“嗯,我和大叔一起走。”天明点点头,拿出水囊喝了几口水,才发现里面似乎不多了,“大叔,水快没了,我去附近水源打点水。”

刚刚他们有看到一个水源,就在不远处。

盖聂从他手中接过水囊,起身道:“我去吧。你们在这里等我回来。”

这里有火,野兽自然不敢靠近,天明一个人去打水,盖聂根本不放心。

“喔,那好吧,大叔快点回来。”


盖聂脚程极快,没多久就走到了水源附近。

只是他未想到,会在这里看见某个人。

月光下的湖面波光粼粼,白发男人正坐在岸边,掬水饮用。

盖聂顿了顿脚步,又继续走过去。

白发男人喝完水,转头朝走来的盖聂冷笑道:“你救了那群废物?”

“小庄,你没事就好。”盖聂见他并无大碍的样子,松了口气。

卫庄掉下去后他去找过,但并没有找到踪迹。

卫庄听他一言,觉得肋下伤口又痛了起来。

他不知道是因为天色太暗,盖聂看不见他的伤口,还是因为盖聂全然忘记了是如何毫不留情地刺他一剑。

“不错,我好得很。”卫庄笑道,眼里却半点温度也没有。

盖聂走到他身边,蹲下用水囊装水,等满了后塞好塞子,起身离开。

卫庄抬头道:“你和那个小孩一道?”

盖聂与他四目相对,迅速回答:“我与你一道。”

说罢,他便离开。

卫庄目送他远去,又俯身用水濯洗脸上的血污。


盖聂带着水囊回了火堆边,见天明与少羽有说有笑,将水囊递给天明后,道:“我有事要去做。你们现在带着火把往回赶,尽快与少羽的族人汇合。”

两小孩察觉到他话语的意味,一骨碌站起。

天明急忙道:“大叔,我们遇到什么敌人了吗?秦兵不是 已经撤退了?”

盖聂踌躇了会,摇摇头:“这件事与你们无关,是我自己的事。你们尽快上路,少羽,麻烦你带着天明离开这里。”

少羽一向聪慧,一听盖聂的话,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点头道:“盖聂先生保重,我们这就上路。我会带着天明离开边陲小镇去往楚家驻地。盖聂先生可凭借这信物,与楚家弟子联系,找到我们。”

天明仍然一头雾水,见盖聂接过信物要离开,不安喊道:“大叔,你不和我一道了?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吗?”

“天明,”盖聂摸了摸他的头,安抚他道,“大叔会与你一道,相信大叔。”

天明虽然还是困惑,但有了盖聂的保证,也就将疑问按下,点头道:“那大叔,你可要快点来找我。”

天明与少羽看着盖聂离开,从火堆里捡起火把,一同上路。


盖聂再度折回水边,卫庄仍坐在那里,无言地望着湖面。

盖聂坐到他身边,摘下斗笠,俯身洗了洗手。

从披风下露出的半截衣袖上还有血迹,卫庄嗤笑一声,道:“你救了他们,连件新衣都未得到?”

盖聂就着披风擦了擦手,并不在意:“你伤口有上药包扎吗?”

“在你眼中,我不是毫无大碍?”卫庄并未忘记他之前的话,直接用来堵他。

盖聂从衣袖中拿出伤药,递给他:“如果没有,还是上一下。”

卫庄见他神色认真,便握上他递药的手腕,凑往他面前,低声道:“我记得,你身上伤口比我多上许多,师哥你可上药?”

盖聂一怔,身体往后稍退,呐呐道:“我伤并不严重……”

他的满身血迹衣服破损只是看起来惨烈,实际上多数伤口浅长,并没有什么。

小庄只是要得到血液喂给蚩尤之剑而已。

可他那一剑,伤口决计不会浅。

卫庄另一只手解了他的披风带子,又卷起他的衣袖查看,见几条伤口已经凝血,便将视线放到他胸口几处被划伤的地方。

盖聂也握住他的手腕,摇头道:“我没事。你应该包扎一下。”

卫庄抬眼,金纹在脸上若隐若现,加上月色映照,银瞳白发,整个人越显妖异,就连声音也有种低沉的性感:“师——哥——”

盖聂当即松了自己的手,亦甩开他的手:“你身上还有残余的蚩尤之力。”

“你是打算再刺我一剑?”卫庄微微笑道,却是又伸手抚上他的脖颈:“那种东西还不至于控制我。”

盖聂下意识地偏头,不解地望向他道:“那你……”

若不是被控制,小庄现在是想做什么?

卫庄将他搂往自己方向,将头埋在他肩上,道:“师哥要与我一道几日?”

“五日。”盖聂只道他是累了,拍着他背安抚道。

五日足够少羽带着天明与族人汇合了。

“好。”

盖聂听得他声音中有一丝笑意,却直觉地觉得,那并不是开心。

或许,也算得是开心。


03

被施舍和安抚的海市蜃楼,他不动声色接受,好像并不知情。

因为他知道是光造出了这些。

而光来自师哥。

再多维持一会儿也好,他想,那人的温柔本就只有那么点儿。

全都用来招待自己。

也算…另眼相待。

——END——

嗯……其实是旧稿!01和03本来就写好的,实际上本来是虐的-O-

其实也是啦 不过隐藏线是甜的?

这样说吧,大庄认为师哥对他的好是假的,也就是有目的的欺骗。

所以是蜃景,意味着海市蜃楼。

然而→_→其实海市蜃楼是光将远处的景象折射啊,只不过很远很远而已,所以这是实质的甜2333 毕竟是有事实基础呀

不过其实也是,师哥留下来是为了天明。

因为流沙肯定在找大庄,大庄如果放信号联系,流沙过来路上就会 和盖聂他们遇上,师哥留下来和大庄相处,流沙就暂时找不过来,师哥就是在给少羽他们争取时间,因为大庄目前还是大秦这边,师哥和少羽都是通缉犯。

看到假象,奋起直追,海市蜃楼

为了海市蜃楼跋山涉水,困死在路上

更糟糕的是,他看到了为他特地假装的海市蜃楼,所以他才以为有希望

他没有和任何人说,别人也以为是真的

在享受和期待假象的过程中,有一天假象消失了

尽管只有那么一瞬 可他还是察觉到了

接的就是03的那一段


来 注意一个点

这是上篇WWW

下篇嘛就是:是嘛你给我看假象,那能迁就我到什么地步?

大概就是小庄诈他拐上床的故事WWW

好啦ლ(′◉❥◉`ლ) 七夕快乐

↑大庄写得我很开心啊 他两互动太甜了……

我本来为了写又去把大电影看了一遍,太多糖了……

比如,其他人不知道天明身份,也不知道师哥是为了天明而来,公输仇完全不把天明当回事还要杀了呢,但是大庄一过来看到就说这就是你要找的孩子?

大庄你对师哥究竟观察了多久啦!

而且公输仇还说,卫庄大人终于出手了!

所以,作为总指挥的大庄,在一路上过来根本就没出手过,直到看到了师哥……

大庄的好久不见,师哥的后会有期~

还有之后的种种~~

反正甜得我把上面的本来要虐的完全写得我牙都甜掉了。

他们怎么这么可爱呢~~~

哦对,最后一句。

为什么会写这个主题呢~

因为我叶几个月前提醒了我师哥在内心喊的是卫庄,嘴上喊的是小庄这个事情……

这种师哥的我知道如何会伤你最深,而我并舍不得伤你。

以及大庄的我知道如何伤你 我仗着你宠所以肆无忌惮伤你

锅是我叶的= = +


  66 5
评论(5)
热度(66)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