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废稿回收》

一些构思固然好,但是在写的时候逐渐偏离,就绕不回来了。

写了一些,用也用不上,就丢进废稿里来啵。

有时候也是笔力达不到,或者失了心境。

感觉就是那样啦,不能在它存在时及时保留,就永远地失去它了。


-------养龙的后续
照理来说,黑龙白龙皆为公龙,就算在一起了,也不该……生出蛋吧?
某日清晨,盖聂盯着枕旁抱着蛋酣然大睡的白龙,思忖难道自己的白龙突然变性了?
师傅把龙给他的时候明明说的是公龙,他也看过……盖聂的视线立刻不自觉地往某处飘去。
没错……没变成母龙。
那蛋是哪里来的?
小庄的黑龙生的?
盖聂还在猜测,呼呼大睡的白龙砸了咂嘴,忽然挥舞起了爪子。
它怀里的蛋顿时咕噜噜往旁滚去,眼看要掉下床,盖聂赶忙一把捞了起来。
不管是谁生的,白龙要是看到蛋碎了,非得跟他哭不可。
白龙很快也醒了,但盖聂问它蛋是谁的时,白龙只是笑眯眯地叫了几声。
师傅前几日出谷去了,看来只好一会儿和小庄碰面时问问。
无奈之下,盖聂抱着白龙,白龙抱着蛋,一人一龙一蛋往厨房去做饭了。

盖聂抵达厨房时,卫庄正呵斥咬着他手腕不放的黑龙,威胁地将蛋要丢到锅里。
“你要是不交代清楚,今天我们就加餐。”卫庄把炉灶火都点上了,就差敲蛋下锅。
盖聂怀里的白龙看见这一幕,吓得赶紧从盖聂怀里跳下,抱着蛋小碎步跑到厨房门后躲着,生怕盖聂也和卫庄一个样把它蛋煮了。
“小庄。”盖聂快步走过去夺下他手中的蛋,顺手再把黑龙从卫庄手腕上扯了下来,“黑龙生了个蛋?”
“公的怎么生?”卫庄甩了甩手腕,瞄了一眼门后的白龙,“你白龙也多了个蛋?”
盖聂把蛋塞回给黑龙,黑龙立马抱着蛋和白龙躲一块去了:“嗯,今早起来就看到它抱着。”


介于诸如白龙晚上睡觉总是松手黑龙总爱抱着蛋到处瞎跑,到头来,盖聂卫庄两人只好代行其职,负责看管两个蛋。
“如果里面真的是小龙,”盖聂想了想,道,“是不是应该孵蛋?”
“怎么孵?”卫庄觉得师哥在异想天开,“找个母鸡?”


————十指的构思片段

小庄只有一把鲨齿
师哥换过很多剑

剑是剑客的生命
小庄与他不同
他并不这样认为

这是他们的一个分歧

师哥伤了手 疼
他说小庄败了 因为小庄斩断了他的剑 便认为他输了
而师哥继续动手 哪怕是断剑 也能够当剑用
可他还是下不了手
所以他说你败了 就如同 小庄折断了他的剑 却没有动手杀他一样
他刺了一剑 让他倒下了
你太过坚持所谓的正义
何谓所谓的正义
我不过是珍惜每一条生命
尤其是你的命。


他不过是舍不得。
而他也不过……是舍不得。


有什么舍不得?
他连挚友都杀得,一个师弟又怎在话下?
这是我们师兄弟之间的事。

他在意你的话,他怎么舍得伤你。
所以,你何以确定小庄倾心于我?
那便是你倾心于他。
世间关系种种,有情人,无情人,盖某…并不算得一个有情人。


——————————大电影后续构想 接蜃楼那篇来着

这是他们一同上路的第一日。
沙漠白日炎热,盖聂还好,他身上本就是浅长的伤口,伤好得差不多。卫庄却是有些不便,毕竟盖聂那一剑刺得是深。加上蚩尤剑残余之力还在体内肆虐,他们走得极为缓慢。
第一日,走路,师哥问小庄来的目的,小庄不答题。自嘲道,表示无论如何,你不都还是护着那些废物。
我也护着你。
盖聂忽然答道。
所以就刺我一剑?卫庄冷笑。
所以我来找你。盖聂再答。
卫庄露出一种奇怪的笑容。
师哥,你向来最会骗人。
盖聂怔住,道:“我并没有…”
你骗得你自己都相信了。卫庄想到,骗的我也要相信了。
相信你出现是为了找我。


—直试图想要表现的一个主题 结果一直写的小论文 故事却写不出来 只好搁着


师哥本身就是那种不求别人理解的人 可只要是人 还是希望自己能够被理解吧
你看他不谈感情 也不管别人自己带着天明跑 给大秦做事啊别人误会指责他啊啥的 他从来就没有试图辩解或者说明过
小庄身边总是有人的 和他统一战线  师哥是理解小庄的 只是不能接受他的手段做法 
小庄如何不幸福呢 不过是有所求不得而苦
师哥对所有都是无欲则刚 只是对小庄也有所求 求得不过是理解 可惜得不到.
感觉小庄就是 怎么说呢 财富权利在身 仍然有所求 求师哥放弃道 求师哥与他一道  师哥就像是一个穷人 虽然穷但是无欲则刚 他什么都不求 唯一求小庄理解他 不求同行 只求理解  但两人都求不得 只能互相煎熬
所求不过彼此
想要委曲求全 不仅自己不允许 对方也不允许 只能咬着牙刀剑相向
是啊 所以剑指对方的心脏 然后又自己攥住了自己的剑锋
伤人伤己
不能下手 恨不得一死百了 又舍不得一死百了


应该说小庄要他见证 要他放弃 师哥理解小庄的道 但是不能和他踏上一起的道路
而小庄理解师哥的目标 无法理解行为手段  师哥希望他理解 所以拼命地解释 (你看他两谈话 小庄有什么疑问 师哥马上就开始解释)
师哥不求小庄与他同道 只要理解让他宽慰一下就好 可小庄连理解都没有办法做到 他的价值观人生观就不一样
但他们真的很想得到对方的认同和理解
他的目的如果说太平盛世 他不管人心如何 反正在他看来 人心一向龌龊
 但是师哥要的是选择 师哥的太平盛世 人人遵守规则互相友爱 要改变的是人心 
所以这就是分歧和嘲讽点吧 因为太特么理想化主义了……

——B萌的时候一路赛程过来忽然有感 想写的一个主题《渡口》

一路看下来想了很多,又佛了很多……

大概因为我叶跑去意绮了,没有人聊天真的很难持续爱。靠着每两周一集的动画撑着,也不想碰圈子,嫌弃。

我也不知道,也不明白。还是心理抗压能力太弱了吧。噗,不过恨是长久的,听到朋友吐槽XX好像回来了我瞬间燃烧了几小时的更文热情。

我们所有人,所有粉丝,于他们有何呢?他们不因我们而改变,不因污蔑或赞美而变,我们却会因为粉丝印象对他们产生看法的变化。真是可怜又可笑的我们。


今夜无月。
脚下的木头散着潮湿的气息,稍微走上几步便发出吱呀声响,颇有些勉力支撑的意味。
流水裹挟白光潺潺而过,凉爽的夜风吹来,身旁大片芦苇轻轻摇曳,盖聂低头看了一眼,接着碰了下卫庄。
正抱胸望着河面的卫庄回过头:“怎么?”
盖聂伸手指向远处,声音却是轻不可闻:“来了。”
卫庄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小船晃晃悠悠地往他们这里飘来。
待小船飘到面前,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船。
小船甚为简陋,划开水面缓缓前行。
卫庄与盖聂对面而坐,盖聂看着两旁的芦苇出神,卫庄的视线则是越过面前的盖聂,投向那黑色的前方。
这是一艘约好了的船,目的地是从他们结识之日起就被告知的。

又写了个卖萌。
“我回来了。”
玄关传来门开关的声音,盖聂正在厨房烧菜,听见卫庄声音便回应了声:“回来了?”
“嗯。”卫庄换了拖鞋,将外套脱下挂到衣架上,接着走进厨房看盖聂烧菜,“炒的什么?”
盖聂一手拿着锅铲翻炒菜肴,另一只手朝卫庄伸出:“芹菜炒肉。”
卫庄见他伸出的手不明所以,一时愣住,下意识地往前探头,将下巴搁在盖聂的手掌心。
盖聂察觉到触感不对,转过头见卫庄,一脸茫然:“小庄,醋呢?”

OK 第一波回收完啦…… 给我叶讲睡前故事去……



  16 7
评论(7)
热度(16)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