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意绮】《四次他死了,第五次没有》

食用说明:给我叶讲的睡前故事,纯粹由聊天记录整理而成。

              CP意绮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可接受就往下看吧。

————————————————————————

01

绮罗生的第一次死,是因为兄弟。

那时他还叫九千胜。

死的时候其实他很放松。

互不相欠,他拖累这个少年,让他被人诬陷,如今救他出险地,也算一切偿清。

只是死前的时候,血粘稠的感觉挥之不去,耳朵疼,浑身都疼。

人只用死一次真是太好了。

他庆幸地想。


02

绮罗生的第二次死亡,是因为旧怨。

这次的死亡来得太突然。

他刚歇了一口气,就被贯穿了心口,便也没感受到太多的痛苦。

也以至于醒来时,有些迷迷蒙蒙的感觉。

他心里惦记着意琦行,纵使觉得不真切,也匆忙地赶去找人。

绮罗生觉得自己好似一抹游魂,他找了渊薮,找了画舫,也还是不见意琦行。

我是在做梦吧。他想,所以梦里没有意琦行。

然而天踦爵找来,他才知道要成为一缕游魂的是意琦行。

在绮罗生的印象里,意琦行一直是高傲且强大的。

七修第一人,武学造诣世间难得,他之挚友。

只是这个应该站在顶端的男人,现在安详躺在床上,呼吸微弱。

喉口似有刀剜过,绮罗生勉强挤出几句话,伸手握住他的手腕。

若是意琦行被围杀,自己只需对战天厉就可解除危机,自己会去吗?

绮罗生知道自己的答案,会的,也终究是会的。

“但若是如此结果,我不愿。”

我不愿你去,你若是知道我之结局,也定不会让我去。


03

绮罗生的第三次死亡,应该是最疼的一次。

但多年后回想起时,绮罗生已经记不太得了。

他记不得疼,但他想了想,道:“我那时应该不觉得痛。我记得,那时很高兴。”

临走前,意琦行喝了他配的酒给他践行。绮罗生将酒递给他时,注意到意琦行的手。

意琦行皮肤很白,比他的还要白,绮罗生刚与他熟络起来时,曾开玩笑问剑宿是不是曾经身体羸弱,所以肤白。

意琦行呆了一下,考虑许久,答他道:“吾一向身体强健。大约……应是体质。”

那时他便知,意琦行是个如何认真,又如何天真的人了。

他也大约明白,其余七修等人,虽有人敬仰他,有人揶揄他,却都是以拳拳之心待他。

因为意琦行值得。

也值得他,舍命。


温热的血落进眼里,却不怎么觉得热了。

一留衣跑得太急,绮罗生好想再开口让他慢点,这么颠簸,他剩下的一点命都要给颠簸完了。

而且,再慢点吧。

纤细的手指紧抓着衣裳,绮罗生迷迷蒙蒙的想,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话让一留衣慢点。

他不知道他的血从喉口早已漫了上来,堵得他一句话都说不出。

除了让一留衣慢点,还有什么要对他说来着。

绮罗生的眼皮不住垂着,好像有点忘了。

啊,对了。

一留衣,别让意琦行见到我。

吾骗了他,他要生吾气了。


别让我……活着见到他。


04

绮罗生的第四次死亡,心里想的是,这下可真不欠什么了。

他第一次的死是为了还,这一次的死,又是为了还。

湖水冰冷,绮罗生在失去意识前,有一搭没一搭的想。

好在意琦行已经退隐,这下他可以在仙山等意琦行来时,展开扇子得意地对他说,是绝代剑宿啊,进来吧。

一如他封刀后,与意琦行第一次重逢时一样。

绮罗生摸了摸自己的绮罗耳,安心地扬起嘴角。

到了仙山,意琦行来时还是能认出他的。

因为他是绮罗生。

是有着绮罗耳的绮罗生。

虽然他知道,就算耳朵变了,意琦行个傻瓜也只会变着法的赞美。

可他不想变。

他还可以提前先碰到一留衣,再说一说什么人的冷笑话,也挺好。

只望意琦行此生莫入时间城。

也望自己,可被死神找到。


05

绮罗生第五次死亡时,竟然有些习以为常了。

“哎,看来去仙山的路线图是要派上用处了。”他自言自语道,又是吐了口血。

谁能料到这些年下来,自己的仇敌竟然还有活着的。当然更糟糕的是,他又不幸中了毒。

伸手抚了一下绮罗耳,绮罗生拄刀立起。

只见刹那,一片金色剑光交织而落,杀得敌人纷纷后退。

“时间城放你假了?”银发剑者从天而降,护在他身前。

“嗯,剑宿来得倒快。”

意琦行一出现,围杀者便溃逃而去。

于是意琦行一甩拂尘,转身拍了拍绮罗生的肩膀:“既然如此,不妨住吾这儿,一叙旧情。”

“可待几日?”

“回去前都可。你我许久未见,也应有话可讲。我已备下雪脯酒,只等你了。”

“哎,这样啊。”绮罗生收刀,轻摇艳扇笑道,“那这次我大概要叨扰一辈子,不知雪脯酒够否?”

“对你,自是够的。”

——END——

他拿回了九千胜记忆,可他只想当意琦行的绮罗生。

4和5的摸耳都是这个意思。

  32 7
评论(7)
热度(32)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