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已经不能算半夜了,要凌晨了都……

不长的夏日鬼谷年少日常。

唱情歌~欢快地唱一首情歌~

————————————————

浓烈的绿色在头顶上。

枝叶过于繁多,以至于一身黑衣的卫庄站在树下时,常常被阴影覆盖到难以察觉。

盖聂似乎就要好点,暗色将他的白衣衬得更亮。

身旁石头做成的栏杆被滑腻的青苔覆盖,这也并不稀奇,鬼谷的人就那么点,一代与一代的传承又那么长,在无人的岁月中,植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点缀了多数地方。

风轻轻地摇动树枝,蝉机械地鸣叫,热气升腾,可能是热过头了,反而不觉得心烦意乱,只有种宁静。

他们并肩站在树下,默默看着面前的流水。

碎裂的光浮在水面上,将金色刺入他们眼中。

“师哥,我们站了多久了?”

“半个时辰。”

“哦。”

他们又站了一会儿,卫庄又问:“还剩多久?”

“半个时辰。”

“哦。”

卫庄不说话了,侧过脸打量着盖聂。

明明师哥比自己头发长还扎小辫,为什么同在树底下自己脸上汗水直冒,这人却一点汗都没有?

他的视线自然地往下垂落,看见盖聂缠着布条的手掌。

卫庄眨眨眼,伸出一根食指,在盖聂的手指上抹了一下。

凉的。

盖聂没想到他会突然袭击,转过头疑惑道:“小庄?”

“你怎么一点都不热?”卫庄理直气壮地问道。

“我热……”盖聂看着卫庄汗涔涔的脸,默默地把没说话的话吞了回去,“体质?”

然而卫庄没有再说话的意向了,他继续望着前方的流水,站得笔直。

盖聂也就只好转回头,接着乖乖站着。

影子偏移了点位置时,站到有点昏昏欲睡的盖聂,忽然地感觉自己手里像被塞了团火。

他一惊,低头一看,师弟握住了他的手。

“小庄?”

“凉一凉。”

“嗯……”

“我这次可是被你连累才罚站。”

“抱歉。”

“那我晚上想喝冰过的酒。”

“师傅知道的话,会被罚。”

“嘁……”

微有凉意的手很快失去了那点凉意,十指交叉的双掌中似乎只剩下滑腻的汗。

可没有人先放手,便装作不知情似的,握到了最后。

——END——

我爱小师哥~鬼谷庄的轻松日常2333

  58 5
评论(5)
热度(58)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