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光环续费指南》(一)

食用说明:CP意绮 写的一切意绮均是赠与我叶

                欢乐恶搞大团圆向                

——————————————

01

今早一出门,一留衣就在家门口捡到了一封信。

在一留衣的印象中,这是他隐居泥犁森狱以来第一次收到信件。

意琦行是不可能给他写信的,绮罗生又不知他在泥犁森狱,思来想去,他竟是想不出还会有谁给他写信。

抱着一肚子的好奇心,一留衣拆了信件浏览起来。

“嗯——新人光环续费?这是什么推销?”一留衣奇怪道,他好像没买过中阴界什么东西,这个新人光环更是没听过。

他往下接续看,待看到底部,才恍然大悟,好笑道:“原来是意琦行买的。照他那性子,估计又是绮罗生起哄。这卖家说什么意琦行常不在渊薮找不到人,哎,就算在,渊薮又有几人能上。绮罗生已入奇花八部……咦,他什么时候会种花了?嗯……最后只好把信发来问我这意琦行的七修同修,问要不要续费光环,还可分期?”

光环……大概就是发光的什么圆圈吧?可能是意琦行买了哄绮罗生的,以前七修时期他就总干这事。

在此等能作弄意琦行的事上,一留衣自是乐得顺水推舟,立刻按着信上所写回信一封,同意分期续费光环,又将信件放于屋顶。

没多时,一只巨鹰飞过,将信件叼走。


与此同时,只听叫唤渊薮轰得一声巨响,竟是塌了个粉碎。


02

夜色迷暗,意琦行击败瘅邪尊者等人后心有疑惑,原是打算回叫唤渊薮的步伐换了个方向,往绮罗生的画舫而去。待他抵达画舫时,天际已白。绮罗生从画舫中迎出,两人一番谈话后便饮酒唱歌,直到黄昏之际,意琦行才告退离开。


绮罗生在意琦行身影消失后又在船头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掀了帘幕进入画舫之内。

恶骨好似松了一口气,试探问道:“你们关系这么好?”

“剑宿乃吾同修。”绮罗生一点纸笔,示意恶骨自行练习,自己坐到一旁沏茶。

睫羽敛去眼中深思,绮罗生未料到策梦侯这么快就又朝意琦行动手,而且还联合了外七修。即便是为了排名,也做得委实过分了些。

他往窗外瞧了一眼,天色已暗,但还不算太晚,便又起身,打算去一会策梦侯。

然而绮罗生才到船头,见一袭白衣涉江而来,不由哑然。

难不成策梦侯竟如此着急,直接又去拦了剑宿?

他站在船上,待意琦行上了船后,一展玉扇:“分别才片刻,大剑宿怎又来了,莫不是又遇上紫衣人?”

剑宿别开目光,遥望江面,沉吟道:“吾回去路上思及你之前建议,觉得不错,故而决定搬来船上与你同住。”

绮罗生一愣,想起白日自己打趣说他处境危险,不如搬来同住。但他二人都知只是玩笑,怎么剑宿又突然当真?

绮罗生紫眸一转,故意长叹一声:“我这画舫玲珑,剑宿要住,就得和我一道挤睡在地了。只望剑宿不要介意。”

恶骨一个女孩子家,总不能让人睡地上,那画舫之内唯一一张床早已让给她睡。

绮罗生料想意琦行玩笑也该到此,不料意琦行转过头来,望着他点头应允:“无妨。”

“意琦行,”绮罗生心一沉,收扇握于手中,抬眼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意琦行踌躇再三,还是告知了真相。

“叫唤渊薮已化为齑粉。”

“诶?”

“吾回去时只见地裂,似是天灾。不远处的通天道也未能幸免于难。”

“嗯……”

“……吾不屑骗人,更不会骗你。”

绮罗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点头笑道:“大概上天听见我两对话,顺水推舟了把。进来吧,大剑宿。”  

03

夜深了。

恶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瞄了眼不远处躺在地上的意琦行和绮罗生,最后还是一骨碌爬了起来。

“绮罗生,我不睡这儿了!”

绮罗生诧异地转过头:“那你要睡哪里?”

他话音未落,恶骨已经翻上船顶:“我去船顶睡,凉快。”

画舫内虽然多了一人,但画舫行于江上,夜晚寒重,怎么也说不上热。

绮罗生无辜地望向意琦行,问道:“你热吗?”

“不热。”

见意琦行睫羽闪动,绮罗生玩心顿起,手心覆于他眼,感慨道:“睫毛这么长,大剑宿你得让多少女子嫉妒啊。”

“那你之牡丹花香,该是更惹人嫉妒。”

他二人在船内面对面躺着聊天,船顶上的恶骨不耐地堵上耳朵,皱眉小声嘟囔道:“见面到现在就没安静过,就有这么多话能说吗?”

在她印象中,绮罗生看似温情实则疏离,也不见得他和别人有怎么多话,怎么碰到这个什么剑宿就话匣子关不上了。

嗯……若是日日如此,她功课还怎么做下去?明日这剑宿还不走,她就该想个法子赶他走了。

恶骨心中有了盘算,继续捂着耳朵睡了。

只是未料到第二早,她还未睡醒,便被人抓着衣领带到了岸上。

绮罗生将她放下,看江中画舫缓缓下沉,心疼地展了扇子问身旁意琦行道:“意琦行,你不会是昨晚趁我睡着把船底戳了几个洞?”

一早起来画舫就漏水,破裂之处太多完全堵不住,无奈之下,他只好拎上恶骨和意琦行一道弃船上岸。

意琦行才更是摸不着头脑,照他和绮罗生之武学,绝对不可能有人凿船而不察觉。

“可惜我的茶具还在船上……啊!还有我江山快手那套行头!”绮罗生摇头悲叹,他几乎全套家当都在船上,这下算是损失惨重,更悲伤的是,现在他三人都无处落脚了。

意琦行安慰他道:“吾会赔你一套。”

绮罗生顿时喜逐颜开,仿佛就等着意琦行这句话,扇子一搭他肩头:“那我可记着了。”

恶骨站在一旁咳嗽了声:“有人来了。”

——未完待续——

  21 4
评论(4)
热度(21)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