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我与我》

小学的时候我读了一本书,叫《小学生优秀作文》。

里面有一篇文章,说的是作者在车上给人让座,心里纠结要不要让。这时候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天使一个恶魔。天使说让座,恶魔说不让座。

作者一番挣扎选择了让座,我就像看普通作文一样浏览了过去,在我看来它只是讲了一件平常的事情:一个人的脑子里有其他的声音来和你讲话是正常的。


我小的时候有段时间一直在痛苦一件事:为什么我不能知道别人在想什么。

到了一定岁数我接受了这个事实,正常人都不能知道别人在想什么,能知道的那都不是正常人。

“我是个正常人。”她在我脑子里说。

“不有时候你也不怎么正常。”我提醒她道。

“我的不正常只是正常人想要博得关注的虚荣的不正常,本质上就是正常。”她依旧坚持,好像比我更了解我似的。

啊,也不能这么说,同住在一个脑子里,我和她有着同等的发言权,便也都是我。

那篇作者的脑子里有个天使有个恶魔,在我看来我的脑子里这位应该算偏天使,还天天蹦跶又话痨。那我应该偏恶魔,毕竟她在发疯感动时,我热衷于给她泼冷水散散热。

有段时间我喜欢玩游戏,一边玩手游一边玩端游。她喜欢井井有条的完成日常,看剧情,沉浸式地听声音,还喜欢给人寄东西,给帮忙的陌生人寄,也给杀了我的敌对玩家寄。

“神经病。”我在她寄东西的时候说,“杀你你还给人送东西。”

“有趣嘛。”她往信件里塞了大红花,还放了糖葫芦和钱,“起码我以后不会再在这个地图做日常了。”

“杀得你改变日常习惯。你还腆着脸上去给人发表扬信。”

“气过头了就觉得没什么好气的了。好像所有的事情,想得深了就没什么意义了。上次我要氪金你就这么说我的。”

“给纸片人氪金本来就没有意义,游戏倒闭了就是把钱扔进水里。更何况我是没倒闭也不卖号,不玩就把号丢着。”

“诶——你这算不算看到生就先想到死。见花之绚烂,就只记着它死后的腐臭。”

“因为万物皆如此。永恒只存于书中。”

“你太悲观——还有阴毒了。”

“我还要说你太傻逼没脑子。”

我们最后吵得总是没什么定论,但通常生活中还是按着她的意思做。毕竟在正常人社会的秩序中,我的多数论调是小众,道德不允许,那么还是按着她的大众安全点。除了在发表言论时,我们选择沉默,无论好或者坏都不说。

“有人在求救啊,转发或者安慰两句?我想想说什么哦……”

“不要。要死的人是不会说自己要死的,一切在公众场合发表这种言论,基本都是装可怜或者虚荣求关注。”

“那就相当于在求救嘛……伸手拉一把呗。”

“不熟的人上去帮忙说不定实际上是把他往死亡那里又踹了一脚,还是闭嘴。不要妄图当救世主,不要随便伸手拉人,你负责不了别人的生命,最好连一段路都不要共走。”

“人人都这样的话,世界会变不好的。”

“你只要做了事就会抱有期望,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应就会责怪自己,从而更加厌恶自己,厌恶自己的程度加深,加上你本来就没什么活着的意义,这下子会死得更快。我还不想死。”

“哇听你说起来好像我做了这件事就会死。”

“你要是能做到什么事都恨别人,是别人的不对,你就可以随便去说话了。”

“可我要责怪别人的时候,你不是在说他有苦衷,就是指责我有不对。”

“因为错误是双方的,也因为我清楚我的本质,我本就是不好的。”

“我们都是我,又都不是我。但我们好像都讨厌我?”

“我又有什么值得喜爱的地方吗?只要有人,便是表演的外皮,他人眼中形象,是我画上的人皮。”

“而你又不断想扯下这层皮,把我踹到深渊去。”

“踹你和踹我都是一样的。想太多都是不好的,会死。我们说太久的话,就该唱起歌,唱歌的时候顾不上说话,不说话迈向死亡的脚步就能停止。”


年中的时候我站在深渊旁和外来人说话。

外来人说,世界上的人是仅有自我的。

“所以你的脑子里不会有人说话吗?”我疑惑。

“不会啊。”

我又问了另一个外来人,他也说不会。

“所以原来正常人心里还真的不会有另一个声音说话啊……”她感慨一句,接着问,“那他们不无聊吗?”

“不知道。”我说,“所以他们能一心两用?”

“不过我觉得不太对,所有人不该都是心里还有个声音吗?”她说,“你看,人看不到别人在想什么,所以才有幻想超能力能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但是好像没有什么超能力是让人脑子里有另一个声音。”

“那种不是通常叫精神分裂吗?”我说。

她沉默了一下,长长地哦了一声。

她说:“我觉得我不是精神分裂。”

“常见的反馈帖子上说,喝醉的人不会认为自己喝醉,精神病也通常不会认为自己是精神病。”

“那按照正常人来说,我们应该去找个医生,吃个药,接着你或者我,死一个。”

“不看医生会对生活有影响吗?”

“没什么影响吧?看医生还要花钱,不看的话,死的时候可以多个人共赴黄泉。”

“这算自我分裂,不算多个人。”

“那就自我分裂自我分裂,但也说不定啊,薛定谔?万一我们刚好碰上两个唯一的特殊没有声音的人呢?你看我写个论坛体都写不来,完全不会精分。”

“那可以晚上买张彩票试一下能不能中奖。”

——END——

虚实结合胡言乱语,早就想写的一个,可算趁着一口气写完了。


  8 2
评论(2)
热度(8)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