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信命》

01

马三是个二世祖。

马三就叫马三,听起来像是路人龙套。

狐朋狗友曾经取笑他名字取得太俗,马三一摊手,保命的名字没法改。

他出生前有个算命的来他家,说他家上几代造孽太多,这一辈起码得死掉两个孩子才有后。

“那瞎子说起码两个,”马三翘着二郎腿,见同伴没听自己说话,伸出指节扣了两下桌面,发出笃笃的声音,喝道,“我说张信铭你听我说话没?放下你的破书!”

“听着。”桌那头捧着书的青年不耐烦地抬头,扶了扶眼镜,“然后?你想说什么?”

“取了三想瞒天过海,但是三也折了。”马三得意地取过茶盏,“等我爹知道非得气死。”

张信铭一愣,想了想,视线投向马三的下身,对他报以同情的目光:“节哀节哀。”

马三被他的视线看得恼了,本来送到嘴边的茶直接泼向张信铭:“瞎想什么!我没事!”


02

马三称呼张信铭一般叫信铭。

戏谑的时候叫他张同学,生气的时候连名带姓地叫张信铭。

“张同学觉悟很高啊,”马三靠在书架上看张信铭翻书,“天天来我家看书。”

张信铭利索地将书合上重新插回书架,又抽了本新的:“比不上您,买这么多原版。”

“谬赞、谬赞。”马三笑了一声,“我就为了个面子。张同学你不是都带头做事去了吗?”

张信铭的动作停了下来,侧过头望向马三,声音中有一丝冷意:“都知道了?”

阳光透过窗笼罩着眼前白衣黑裤的青年,马三坦然对上他的眼神:“我知道。”

张信铭咂了下嘴,低头继续翻书:“哦,然后?”

“张同学你就不怕我告密?”

“你欠我条命,还想再要我一条?”

“不敢不敢。”马三连连摆手,“我是觉得吧,张同学你太厉害了。”

“恩,我知道。”

“说句实话,张同学你这种人是带头死的。我马三怎么说也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比较惜命。和老百姓一样,我们在后头待着嘛。 ”

张信铭仍然看着书,带着点笑意恩了一声。

马三有话要和他说时,总是先说些有的没的。

“但是,”马三顿了一下,也笑了,“你要是需要我,不用说一声,回个头就行,我就在你身后的。”

张信铭不看书了,他偏过头看着马三的眼睛,笑眯眯道:“我知道。你的命本身就是我的。”


03

马三这种人和张信铭本来搭不上边的。

交际圈子不同,身份阶层不同。

不过吧,马三喜欢瞎跑,跑山上玩的时候差点跌了,刚好张信铭爬山路过,拉了一把救了回来。

马三的娘对张信铭简直感恩戴德,同时庆幸还好取名取对了,儿子没事,还有贵人相救。

“都骗人的。取个名字哪有这么大作用。”马三躺在草地上跟张信铭抱怨,“命这玩意儿也是,算命的说得头头是道,怎么不见他们富贵发达?”

“我出生前,也有个算命的来我家。”张信铭也躺在草地上,望着头顶的天空悠悠道,“他说我人好命好,就是有个劫数,只要我信命,不对着干,这辈子都能安然无恙,子孙满堂。我爹娘信了,干脆照着瞎子的意思,取了个名。”

“信铭,信命。”

“但我不信命。”张信铭忽然转过头,看着马三口气决然,“你也不信。”

马三很是高兴:“我不信。”

他当然不信。


——END——

最后还是没虐。写完了,告白——革命的信任——告白。


  10
评论
热度(10)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