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软弱》(中)

食用说明: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打戏!!太痛苦了!!!师哥和八玲珑打架写到我崩溃,边模拟打架边写,发出去要是不夸我我就——改行画画去把这段画出来【你住口】

——————————————————————

夜深了。

凉风划过,树影摇曳,一个圆球从树丛中滚出,随后一位白衣青年也跟着走出。

圆球骨碌碌滚过去,被不远处站着的小孩抬脚踩下。

小孩戴着鲤鱼帽,弯腰捡起球,小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乐道:“你可算来啦!我终于可以玩了。”

他身旁站着的男人抽剑出鞘,双眼中尽显残忍。

微风温柔地拂起青丝,白衣青年看了他两一眼,接着扫视四周,在树木间隙中隐约看见一个老妇人的身影。

“八玲珑四人倾力出动,不知盖先生是否还满意?”妩媚的女声从上方传来,盖聂抬头,见一年轻女子坐在树枝上,手中长笛轻敲膝盖。

盖聂并未回答,杀气悄然从露出一点缝隙的剑鞘中流出。

“怎么说也是鬼谷传人,这样有价值的猎物还是值得我们报上名号的。”小孩将圆球顶在头上,往后连退了几步,“八玲珑兑鲤。”

他身旁的男人道:“八玲珑乾杀。”

“八玲珑坤婆。”

“小女子八玲珑离舞。”坐在树枝上的离舞朝盖聂一笑,眨了下眼,长笛已在唇旁,“先为盖先生吹一曲,盖先生还请手下留情。”

音符飘出的一瞬间,乾杀周身杀气暴涨,一步踏前跃起朝盖聂直劈而下,兑鲤虽又往后退了几步,袖中却是飞出几枚小箭。

盖聂侧身往右躲过,岂料乾杀见未击中,剑招变化横挥向左,但在他变化之时,盖聂已经一手肘击中他胸口,使得那横挥而过的剑轨迹偏离失去精准。

盖聂一仰头再度躲过剑锋,抬头刹那右手一把抓住乾杀右手腕,用力往左上一扯,只听得铮铮几声,兑鲤的小箭恰好被乾杀手中之剑挡住,应声而落。

兑鲤见偷袭没有成功,恼怒地跺脚道:“乾杀你傻啊!被他牵着打我!”

笛声忽而拔高,乾杀没有理会兑鲤的埋怨,盖聂早已松开钳制的手,这使得他的身体因为惯性而往后仰去。然而乾杀心中早有盘算,盖聂一连躲过他两次攻击,精神高度集中,此刻自己和兑鲤看似已无进攻之招,那盖聂心神必定有所松懈。

这正是进攻的极好时机,他咧嘴一笑,右腿往后一步站定,左腿狠踹向盖聂腰部。

盖聂眼神一凛,一个转身提气跃起,一脚对上乾杀踢来的腿,往后飞出数丈,落到地上。


短短几息,两人却已过四五招。只是乾杀之剑早出,盖聂的剑还在鞘中。

乾杀转了转脖子,手指拭过长剑弹了弹,笑道:“果然还是得拿出点真本事。”

盖聂抬头看向树上的离舞,她已经停止了吹奏。

听闻有人以音律激发战意或者与内力结合伤人,这离舞应该就是奏曲辅助。

看来四人中乾杀主攻,离舞奏曲辅攻,那兑鲤和坤婆不知扮演什么角色,不过还是先将乾杀解决为好。

盖聂心神一转,已是作出判断,运起鬼谷吐纳术,亦抽剑抬眼看向他。

幽蓝剑芒闪烁,映于灰眸之中。

“动手吧。”


笛声急促再起,兑鲤嘟了嘟嘴,拍着手中的球,看那二人提剑再攻。

可他拍了几下球,手便不由自主停下动作,目不转睛地看着盖聂。

兑鲤曾经听说过鬼谷的名声,心中以为只是强点的剑客罢了,此刻看到盖聂,才知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这不是在对战,而是碾压。


跃起,踏肩,转身,目光所及,剑光相随,血光四溅。

悠扬笛声中带着杀伐之意,盖聂恍若未闻。

奏曲无效,见乾杀身上伤痕再添,已经处于下风,离舞一急,从树下跳下,也参与进战斗。

同时破空之声响起,灰球从身后飞来,盖聂不为所动,右手执剑削去离舞手中之笛,左手向后一推,竟是用内劲将球送了回去。

霎时一阵轰响,毒烟四散。

兑鲤吼道:“坤婆你好了没!人都要死光——”


小孩的身躯软了下去。

盖聂一剑结束了眼前离舞和乾杀,转身抬眼,兑鲤尸首前站着的白发青年正收剑回鞘。

“师哥你可真慢。”白发青年抱怨一句,抬脚朝他走过来。

盖聂逐渐平稳下呼吸,盯着青年俊逸的面容:“小庄。”

“不久后你我就要回鬼谷决战,若还是这种出剑速度……”卫庄瞄向他的剑。

盖聂打断他道:“我们之间会倒下一个人。”

卫庄迟疑道:“师哥,你是中毒了?”

“没有。”

“我从未听见你说过这样的话。”微凉的手指搭上盖聂手腕查探,卫庄收回手,“没有大碍。”

“因为这更像你说的话。”

“对。师哥倒是了解我。”

“嗯。”盖聂低低应了一声,再次举剑刺往身后。“我知道。”

“不会的。”

霎时眼前的卫庄消失,沉闷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热血飞溅到手上。

“你……”在他身后正打算来个致命一击的乾杀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未料到盖聂竟然能识破坤婆布下的幻阵,反手刺中他的胸口。

容不得多想,他立刻咬紧牙关,往后疾退,右手虚挥一击。

盖聂并未追,转过身见乾杀离舞兑鲤以及坤婆均在,便清楚恐怕从小庄出现开始,他就陷入了一场幻境。

盖聂似乎还在恍神,四人对了个眼神,一起攻上。


这似乎是盖聂人生中第二次真正体会到剑术。

剑随意动,一切的景象在他眼中无比缓慢,他知道锋芒从何而入,从何而出,知道敌人会被贯以什么样的伤口,他甚至能看见血迹飞溅的轨迹。

他并不怕,没有慌张与兴奋,只有一种永恒的宁静。

他足够的游刃有余,不,那是比游刃有余,还要再高的境界。

这是他的剑,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没有人比他更熟悉,比他更擅长。

这成为了他的本能,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其实也不过一瞬。

等盖聂收剑回鞘时,地上躺着四具尸首。

血水从他的剑上缓缓流下,悄无声息地没入泥地。


——未完待续——

写不完了!本来应该今天写完后面的,可是打戏写得我太痛苦了,真的是边写边比划TOT

其实连起来看会比较清楚点 等我下写完(打完了不用写打戏应该会很快!)就上中下连起来看吧 应该就能体会到我想说的了

体会不到也没关系,反正我会自我解析【你】

顺口说一句本来这个是打算写虐的 写完小纲发现……又甜了【捂脸】

本来要讲三个事可我现在想不太起来了,就先讲一个吧。

就是想问一下新粉是怎么关注的……

因为差不多过了九百后就感觉粉的涨幅变得很奇怪,涨得我很不安。

涨得挺快的,看起来又都是活人……可是看内容啥的似乎和卫聂又没有什么关系,也不是对文章点了喜欢后关注我的。

就是想知道一下原因吧……难道我哪里被推荐了吗【望天】可我们明明这么冷【。】


  76 15
评论(15)
热度(76)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