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长乐》(修订版)(五)

我又把四的结尾加了一点点!比较甜!

————————————————

目送侍卫将从刘意府中找到的箱子搬上马车后,韩非收起脸上常有的笑容,对身旁的张良道:“子房,我有件事要麻烦你。”

“韩兄请说。”

“帮我查一下百越隐巫。”

张良略一思索,不解道:“刘意曾征战百越,凶杀现场密室中的箱子也是从百越带回来的。要查百越相关事情我能理解,但……为什么是百越隐巫?刘意明显是被人用剑所杀。”

他边说脑中边思索,突地灵光一闪:“刘意之妻胡夫人虽然不是凶手,却有诸多隐瞒,可能和凶手有关。难道韩兄是觉得胡夫人、凶手、隐巫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眼看张良越来越异想天开,韩非连忙摆手,揶揄他道:“我倒不知子房还有这种想象力。隐巫是卫庄兄要查。”

“卫庄兄?”

“你还记得之前他怀里坐的孩子吗?”

张良回想了一下,他进门通知韩非的时候,似乎是看见卫庄怀里坐了个小孩。

瞬间张良倒抽一口冷气,不可思议地看着韩非:“找隐巫是为了那个孩子?那孩子和卫庄什么关系?”

“是他……”韩非顿了一下,把卫庄的专属称呼吞了回去,“师兄盖聂。说是几日前遇到隐巫变成这样。子房,我有预感,刘意这个案件可能要出点事。”

张良意识到他话的严重性,沉默了会,道:“刘意参与百越平乱,百越隐巫出现在新郑附近,再加上那个盒子。韩兄,我会尽快查阅典籍寻找线索。”

“哎你也不要这么愁眉苦脸。等会儿我们去紫兰轩请卫庄兄解开这个盒子,看看里面有什么。”韩非拍拍他的肩膀,凑到他面前笑道,“对了,子房,你要不要和我打个赌?”


紫兰轩。

卫庄带着小盖聂找了水后便回了卧室。

“我这里也有些记录湘楚赶尸的竹简,可以翻了看看有什么线索。”卫庄从柜子上抱下一堆竹简放在案上,推了一些给小盖聂。

小盖聂点点头,拿过一卷摊开看。

他二人专心致志查找,不知不觉中竟过去了两个时辰。

卫庄又看完一卷,放到一旁,忽地打了个喷嚏。

小盖聂正坐在他身旁看竹简,仰头侧看他道:“小庄,你着凉了?”

卫庄捏了捏鼻梁,闭眼道:“没有。”

“眼睛累?”小盖聂站起身,伸出双手捂住他眼睛,“休息一下?”

温热从掌心覆入眼中,像是一点火星,噌地点燃了卫庄心中某处的火苗。

修长的手指搭上小盖聂的手背,过了好一会儿,手指的主人仿佛才下定决心似得,拉下小盖聂的手,裹进手心。

“好了?”小盖聂不明所以,看着他问道。

卫庄含糊地嗯了一声。

此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卫庄大人,紫女姑娘请你和盖先生过去一趟。”


雅室中央是一个造型奇特的箱子。

卫庄打量了一番,朝韩非张良挑眉道:“你们去了一趟左司马府,就得到了这个?”

“刘意是被人用剑杀害在密室中,而这盒子就在凶案现场。”韩非介绍道,“盒子样式像是出自百越之地,不过如何打开,就得请卫庄兄帮忙了。”

卫庄瞧他那狡黠的笑容就知道这人不是打不开,而是故意让自己来开。

他弯腰伸手抬了抬箱子,心中估算一番。

照这重量和手感看来,里面应该是空的。

看起来并不像是有凶险的样子,打开也并不会费太大力气,那韩非为何要让他来开?

卫庄眉头微皱,看向韩非道:“你打不开?”

“哎,我这帮卫庄兄查百越隐巫,那拜托卫庄兄帮忙开个箱子也没什么关系吧?”韩非装作垂头丧气,转头对张良道,“子房你看,典籍那么多,就算有你帮忙我也要翻好久。卫庄兄只需开个箱子就好,他还嫌麻烦。”

“我来开吧。”小盖聂听他们言语,终是过意不去,小庄毕竟是为了自己的事请韩非帮忙,那他也该出点力。

卫庄迟疑了下,退后几步让小盖聂好上前观察箱子,再进行破解。

小盖聂对机关之术稍有造诣,绕着箱子走了几圈,便开始行动。

他伸手按了下离自己较近的几个木块,机关变动,随即又伸手去按中心几块。

哪知这箱子又长又高,他现在身为幼童,尽是踮了脚尖使劲伸出手臂也够不到。

小盖聂本想干脆爬上去得了,然而此物若是表面重量变化,便会自动锁死,只怕前功尽弃。

再三思量之下,小盖聂只好叹口气,转身朝卫庄伸出双手:“小庄,抱。”

卫庄没动,低头看他。

小盖聂仍然朝卫庄伸着双手,歪了歪头,眨眼奇怪道:“小庄?”

卫庄这才伸手将小盖聂抱起,听他指挥着将他抱到箱子上方。

待小盖聂按下按钮后,卫庄腾了一只手出来,将盒盖翻开。

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血色符号。

小盖聂仔细盯着那符号,刚想转头问卫庄这是什么,便听得卫庄在自己耳旁笑了道:“师哥,你说是不是挺多事情都需要我?”

小盖聂转了头,见卫庄银色眼眸中全是带了点得意的笑意,便点了点头。

“其实我一个人借助点工具也可以完成。”他慢慢道,将事实讲给他听,意料之中地见卫庄眼中的笑意瞬间褪去。

小盖聂并未退缩,继续看着他的眼睛道:“但我想了下,小庄你在这里。而且你说过我挺多事情应当都需要你。”

既然小庄允诺他可帮忙,他也无需舍近求远,去寻求工具的帮助。

“那我觉得,有小庄就够了。”


张良在后方看着他两打开箱子后就在那里小声说话,全然不顾自己和韩非还在身后,悲伤地从袖中掏出钱袋交与韩非,小声抱怨道:“韩兄,你太不讲义气了。”

韩非摇了摇钱袋,笑道:“哪里哪里,总不能让我一人瞎。”

——未完待续——

可能写六又会改改五的有小庄就够了那几句。总觉得那一句接得有点奇怪o(╯□╰)o但暂时改不成更好和顺理成章的。

哎……反正本来就和重写没啥区别了……

  51 2
评论(2)
热度(51)
  1. 暗血·纯白碎星焦糖 转载了此文字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