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长乐》(修订版)(四)

四月三十,晴。

小盖聂早早醒了,揉着眼睛打了个呵欠,见卫庄还在睡着,便安静地躺着看他。

平时藏着锐利锋芒的眼睛此刻合着,长长的睫羽偶尔抖动一下。小盖聂伸出手顺着他脸部的轮廓虚描了一下,心中困惑。

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小庄瘦了。

他还未收回手,卫庄忽地睁开眼睛,一把握住他手腕,勾了唇角:“师哥。”

“早,小庄。”小盖聂完全没有被抓个现行的心虚,神态自若地朝他打招呼。

卫庄松了手,坐起身舒展了下筋骨:“师哥,你昨天说遇见赶尸之人,被他袭击后才变小。百越湘楚之地一直有千里赶尸之说法。你遇见的应该是百越隐巫。”

“百越当年叛乱,被韩楚联手平定。”小盖聂也坐了起来,翻了一旁的衣物穿上,回他道,“隐巫出现在新郑附近,应该有所图谋。”

“叛乱只是个借口。不过我们要找这个隐巫,可能得了解更多背后的真相。”

“如何了解?”

“找一个人。”


昨晚的意外插曲并没有影响紫兰轩的正常营业,宾客仍旧络绎不绝,和往常一样热闹。

紫女站在二楼看了会,端着糕点水果走去了流沙等人常用的雅室。

她仔细问了红瑜,已经知道那孩子是卫庄的师兄盖聂。

紫女认识卫庄也有段时间,对卫庄的事情不能说了如指掌,但大部分都是清楚的。然而对于卫庄的师门鬼谷,以及他的师兄盖聂,紫女却是知道得很少,以至于在谈论的时候都拿捏不到什么分寸。

她知道卫庄有个师兄,可在对这个师兄的态度上,卫庄表现得十分琢磨不透。要说关系好,几次说到盖聂时卫庄的脸色都很差;要说关系不好,卫庄看起来又挺欣赏他。

然而不管卫庄的态度如何,单凭救了红瑜这件事,紫女定是要回报盖聂的。

她走到雅室外,隐约听见里面有人奶声奶气地叫着小庄,轻咳一声,敲了敲门,接着推门而入。

卫庄坐在案桌旁,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虚护着怀里乖巧坐着的小盖聂,而小盖聂正仰着头和他说话。两人见她进来,一起转头看向她。

紫女走到案桌旁将糕点和水果放下,朝小盖聂行了一礼:“紫女先谢过盖先生昨日救了红瑜一命。”

“紫女姑娘言重。”小盖聂连忙道,“我还要多谢红瑜姑娘当时愿意帮我。”

尽管知道小盖聂本人内里是与卫庄同样大的青年,但他现在这副粉雕玉琢的模样加上软糯的嗓音,配着一本正经的回答,还是让紫女忍俊不禁。

她也坐了下来,笑道:“盖先生太客气了。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就和我说。”

“那一会儿等韩非来了,你就拖住他别让他走。有件事得他来做。”卫庄拿起一块糕点喂给小盖聂,替他答道。

紫女本想说韩非一向乐得在紫兰轩玩乐,哪里还需要她拖住,转念一想现在这个状况韩非还真未必敢留下来,便点头应下。

她这才应下,敲门声就响了起来:“紫女姑娘在吗?”

刚说到这人,这人就来了。


尽管昨夜遇到了刺客,但韩非丝毫未受到影响,继续风雨无阻来紫兰轩。

毕竟紫兰轩有美酒可饮,美人相伴,韩非笑容满面推门而入,见屋内三人齐看向他,顿时愣住。

紫女姑娘,卫庄兄,还有个……小孩?

“你们这是……”韩非突感不安,他怎么觉得有什么阴谋?

“公子来了。”紫女站起朝他迎来,面上是一贯的柔和笑容。

“紫女姑娘今天也是一样的美丽动人。”韩非真诚赞美一句,随即小声道,“紫女姑娘,卫庄兄怀里坐的孩子是谁?”

在韩非印象里,卫庄不仅生人难近,对小孩更是厌恶。通常的小孩力量弱小、精力旺盛又爱闹缠人。不过卫庄兄怀里这个看起来很是乖巧,也不缠人,反而好像卫庄兄还粘他多点的样子。毕竟在他踏进这屋里后,卫庄兄就开始看了他一眼,之后就低头看那孩子去了。

紫女转了转眼睛,刚要回答,卫庄略带得意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我师哥。”

师哥?盖聂?他不该在大秦?等等,盖聂怎么会是个小孩?

韩非讶异地朝那孩子看去,仔细将他打量一番。

小盖聂察觉到他的视线,似乎想站起来跟他打个招呼,然而刚要有所动作就被卫庄按住,只好继续坐着朝韩非颔首道:“在下盖聂。”

当即韩非干笑一声,转身妄图逃跑:“失礼失礼,忽然想起我今天有事,我先走了。”

想他几日前还嘲笑卫庄说他师兄盖聂在大秦如何如何受赏识,如今现世报来了。

紫女伸手拦下韩非,笑道:“哎,公子来都来了,还是坐一会儿。而且这也有事要公子帮个忙。”

“帮忙?帮谁的忙?”

“我。”卫庄答道。

韩非回头看了眼卫庄似笑非笑的脸,冷汗直流,朝紫女小声道:“紫女姑娘,你看他现在这得意样子,哪里是需要我帮忙?你就行行好赶紧放我走吧。”

“公子说笑了。这事真的需要你帮忙。”紫女笑着将他拉到案桌旁,又按着他肩膀让他坐下,给他倒酒。

韩非挣脱不过,只得苦着张脸看对面的卫庄搂着怀里的小盖聂,硬着头皮道:“卫庄兄需要我帮什么忙?”

“我要百越的信息。”

韩非一怔,弄玉身上带着的火雨玛瑙便是出自百越之地,紫女看起来也知道,那卫庄兄应该对百越之事知道一些,怎么还要他查?

“卫庄兄要查百越的什么?”

“百越隐巫。”

韩非的视线投向乖巧坐在卫庄怀里的小盖聂:“你师哥这幅样子和百越有关?”

“是、我、师、哥。”卫庄一字一句回答道,“几日前遇到百越隐巫。”

好好好,你师哥,你师哥。

韩非腹诽道,转动手中的酒杯思索:“百越隐巫……查自然能查,不过典籍过多,恐怕过几日才能给你更多信息。”

“我希望尽快。”

你说得轻松,韩非叹了口气,正要再说什么,就被一声“韩兄”打断了。

来人正是张良,推了房门通知道:“左司马刘意在自己府邸被杀了。”

“刘意?”韩非惊讶道,“我记得左司马刘意曾经带兵征战过百越之地。”

又是百越。

“姬无夜举荐韩兄负责此案调查。”张良道,“左司马刘意原本是姬无夜的人,按理说他应该避免外部势力介入,举荐韩兄显然不怀好意。”

“这倒刚好,我这里也要查查百越。子房你与我一道去吧。”韩非笑道,起身朝卫庄作揖,“卫庄兄告辞。”


待韩非张良走后,紫女也离开忙自己的去了。小盖聂见众人离去,仰头朝卫庄道:“韩国公子韩非,张开地之孙张良。”

“不错。”卫庄肯定他的说法,微微笑道,“这二人的身份,要查得背后真相,有路径也有手段。”

“他们是流沙的人。”小盖聂认真道。

“相比起当人臣子,这种合作的关系更方便,不是吗?”

小盖聂知道他是在说自己是嬴政身边第一剑客,低下头给自己倒酒:“我只是做了我认为对的选择。”

“你的选择就是甘居人下?”卫庄见他要喝酒的样子,拿过他手中酒杯,脸色微沉,“师哥,你闻到酒味不难受了?”

“适应了些。”小盖聂无辜道,“有水吗?”

“我带你去要点。”卫庄将他抱到一旁,站起牵着他往外走。

小盖聂没明白为什么要个水也带上他,不由建议道:“小庄,你不必时时都得带着我。”

只是去要个水,用不了多少时间,留他一个人在这也没事。

“我是觉得,师哥你现在这个样子,挺多事情应该都需要我,所以最好时时与我一道。”

“小庄,我只是身体变小。”小盖聂仰头看他,再次强调。

“那师哥是不需要跟我借钱把剑赎回来了?”

“……需要。”

——未完待续——

我……真的是在修文而不是重写吗???

回头算了算时间发现又算错了,所以又把时间改了一下OTZ

真是抱歉……

纵横当然是联手起来坑外人啊【你】

把他两的互怼变成了秀恩爱……我把分歧基本弄小……

毕竟就甜饼么,就不要分歧太大了。

  64 5
评论(5)
热度(64)
  1. 暗血·纯白碎星焦糖 转载了此文字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