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卫聂】关于转职

( ´▽` )感谢我叶!啊说不好啥,我先回去更文再来说。先给我叶一个么么哒

清叶果:

此心归处系列


短小


为我糖打call




一场春雨,将堪堪迈上20°的气温又压了下去,微风送爽,清凉宜人,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天边,阳光明媚而柔和。


天高云淡,清风缕缕,天气是好天气,可惜人的心情却不是那么好了。


卫庄一筷子一筷子的咬着菜,四菜一汤,两荤两素,这盒饭还算可以,卫庄虽是个讲究人,但他忙起来到也不在意这些,问题就是——他现在不忙。


真是岂有此理。


卫庄岔岔的想:以前我来片场,你都给我开小灶的,现在就变成盒饭了。


卫总裁不开心,但卫总裁不能说。


因为是他磨着盖聂同意从台前转幕后的。


盖聂为人严谨认真,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全力以赴,他既然应了卫庄要转行做导演,自然从零开始地跟着前辈学习,他这么一全心投入,卫庄赫然发现自己的失策——


演员演了自己的剧本就行,导演却要一直杵在片场,等到拍摄结束,演员可以回家了,他还是要管后续进度。


这日卫庄寻了空来探视,美其名曰是大领导实地考察新项目,以示上层对娱乐业的重视,然而被他扔进剧组的赤练白凤等等流沙元老心里门清儿,但并不敢当面翻白眼——毕竟拿人工资,手短嘴也短啊。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暗中嘲笑。


白凤端着盗跖做的,唔,看起来还没盒饭丰盛的饭盒,在卫庄视线里晃来晃去,赤练佯装太阳大靠在端木蓉身上,非让人家摸摸抱抱才肯起来。


盖聂在哪,盖聂还在跟导演讨论片子呢!


卫庄气的把筷子一搁,大步流星地向盖聂走去,衬上他那副凌厉的面容,真是气势不凡,赫赫生威,极有压迫力。


导演见他肃容过来,心里滤了滤,意味深长的看了盖聂一眼,笑着问:“卫总有什么事?”


盖聂本在跟导演说话,是背对着卫庄的,闻言转过身来。


卫庄一见他,那颇有几分“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便收了起来,他直接望着盖聂,用了自以为十分平淡的声调说:“还不吃饭?”


盖聂对他笑了下,弧度轻微,却好似一汪清水,安抚了他心里的躁动,只听他师哥对导演说:“麻烦你了,孙导。”


导演摆摆手说:“没事,我先去休息,你们好好玩。”说罢,就拎着外套往餐厅里走去。


对上那双微微皱着的银眉,盖聂又笑了笑,问:“你吃过了?”


卫庄轻哼一声,“算是吧。”


盖聂一听便知他是敷衍了事,倒也不出意外,他说:“走吧,我向孙导请了假。”


卫庄惊讶了下,面上依旧四平八稳的丝毫不露,他没跟着盖聂走,而是握住了盖聂的手,对上盖聂转过来的一双眸子,清了清嗓子道:“你忙了一上午,景区离市区又远,先吃了饭再走。”


盖聂看看他:“你不嫌难吃了?”


卫庄瞪他一眼,没好气道:“不要多话。”


盖聂从善如流,顺便投喂了不情不愿、口味挑剔的卫老板,之后卫庄押着盖聂去车上睡了一会儿。


山中多雨,下午就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雨丝缠绵,仿佛为这浓翠纷叠的山林笼了层薄纱,显得朦胧而柔婉,置身其中,恍然如入桃源。


卫庄撑着伞,同盖聂在林间慢悠悠的走着,景色虽美,却无法吸引他定在盖聂身上的眼睛。伞虽然不小,但容纳两个成年男人还是勉强了点,盖聂身上自然一丝雨滴也难近,卫庄的袖子倒是湿了个透底,隐隐露出男人小麦色的皮肤。


“你有心事?”


“嗯?”卫庄道,“怎么说?”


盖聂道:“感觉罢了。”


卫庄难得犹豫了下,“你......你想做现在的工作么?”又道:“先前做演员,是为了查大秦集团,现在你自由了,就没有什么想做的?”


盖聂停下脚步,转身望他,不答反问道:“那你呢?”


卫庄看着他,银灰色的眸子一动也不动,沉声道:“你,我已经得到了。”


盖聂抬起手,将伞往他那边推了推,道:“我也一样。”




end




诸君!都看到这了,就投个票呗【装可爱】


你们长情高产又质量高的焦糖太太参加了卫聂吧“他来了”的活动,现在文开始投票啦,废话不多说,红线是我糖的参赛文章,一共分三组,每组可投三票,以下是投票链接


1 http://vote.weibo.cn/poll/138786902?from=1084293010&wm=3333_2001&weiboauthoruid=5275325705


2 http://vote.weibo.cn/poll/138786911?from=1084293010&wm=3333_2001&weiboauthoruid=5275325705


3 http://vote.weibo.cn/poll/138786920?from=1084293010&wm=3333_2001&weiboauthoruid=5275325705






  75
评论
热度(75)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