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光》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复健。和新的小伙伴聊的新年话题下的一篇。干完活了,终于有空抽着写了!

                甜甜的也算苦涩的,光明的一篇。

                希望用点不同的手法。

————————————————————————

临近新年,紫兰轩不仅没有清闲下来,反而更加忙碌。
平日里就已经灯火通明,现在更是采购无数花灯到处挂上。介于人手不够,各位姐妹也都亲自上阵挂灯。
卫庄和盖聂两人看着一群女子边说笑玩闹边挂彩灯,默契地看了对方一眼,提着花灯直上屋顶,给紫兰轩最高层的四方檐角挂灯去了。
待一切弄完,两人站在屋顶上眺望四周,发觉新郑城内就属他们脚下的紫兰轩最亮,连远处的韩王宫都要逊色几分。
柔和的黄色的光从灯笼中透出来,照亮周围,似乎将刮过的凛冽夜风都温暖了几分。
盖聂伸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颊,感慨道:“现在简直亮如白昼。”
“还不算亮。”卫庄收回视线,转头对盖聂道,“师哥,留下来过年。”
他的口气不像是命令和商量,反而像是在说一件普通又理所应当的事情。
盖聂一愣,想想跟嬴政请假时也未说归期,便点头道:“好。”
卫庄满意地笑了:“今年是第三年。去年我陪师哥你一起在鬼谷过年,今年也该轮到你了。”
鬼谷子每逢过年都要离开鬼谷和家人团聚,盖聂无亲无故,便一直独自留在鬼谷过年。待卫庄来了后,情况才稍有改善。
盖聂闻言,抬头朝卫庄迷茫问道:“第一年我不是陪你回新郑过年了吗?”
小庄言下之意怎么好似自己还欠了他一次过年似的?
“那不一样。”卫庄强调道。
不一样在哪?
盖聂下意识瞄向远处的韩王宫,问道:“今年在紫兰轩过吗?”
卫庄顺着他的视线一同望去,沉默片刻,嗯了一声:“你若想,我们也可过去看烟火。”
“这次发生这么多事,冷宫周边应该加强了巡逻守卫,若要进入应该没那么方便。”
“这碍不到你我。”

新年很快到来,大年夜当晚吃过饭,紫女去厨房让人做了点汤羹,再上楼时,便发觉卫庄盖聂两人已经无影无踪。
“紫女姐姐。”弄玉跟在她身后,疑惑地望了望屋内,“卫庄大人他们?”
“不必管他们,应该是一起出去过年了。”紫女拉着弄玉进屋坐下,给自己和她倒水。
“大过年的也出去吗?”弄玉不解,“对了,今年怎么采购这么多花灯,比去年还多了些,轩内也过分明亮了。”
紫女幽幽一笑,反问她道:“你不觉得,卫庄其实很喜欢光吗?”
“是吗?”
她觉得卫庄大人更适合暗。
那个男人的强大和手段,更像是神秘的黑色。
紫女指了指安放在房间角落的灯,继续道:“那盏灯现在亮着,白天里却是暗的。无论它是亮是暗,都是一盏灯。表现出来的样貌不同,是同一种事物的事实却不会改变。”
“紫女姐姐,你的话让我有点听不懂了。”
“没什么,忽然有感而发罢了。”

紫女与弄玉在紫兰轩闲聊,与此同时,卫庄和盖聂二人却已经潜入冷宫,站在湖心的花树上看烟火了。
五颜六色的烟火在头顶绽开,仿佛触手可及。
盖聂目不转睛看着稍纵即逝的烟火,对身旁抱胸站着的卫庄道:“今年的烟火又多了些新的样式。”
两年前看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的花样。
“都过了两年,总该有点长进。”卫庄不屑地点评。
盖聂眨眨眼,侧脸看向边说话边朝他靠过来的卫庄:“小庄,你再靠过来我们可能会掉下去。”
他们两个青年站在树梢上,又不是树干,小庄若是再靠到他身上,他相信这树梢马上就要一命呜呼了。
“烟火放完了。”卫庄理直气壮地牵住他的手,拉着他从树梢上直跳而下。
盖聂被他拽得猝不及防,从树上落下时,恍惚想到,前两年牵着小庄的时候,为什么没觉得这么别扭?
那时是卫庄到鬼谷后的第一个新年,鬼谷子早早回家,盖聂本打算独自留守鬼谷,却不料卫庄在离开时邀请他一同回去过年。

灰发少年骑在马上,朝他伸手,笑容有些漫不经心:“师哥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过年?”
盖聂一愣,犹疑道:“不会打扰吗?”
灰发少年蓦然一笑,语调却有些怪异:“不必在意。”
盖聂对他身世了解不多,听这言下之意,怕是小庄和家人相处并不亲善,自己一人在鬼谷也无他事,便点头应下:“好。”
然而说是一同回去过年,卫庄却足足拖到了大年二十九才出发。
两人骑马从鬼谷出发,一路疾驰,在大年三十早上进了新郑。
盖聂对新郑并不熟悉,一路由卫庄带着到了一间客栈住下。
卫庄不说为何不带他回家,盖聂也没问。等到了晚上,卫庄带着他一起翻墙进了冷宫。

冷宫寂静,看守的人也少之又少。他两武功高强,直接绕开了守卫进到了屋内。
等进了屋后,卫庄不知从哪里翻出了棋盘和棋子,与他一道坐在窗旁对弈。
窗外是一个小湖,深蓝色湖水倒映粉色花树与硕大银月,伴随着烟火迸谢,颇有些荒诞意味。
盖聂时不时看向窗外,卫庄见他看得出神,就提议到外面高处去看。
于是他们一块站到了树梢上,站到烟火散尽才下了树。
下了树后,盖聂心中想着是不是该回去了。
只是浓重的夜色覆上一切,好像回去的路也不太能辨认了。
他刚想问问小庄,站在他身旁的卫庄突然轻声地唤了他一声。
“师哥。”
那声音又轻又低,仿佛从幽冥传来。接着一双冰冷的手握住了他的手。
盖聂一惊,本想抽出手,可他察觉到那双手上全是冷汗,便定了定神,与那双手十指相扣。
他想了想,他并不知道什么,也无谓卫庄告不告诉他什么,他该做和能做的,才是现在最为紧要的。

“小庄,走了。”

现在的情形明明也没差多少,只是说两年下来他二人更加熟悉,又都有了一定实力和身份。
但为何牵手会觉得有些别扭呢?
卫庄明显没觉得别扭,他牵着盖聂的手一路回了紫兰轩,在屋顶上看浓重的夜色淡下去,天际隐约有发白迹象,才带着盖聂推开窗子跳进屋里去。
刚好此时,新年第一天的第一束光,也随着掀开的窗子一同与他们跃进了屋。

“新年快乐,师哥。”
“新年快乐,小庄。”

盖聂转头看向从窗外投射进来的光芒。
是和两年前的新年第一天的第一束光,一样的光。
那时候说的是什么?

“新年快乐,小庄。”
“新年快乐,师哥。”

——END——

哈哈哈写完后发觉和当时和妹子说的完全不一样……

结合了新的事件和以前说的几个细节……不过不这样也没法写,事情太少了~

关于灯的那个就是,师哥是有光的意味,但是光不是指希望的象征。师哥和大庄是两面,是一种事物的两种呈现状态。大庄这么自我的人,追寻‘自我’又有什么错呢,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所以追师哥不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其实就是个对比来试试,刚初见的邀请过年和师哥接受了小庄的‘求救’,他先开口说的新年快乐,到两年后的过年,小庄先开口~

有点淡有点甜的心照不宣吧~本来还想让小庄亲一口师哥的,嗯 福利给我剥削了!

下次见

  77 7
评论(7)
热度(77)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