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长乐》(修订版)(二)

四月廿九,夜。

紫女温言软语总算是将刘意安抚住,揉着额头回雅室,心中下了决心,待韩非下次来,定要多收他些费用,天天给她惹麻烦。

她推门而入,走到案桌旁坐下,站在窗旁的卫庄开口道:“处理好了?”

“这位刘大人实在是难伺候的主。”紫女语带埋怨,“有什么新消息?”

“夜幕那里有动静。”

紫女一惊:“姬无夜要对韩非下手?”是打算暗地里做掉他?

卫庄回想起刚刚在窗边看到的景象,韩非出了紫兰轩走在街上,那个一直徘徊在紫兰轩周围的老者又出现,而且像是在监视韩非的样子。

“既然做不了垫脚石,那么就是绊脚石了。”

剑声鸣啸,清风掠过,紫女一眨眼,屏风前的鲨齿与窗前的卫庄都已消失不见。

紫女自顾自地点点头,倒酒笑道:“看来韩非要吃点苦头了。”

“紫女姐姐在吗?”弄玉的声音忽地从门外传来。

“进来吧。”

“好。”弄玉走进室内,坐到紫女身旁,“我刚刚看到红瑜送刘大人出去了,今日辛苦姐姐。”

“说什么傻话。”紫女点了点她额头,亲昵道,“今日就去我房间睡吧。”

紫女比她年长,一向照顾她。弄玉领她好意,高兴地点头应下。


红瑜站在紫兰轩外,望着刘意的马车远走,终于松了口气。

多亏了紫女周旋,不然闹起来,损坏东西事小,影响了紫兰轩的运转才麻烦。

她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肩膀,准备转身回去,一瞥眼,却见道旁一幼童正不断朝紫兰轩张望。

幼童手中还握着缰绳,身旁白马高大安静。红瑜心道哪家大人乱来事,竟放心将马给这么个稚童看管,还丢在路上。

她犹豫一番,还是放心不下,走到幼童身旁,弯下腰柔声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你爹爹和娘亲呢?”

那幼童闻言仰起头看她,奶声奶气道:“这位姑娘,请问卫庄在吗?”

卫庄?谁会知道卫庄大人在这里?

红瑜顿生警惕,但一想刚刚自己的问题,心中咯噔一声。

这是……来寻亲?

红瑜不可置信地将孩童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

一双灰色的圆眼镶嵌在粉嫩白净的小脸上,脸颊微鼓,黑发柔顺垂落,脑后发束还系着蝴蝶结,一身素衣,连多余的花纹和装饰都没有。

红瑜放下了心,冲着这打扮,寻亲可能性微乎及微。

于是她继续问道:“你是要找哪个卫庄呀?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我知道。”幼童认真地回答,“他在紫兰轩。”

红瑜迟疑了一下,她不能判断这孩子究竟是真和卫庄大人有关系,还是是怀抱着某些目的的敌人。不过他毕竟只是个孩子,红瑜便继续耐心道:“你说的这个人我也不清楚,不过你确定他在这里的话,我可以找人帮你问问。你叫什么名字?”

幼童犹豫了下,仿佛有点不情愿地垂头回答道:“在下……盖聂。有劳姑娘了。”

尽管知道对方有可能是敌人,但这软糯的声线加上有点委屈的鼻音还是大大激发了红瑜的母性。加上小盖聂还一口一个姑娘,红瑜几乎是宠溺地笑着接过他手中的缰绳,牵起他的小手道:“那你先到里面坐一会儿,我帮你找人问问,好吗?”

小盖聂咳嗽,从她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作揖道:“多谢姑娘。”

红瑜只道他是不好意思,也不再去勉强牵他,笑道:“没事,那我们走吧。”


小盖聂是第一次出入这种娱乐场所。

他跟在红瑜身后,见她将白马的缰绳交给一名奴仆,又回头招呼自己跟上:“小聂,跟我走。”

小盖聂听见这称呼,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抬头见红瑜一脸担忧,连忙摆手严肃道:“我自己能走,请姑娘继续带路吧。”

他现在的模样似乎对一切女性都有种特殊魔力,以至于他一有什么磕绊,对方就一副要冲上来将他抱在怀里安心看住的样子。

红瑜点头道了句好,在前面带路。

为了照顾小盖聂,她走得并不快,但这样小盖聂也是要快走着才能跟上她。

他们从一楼的喧闹人群中穿过。现在已是深夜,多数客人离去,不少姑娘聚集在一楼随意闲聊玩闹。她们好奇地探头看这粉嫩孩童,有大胆活泼的朝他洒了几片花瓣,见他惊诧地睁大灰眸看过来,这几个姑娘便都咯咯笑了起来。甚至还有几个忍不住在他上二楼时伸手戳了他一下,惹得那双灰眸睁得更大,不解地看了她们好几眼。

“你们别闹他啦。”红瑜回头笑着阻止了几句,带着小盖聂进了自己和弄玉的房间。

“你稍等一会儿。我把琴擦一下,就去找紫女姐姐帮你问问。”红瑜朝小盖聂嘱咐了几句,接着走到梳妆台前拿起软布,又将弄玉的琴抱过来擦了擦。

小盖聂站在她身旁不远处,打量四周的摆设。

房间很大,他抬头望向红瑜前方关着的窗户,微微皱起眉头。

外面有人。

此时红瑜擦了琴,正准备起身去找找紫女,却忽然听小盖聂道:“外面有人。”

红瑜一愣,前方右手边窗户倏地打开,一道身影从外落在屋内中央。

她下意识转身要去看来者何人,却不知对方已经拔剑,说时迟那时快,察觉到杀意的小盖聂用尽全身力气将红瑜推开,正好躲过了那致命一击。

但小盖聂可就没那么好运,虽然他就势往旁一滚躲开了剑锋,剑气还是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来人似乎还想再添上一剑,然而屋上忽然传来咔哒一声,他瞧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一大一小,直接跳出窗外。

小盖聂迅速爬起来,仗着内力还在,提气跳上窗框,从窗口也翻了出去,临走前还特意回头嘱咐了红瑜一句:“你去通知小庄。”

红瑜武功并不高,待反应过来时小盖聂早已无影无踪,只听见对方最后留下的叮嘱。

小、小庄?卫庄大人?

她稳了稳心神,连忙站起来冲出房间去找紫女:“救命!来人啊!”

谁知道那孩子追出去会发生什么事,对方看来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人,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叫她心里过得去!



与此同时,紫兰轩二楼的最左边的雅室中,刚从外面回来的卫庄正将鲨齿放回到剑架上。

夜幕出动,目标是韩非,他本以为能逮到一两个舌头,没想到赶到时刺客都被收拾了,问韩非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干脆直接回来。

银发青年给自己倒了杯酒,习以为常地走到窗边眺望远处。

夜色深沉,他晃了晃酒杯,垂眸看见酒面上倒映的自己,思绪逐渐飘远。

不知远在大秦的师哥此时在做什么?

烛光跳动,昏黄的光线柔和他冷硬的轮廓,亦模糊了嘴角那点难得的笑意。

然而远处传来的尖叫声让他迅速收回了注意力。

“救命!来人啊!”

出了什么事?

卫庄皱眉,本要转身出门,却耳尖地听到上方传来碎裂声。

他心口一跳,抬头见一片碎瓦从眼前落下去,紧接着一道小小的身影也飘了下来。

卫庄想也没想,伸出左手去抓,恰好抓到对方的手,但还是被下坠的力量往下一带,整个身子探出了窗外。

左手力量自是比不过右手,他顾不得更多,摔去酒杯,右手扶在窗框上,下意识地低头看向自己抓住的人,接着一愣。

被他抓住的是一名幼儿,仰着脖子看他,软嫩的手指似乎正在努力地回握住他的手指。

飘在两旁的额发,颈后那万年不变的蝴蝶结,对方还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地看自己,仿佛突然从天而降,面上还带着一道浅浅血痕一点都不是他现在在做的事情一样。

“师——哥——”卫庄从喉中挤出了某个称呼,额上青筋凸显,扶在窗框上的另一只手将木头都捏得粉碎。

且不说这副孩童模样,他从天上掉下来,若不是刚刚自己顺手这么接了一下,他是想摔死吗?

“小庄……”小盖聂没想到会在这种境地下遇到自己的师弟,第一反应是用平日里一贯的口吻朝卫庄打招呼,喊了一半意识到眼下这个状况不太合适,声音顿时弱了下去。

哪知这突然弱下去的问候经由孩童喉咙发出,听来软糯奶嫩,再加上面上那道刺目的伤痕,仿佛受了天大委屈后向人撒娇似得。

顿时卫庄心中怒气尽散,将小盖聂捞上来抱在怀里,沉声问道:“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谁伤你的?怎么会从上面掉下来?”

——未完待续——

回头看往昔,你们究竟怎么忍BUG的……

把在外人面前师哥对小庄的称呼改了改,再加了些。唔,二十八的晚上估计还得再进行半章甚至一章,基本就他两互动啦。


  63 4
评论(4)
热度(63)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