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长乐》(修订)(一)

食用说明:不打TAG,为了写番外,自我修订填补正文,完善剧情线以及一些没交代和不合理的地方。对当年看的各位我要表示:你们太伟大了……啊虽然是很萌啦,但是我自己流畅从头到尾读了一遍的感觉就是好流水账啊互动萌但是这讲了个什么事啊?剧情是火雨玛瑙案到天泽案,不过我觉得别说我那文了,看动画的各位估计也想不起来动画里这两个案子讲了什么……

主线是卫聂,之前写的时候觉得多数人应该看过动画所以基本把动画剧情省略主要互动了。现在取舍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一些东西交代一下。毕竟,动画太流水账重点不清没有交代罗里吧嗦了……文我再这样我以后回顾都读不懂了……

近段时间主更这个,偶尔更点短篇。基本一章两千五到三千。

顺带说一句因为要修订加动画的案情剧情等等,所以干脆相应加了很多师哥青庄的戏份,希望能够更加顺畅和有进展一点吧。回头看第一章第二章他两的反应简直——青庄的感情变质也会重新加变化,包括师哥反应。哎,太突飞猛进仿佛按了快进键……

最后嚎一句,补充合理性的时候安排了师哥变小后进新郑的剧情,想了半天师哥太惨了,小师哥的衣服连块玉都没有典当都没法典当,青庄好歹还有金条【不是】师哥没钱的原因后面也会说明。团子真可爱(♥∀♥)!!

————————————————————

四月廿九。

通往新政城的官道上,一辆马车正在飞驰。

车夫驾着马车很快到了城门口,排入进城检查的队伍之中。然而到了检查的城官前,他却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出示给城官看了一眼。

城官见到令牌脸色一变,装模作样地随意掀了掀车帘,摆手放行。

这一幕被周旁几个路人尽收眼底,他们不动声色地散入人群,不久之后,消息灵敏的几个帮派便都得到了一个消息:翡翠虎的新货到了。


无论是白日还是夜晚,紫兰轩都是一样热闹喧哗。来往宾客一向不介意大肆宣扬自己的快乐,不过今日有些不同,一楼的客人尽管仍在寻欢作乐,却都下意识地放轻了声音。

原因无他,紫兰轩最擅琴艺的弄玉姑娘正在二楼雅室为尊客抚琴。

弄玉作为紫兰轩招牌之一难得出场,更不用提抚琴一曲。这次有幸得听仙乐,大家自是竖起耳朵驻足听赏。

悠扬琴声从二楼传来,凄婉伤感中蕴含着抚慰人心的温暖,不少人沉醉其中,待曲子结束时还意犹未尽。

“这楼上是谁?能请动弄玉姑娘?”一位男子好奇问向自己同伴。

“还能有谁啊,不就是那位新上任的司寇大人。”同伴看看左右,压低声音道,“他破了军饷那个案子,现在可风光。”


此时宾客口中的司寇大人韩非还在二楼雅室出神忘我。弄玉一曲引得他思绪万千,落泪都不自知,待一旁拍手夸赞弄玉的紫女张良瞩目后,方才反应过来。

好在紫女及时笑道:“公子听得好投入啊。”

“以往听说赵国旷修的琴曲听后,令人恍若隔世,我还不信。”韩非敛去思绪,站起端着酒杯走向弄玉,开口夸赞,“今天听弄玉姑娘一曲,才知道确实有人能弹奏如此动人心魄的曲子。”

他边说着话,视线却落到了弄玉腰际的一颗宝石。

那是一颗圆形珠子,灿若火焰。

韩非身为王室贵族,对珠宝玉石并不陌生,一眼认出此物为百越之地的火雨山庄盛产的火雨玛瑙。

百越早已覆灭,火雨玛瑙也因此变得稀少珍贵。看来这弄玉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紫兰轩倒还真藏了不少秘密。

弄玉与他客气几句,紫女也搭腔调笑。

而端坐在一旁的张良见他视线落在宝石上,心中便有了几分思量,插嘴道:“如果没有猜错,这首曲子可是叫作沧海珠泪?”

弄玉点头道:“正是此曲。”

韩非听张良开口,便知道他是在给自己寻机会试探弄玉,赶紧接了话,由乐曲似乎蕴涵诸多往事,点到那火雨玛瑙上,探出宝石是弄玉父亲遗物后,刚要再问是否和百越有关时,紫女却开口阻了下来。

这位最擅交际的女子露出柔媚的笑容,眼里闪烁着略带锋芒的警告:“什么都瞒不过公子的眼睛,公子又开始推演了。还让人有点藏身之所吗?”

韩非尴尬一笑,连忙举杯告饶:“是我俗了,自罚一杯。”

弄玉悄悄松了口气,她不喜欢说谎,韩非又是尊客,问起来她也不好不作答,好在紫女及时解围。

此时,屋外忽然传来一粗狂男声,高声道:“快点给我把人弄过来,快!不然要你们好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左司马,谁敢惹我?”

紫女转过身走到门前,恰逢红瑜赶了过来。

“怎么了?”

红瑜一脸为难:“是刘大人,喝醉了,要点弄玉过去。姐妹们怎么劝都没用。”

紫女心中暗叹口气:“我马上过去。”

这刘大人就是左司马刘意,由姬无夜一手栽培上来。前段日子韩非破军饷案与姬无夜结下梁子,刘意作为姬无夜的人,对韩非当然也是看不顺眼。

想也知道这喝醉要点弄玉是借题发挥,紫女听身后弄玉不安地唤了她一声,便回头安抚弄玉道:“没事,你别过去,我来处理。”

她朝韩非行了个礼,示意自己先行告退:“公子。”

“哎,”韩非一听名字也知道是自己惹来的祸,忙道,“无妨,紫女姑娘整天要面对像我这样的俗客,自是辛苦。”

“你知道就好,还说风凉话。”紫女笑着白了他一眼。

“我可不敢凑热闹。”

待紫女走后,这屋内就剩下了韩非张良和弄玉。

韩非见弄玉面有忧色,知道她还是担心,安慰道:“弄玉姑娘弹了一曲也累了,不如先去歇息。”

“那公子……”

“我无妨,再说还有子房在此与我共饮畅谈。”

弄玉点点头,行礼告退。

张良与韩非目送她离开后,两人一同坐到案旁倒酒。

“子房觉不觉得今日的紫兰轩格外热闹?”

“有吗?”张良回想了一下进来时看到的景象,疑惑道,“韩非兄是想到什么了?”

“想到……”韩非晃了晃手中的美酒,朝张良笑道,“卫庄兄去哪儿了。”


卫庄当然没有韩非那么闲,有空喝酒听曲儿。

这几日总能看到一老者在紫兰轩附近徘徊,他趁着今日还算有空,出门调查这人身份,顺便去听取情报。

狭长的小巷中,带着斗笠的瘦高男人朝卫庄一拱手,低声道:“今早翡翠虎到了个新货,有人看到车里是位女子。昨天起夜幕开始行动了。”

翡翠虎?卫庄回忆起昨日与韩非紫女等人讨论姬无夜的势力,此人是其中掌控财务的一位,而且也时常向姬无夜进献美女财宝。

“还有其他的吗?”

瘦高男子略一沉吟:“新郑城外最近不太平,有不少路人失踪。其他暂时没有了。”

卫庄点点头,走出了巷子。


待卫庄走后不久,瘦高男子摘下斗笠,从小巷堆放的杂物里翻出一件外衫披上,这才慢慢走出巷子。

他步伐平稳地往前走,眼睛时刻注意四周。

街上路人往来,并无异常。

突然,一道深蓝色的身影闯入了他的视线。

一个幼童抱着一柄剑,牵着白马的缰绳,正在路边一脸迷茫地张望。从外表看不出他穿的什么,只能看见深蓝披风裹得严实。

这奇特的造型让瘦高男子心生好奇,忍不住仔细打量幼童。那幼童也似乎极为敏感,注意到他的视线后便牵着缰绳走了过来,仰面道:“这位兄台,请问哪里可以买到衣物?”

被小孩叫做兄台让瘦高男子颇感滑稽,但看这孩子粉嫩可爱,装大人的口吻行为也不觉得反感,答道:“你走过这条街右拐第一家店就是。我和那儿的店主挺熟,要不要我带你去?”

幼童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能去。多谢兄台。”

说罢他便牵了缰绳转身往前走,瘦高男子看着他背影,心里竟生出一种感觉:这孩子不必借助他人力量,自己能完成他想做的任何事。

男子笑着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真是想得太多,迈开步伐继续走自己的路了。

等他办完事后,路过之前他朝那孩子介绍过的服饰店,想起那个小孩,于是走进去问了问店主是否有小孩来过。

“小娃娃?”貌美妇人掩嘴笑道,“哎呀我见到了,长得可真俊。他挑了套小孩衣裳,不过好像没钱,问我能不能拿剑暂时抵押,过几天来赎。”

“剑?”瘦高男子想起了孩童抱着的那柄剑。

“嗯,我逗了逗他,看他红脸的份上就答应了。过几日他应该会来赎回去。”

“可否将剑借我一观?”

“喏,就在台子边上,你自己看,别弄坏了。”

瘦高男子走到案台旁,将剑拿起抽出,观赏片刻后再插了回去。

这个手法……看来那孩子非富即贵。

也不知是什么来历。 

——未完待续——

  52 5
评论(5)
热度(52)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