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谢礼》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没啥,吃糖。大庄真好真温柔啊,我也想要师哥QAQ

——————————————————

盖聂少有脆弱的时候。

他长到三十岁,该经历的人生困苦都经历过,该见识的人心险恶也都见识了,他似乎被锤炼得无坚不摧,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击垮他。

每个人都这么认为。

因为他是盖聂。

故而当众人欢庆胜利之时,也无人察觉到人群之中剑圣眼中的疲累。

盖聂平稳地呼吸着,看眼前众人说笑打闹,扯扯嘴角想笑,却笑不太出来。

不知何时起,累这个情绪如同繁复丝线,从心底往上蔓延,纷乱缠绕,裹得他自己快要承受不住。

可他不能倒下去,便只得装作看不见,硬撑着命令自己往前走。

众人三两成群,各作一堆。盖聂悄悄地往角落里退去,干脆顺着长廊走到另一处平台。

脚下是无垠大海,迎面扑来的海风温暖潮湿,很好地抚慰了他的情绪。

“师哥。”卫庄的声音在身后突然响起,盖聂转过头一看,朝他点了点头。

卫庄走到他身旁,与他并肩看眼前风景:“事情暂时结束了。”

“嗯。”盖聂没有太多力气回应,简单答了一声。

“既然这次行动还算成功,师哥不庆祝一下?”

“现在不正是在庆祝吗?”盖聂恹恹答道,抬眼看卫庄,“小庄,你有何事?”

这般没话找话,不太像小庄的风格。他并不会是对庆功这种事情感兴趣的人。

卫庄与他对视片刻,忽地一笑,展开双臂将盖聂揽入怀中。

“小庄?”这猝不及防的行为让盖聂很是困惑,想要别过头看他,却被卫庄强硬地按着脑袋压在他肩上。

“休息一下。”

低沉温柔的声音在盖聂耳旁响起,带着湿润的热度,如同火焰一般蹿进心里。与此同时,手掌传来的热度熨帖着后背,盖聂顿了一下,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怀中的身体松懈下来,卫庄满意地与他耳鬓厮磨了会儿,便静静地抱着他站着。

过了许久,卫庄忽然道:“师哥,我上次抱你,是在什么时候?”

“对付八玲珑的时候。”他怀里的盖聂闷声答道。


那时嬴政为了安全住在紫兰轩,盖聂作为护卫他的人,便也相应住在了紫兰轩。

“那位秦王殿下安排在了你房间隔壁,”紫女一边倒酒一边说着住宿安排,接着看向站在窗边的卫庄笑道,“你的那位要安排在哪儿?”

卫庄抱剑不知在看什么,对紫女的调侃也没有太过在意:“他住我房间。”

“哦?”紫女没想到他会做得这么明显,想想又摇摇头,笑着继续倒酒。

盖聂要保护嬴政,自是不能离他太远。这人虽然表面上沉闷,但心细如发,武功与卫庄相当,若是安排在他处,保不定紫兰轩的事他能看透多少,不如安排在卫庄那儿,大家都放心。

不过这事,他和盖聂说过了吗?

紫女还想问两句,一转头,发现卫庄已经不见了。

出去了?

紫女端起酒杯走到窗口,瞥见下方庭院中嬴政正与盖聂交谈。


到了傍晚时分,嬴政早早歇下,盖聂朝他作揖后自行退下,带上了房门。

然而站在门外的盖聂此刻有些茫然,他好像忘了问一下小庄自己的房间在哪里。

不过他的困惑并没有持续多久,紫女很快走了过来,朝他笑道:“盖先生。”

“紫女姑娘。”盖聂朝她点头示意,“劳烦问一下,我的房间是?”

紫女指了指右边:“就在隔壁。”

“多谢。”盖聂拱手谢过,走过去推门而入,片刻后又退了出来。

“紫女姑娘……”盖聂疑惑地指着房间门,“这好像是小庄的房间?”

“嗯,是卫庄的房间,他说让你和他睡。”紫女认真地转述卫庄的意思,一脸无辜道,“若盖先生不愿,可以等他回来后和他商量。”

盖聂哑然,点头后又进了房间。

屋子不大,屏风上搭了几件外衣,案桌上则是堆放着竹简和酒杯。雅致的小灯安置在房间四角,柔和灯光给这屋子添了几分暖意。

毕竟是卫庄的屋子,盖聂不好随意翻动,便走到案桌旁坐下等人回来。

于是等卫庄翻窗回来时,看见的便是盖聂坐在案旁垂眸发呆的模样。

鹅黄色的灯光柔和了蓝衣带来的疏离感,面容俊逸又带有几分稚嫩,双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这乖巧的坐姿让卫庄有些忍俊不禁,将鲨齿放到剑架上后就径直走到他身旁坐下,脑袋靠到他肩上。

盖聂察觉身旁的凉意,微侧了头看他,一双灰眸冷静平淡:“你动手了?”

一身的血腥气息。

“解决了几个尾巴。”卫庄闭着眼睛,似乎有些倦意,“在等我回来?”

“嗯,紫女姑娘说你让我住你这里。”

“怎么,师哥你不愿意?”卫庄皱起眉头,抬眼看他。

盖聂轻叹口气,伸手揉上他的眉心:“没有,我住这里比较方便。”

卫庄这才松懈下来,抓着他的手腕将手拉下。

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掌心经过唇时,卫庄似乎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地,他闭了眼道:“我有点累。”

盖聂想了想,建议道:“去休息?”

“不用。”卫庄直起身体,转过身展开双臂将盖聂搂入怀中,头埋在他颈窝,长长地吐了口气。

卫庄周身的凉意已经淡了许多,盖聂任他抱着,还拍了拍他的背。

没一会儿,卫庄收拾好了情绪,松手打算坐好,岂料盖聂反客为主,伸手环上他脖颈:“休息。”

卫庄一愣,与他抵着额头笑道:“师哥,你这是在邀请我?”

“你很累。”盖聂看着他银眸认真回答。

他看得出小庄只是将掩盖的那层重新遮上,而底下的倦意并未从他身上离去。

卫庄垂下眼眸,再度伸手紧抱住自己的师哥,带着些许疲倦和欣悦唤他:“师哥——”


“我记得那晚过后,第二日我送你一枚玉佩作谢礼。”卫庄仍抱着他,语气温和,“这次师哥要怎么谢我?”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喜欢的。”卫庄压低了声音笑着在他耳旁道,“比如你。”


——END——

情话满分的大庄

他们总是能察觉到彼此的不对劲。

再也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对方。

嗯,就是这样~

  235 14
评论(14)
热度(235)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