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溺海》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

是蓝色的。

透澈的蓝色。

像是晴朗天气时候的蓝天,不,要比那再浅一点。

但他的心是深沉的蓝色,犹如大海。

看不到边际,探不到底。

有去无回。


卫庄认识盖聂是在十八岁的时候。

他十八岁的时候,性格趋向成熟,对多数事情已经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和判断标准,强硬到难以撼动。

多年来的生活环境迫使他对人性了解很深。人总是有欲望的,欲为利,容易看透,更容易操控。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师哥盖聂,会是个他完全看不透的人。

卫庄和盖聂三年之期重新聚首,在山崖谈话过后的第二天夜里,又一起去竹林中散步。

单调的虫鸣声持续地回荡,竹影摇曳,卫庄与他走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师哥,如果我没有拜入鬼谷,而是在江湖上遇到你,你绝对会是我最讨厌的人。”

怀揣着遥不可及的所谓的梦想,嘴上说着为了更为和平的世道,在卫庄眼中,这种人基本上都是沽名钓誉的伪君子,用着一个名号让他人为自己摇旗呐喊抛洒热血,自己却躲在后头享受好处。

但卫庄与盖聂共处几年,对他了解甚深,便是知道这人确实是怀着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梦想,而且还深信不疑一定会实现。

名利为浮云,人际关系单薄,活了这么多年,朋友都只有一个。师哥的欲让他看不懂,因为在他看来,若真要实现那个梦想,师哥怕是要做个吃力不讨好的殉道者。

“我若没有拜入鬼谷,在江湖上遇到你,应当会觉得你很棘手。”盖聂想了想这种可能,便也做了番回答。

他对别人并不在意也不上心,倘若在不认识的情况下遇到小庄,是敌手会觉得不好对付,是同伴大概会抱着欣赏的态度,却也不会再多了。

毕竟他和小庄都不是喜欢和陌生人特别搭话亲近的人。

或许某种程度上,他们都一样的傲慢。

卫庄听了一笑:“师哥,你这是在变相地称赞我?”

“我说的是事实。”盖聂认真答道,“你很强。”

他这般坦荡,倒是让卫庄有点不好意思。

银发青年仰头望向黑魆魆的头顶,夜风吹过,几片竹叶晃悠悠落下。

“师哥,”卫庄接住一片竹叶,转头看向盖聂,“有些时候我还是庆幸,拜入鬼谷时,遇到的是你。”

盖聂闻言有些意动,微笑道:“我也是。”

“你是个很好的对手和朋友。”卫庄自顾自满意道,“强者只有和强者一起,才会更为强大。而不久后我们分出胜负,胜出的那个强者,便会是纵横天下的霸者。”

盖聂不再笑了,他望着卫庄俊逸的侧脸,忽然觉得一阵疲累。

“小庄,很晚了。”他轻声道。

“那我们回去吧。”卫庄应道,转身便走。

只是他走了几步,却未见盖聂跟上来,转头往后看去。

白衣青年站在黑暗中,从依稀的光中,勉强分辨出他的面容。

他和平常一样抿着唇,眼神黯淡。

卫庄走了过去,强硬地拉住他的手往前走,有些冒火:“走了。”

拉住师哥手腕的时候,他瞬间感受到了从师哥身上往外溢出的怎么也压不下去的难过。

但他装作不知晓。


卫庄没有细究过他和盖聂谁更强,但他自入鬼谷开始,一直觉得盖聂败在自己剑下会是他们之间最后的结局。

他一向倨傲自信,觉得众生为棋,自己在棋局外。

他并没有不知天高地厚,他是真觉得如此。

因为他是能够操控命运的强者。

卫庄模糊地将盖聂放到了众生之内,又模糊地将他放到了与自己平等的位置。

然而他未想到,盖聂会一走了之。

其实卫庄与他相处三年,见过盖聂对待各色人物的态度,以为自己对盖聂来说是不同的。

世间人认为盖聂冷漠,他却认为师哥比起自己,对待世间人已经足够温柔。

若说师哥待别人是一个态度,待他则是另一个态度。

更坦诚,更好懂,更加放松随和。

结果到头来,卫庄才明白,师哥不在他的众生之内,他在盖聂的众生之中。


晚霞如血,卫庄回到鬼谷,师傅也没了踪影,只留下剑谱和戒指。

卫庄戴上戒指,看着那本纵剑的剑谱,忽地笑出了声。

师哥真以为,逃避能解决一切吗?

终有一天,他会让师哥主动来赴战。


卫庄自做了决定后,便没有再想过师哥对他算什么。

他一向不是这种思考派,反而他的师哥常常在思考这类的问题。

故而在树林见面时,盖聂提出了他意料之中的问题。

“你得到了戒指,便是得到认可的鬼谷先生。”盖聂带着他未削完的木剑,淡漠地站在树下,“你不是在意过程的人,所以你当时的目的,确实是为了燕丹,是吗?”

“你问我是吗,便是在内心否认了这个答案。”卫庄抬眼道,“我为谁而来,你很清楚。”

盖聂沉默片刻,金色的光辉被叶子筛成碎片,落在他身上,越发显得他神色冷漠。

他一字一句道:“你为我而来。”

“是。”卫庄干脆答道。

“为何?”

“不为什么,我这么想,就这样做。”卫庄讥诮道,“想得太多,剑会怯懦。师哥,你的为什么太多了,但不是所有的疑问都有答案。”

当年对门规的疑问便是,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总该有个理由。”

“如果你要理由,”卫庄莫名一笑,“答案你心中也已经知晓。”

“我有过几个猜测。”盖聂握着木剑的手紧了几分,声音也略有些干涩,“但我不认为那些理由值得你大动干戈。”

“那我便说个值得的。”卫庄紧盯着他的双眼,“我不愿在众生之内。”

“你本就不在。”盖聂几乎是脱口而出,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失言,再次沉默后,揉着额头道,“你我实力伯仲之间,胜负各半,此局我胜你,下一局我也未必能再胜。”

“自出鬼谷开始,你我之间的胜负牵扯的就不单单是你我二人。机关城一战,我以为你应该明了。”

盖聂一怔,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怀念和难过,轻声道:“当年在韩国,你我仍是联手对付八玲珑和黑白玄翦。”

“那时嬴政根基不稳,他的敌人是罗网,流沙的敌人也是罗网,合作不过是各取其利。”

盖聂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卫庄亦点头:“不过师哥,你说了一个答案,却没有说最该说的那个答案。”

盖聂微微笑了,他的声音也带了几分笑意,然而其中透露出的意味却像是寒冬之水,冰冷彻骨:“小庄,你曾说我们是一样的人,就该知道——没有那个答案。”

“你当时否定了我说我们不同,那你也该知道,我会让你接受并且正视那个答案。”

“你恐难以如愿。”

“我会得偿所愿。”

——END——

写了计划外的一篇。

啊,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庄的意思就是 你知道答案是我喜欢你 但是师哥不想要这个答案 他知道但是他不要 所以他干脆说了其他的答案

师哥本身就是抛弃情爱的人么。

不过脱口而出那句2333小庄在他心里本身也就是不同的。

而且第五部就合作啦啦啦啦♪(^∇^*)

昨晚睡前忽然想了个很有趣的东西,打算写一写。

虽然计划内的东西都还没写完吧【。】

慢慢来~



  122 9
评论(9)
热度(122)
  1. 甜兜兜碎星焦糖 转载了此文字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