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星》(四)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星》(一)

                 《星》(二)

                 《星》(三)

——————————————————————

天明在一阵鸟鸣中醒来。

盖聂不在身旁,他习以为常打了个呵欠,爬下床穿上鞋去洗漱吃饭。

他们已经回了鬼谷,住下来养伤,等着之后的决战。

天明走在长廊中,抬头看见各种鸟儿飞来飞去。

流沙只有卫庄住在了鬼谷,其他人都在外头,除了赤练偶尔来给大叔看个病。

说到病,赤练说大叔之前内伤未愈比较严重,黑麒麟那剑未伤到要害,倒只是普通的外伤。

于是盖聂就过上了天天喝药的生活,身上药香萦绕,连带着经常跟着他的天明身上也都是药香。

除却喝药练剑,盖聂剩下的时间就是在教天明。

教知识,教武功。

每当盖聂给他上课时,卫庄就一脸似笑非笑在旁看着,天明被他的神色气得牙痒,更是努力学习。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他和大叔还有卫庄三个人生活在鬼谷里,没有追杀和流浪,仿佛很悠闲。


但天明心里觉得很不安。


这种不安在很久以前他曾有过。

他一个人流浪的时候,每天醒来后都是惶恐不安的。他要弄清楚自己在哪里,如何获取下一顿的食物,怎么样活下去。

后来天明遇到了盖聂,在逃亡中,盖聂用不离不弃消除了他的不安。

在那之后,天明一直跟在盖聂身边,然而即使醒后见不到盖聂,他也不慌张。

因为他知道盖聂在附近,知道盖聂不会抛下他,知道盖聂很强,不会有事。

大叔是他的依靠。

如今天明在鬼谷,久违的不安又开始在他内心出现。

也因为他知道,在这悠闲的生活之后,是一场无法避免的战斗。

大叔那晚说的话他还记得,大叔说没有把握,那便是有可能失败。

天明未曾见过盖聂有那样的神色,平日里让人心安的眼眸中尽是凝重与痛苦。

他一直在想,自己在这场战斗中,能不能做些什么,帮助到大叔获胜?

也避免自己失去他。


天明终究是个孩子,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活力无限,但盖聂从他眉眼中仍旧读到了不安。

他想了想,入夜后带着天明上了后山的山顶,在那悬崖旁伫立。

脚下是无垠深渊,头顶是万里星空,恢弘景色之下,盖聂对他道:“天明,你有心事。”

天明眨眨眼睛,忽然道:“大叔,你会不会害怕?”

“会。”

“我很怕失去大叔。”天明握紧了他的手,低下头。

“我会尽力不让你的害怕成为现实。但如果真的成为了现实……”盖聂侧过脸,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天明,不要在意我,你要一个人坚强地自己走下去。”

“我不要!”

“你不是要成为一个强者吗?”

“强者就要一个人吗?”天明忍不住问道,“大叔,你就没有什么是牵挂着的吗?”

他依靠着大叔,大叔心里靠着谁呢?

还是说,大人们都是可以一个人不靠什么不怕什么,就这样活下去?

他们都是没有惦记的吗?


“星星。”

盖聂抬起头,望着星空道。

天明也跟着抬起了头,却是不解:“星星?”

大叔的牵挂是星星吗?哪一颗?

“星星一直都挂在天上,虽然白天看不到,但知道就在那里。”盖聂尽量用浅显的话跟他解释,“一直都在,看不到也没关系,我确信它在那里。”

有些人就像星星一样,很遥远,但你知道他就在那里。

发着光。

所以也就安心了,不怕了。

他的要求那么低,只要知道惦记的人活着就好。

因为他知道,那个人有他没他都过得一样好,并不需要他去操心生活。


向来没心没肺迟钝的天明,忽然地敏锐起来。

他察觉到盖聂话中的意思,便接着问道:“大叔,是不是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颗星星?”

“有的。”

天明看着盖聂,想问卫庄是不是他心中的那颗星星,却又觉得没有必要问。

他现在更希望,大叔是卫庄的星星。

因为那样的话,他所害怕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在盖聂与天明站在山顶谈话时,卫庄正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树林里看着他们。

他离得太远,并未听见谈话内容。

不过他本身也不是为了听这两人说什么来的。

他只是记得,多日前的夜晚,师哥与那小鬼道了一句‘去找一个道家的人,治病’。

鬼谷周围有白凤的谍翅监视,他也一直在鬼谷中,师哥带着小鬼,就不可能悄无声息地离开。

虽然师哥答应一战,说辞也是一战后去找道家,但——若像十年前那时一样走了呢?

在这种事上,他不敢再信他太多。

只有握在手中的,才是真实。

——未完待续——

星星这个说法真是浪漫啊。

写天明说师哥是大庄的星星的时候,忽然就觉得很甜蜜……

接下来应该就是天明助攻了 我拖了好久啊啊啊——

今明两天就三月完结了!!

所以……今天应该还有一更短篇之类的,就两天反正把债还啦!

  71 3
评论(3)
热度(71)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