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伤》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苦甜苦甜的咖啡味的小甜饼!写到后面可开心~

——————————————————————

01

他有一双很好看的手。

节骨分明,修长有力,指腹上剑茧厚覆。

他入江湖数十年来,身上大小伤疤无数,但这双手却少有伤痕。

都说剑是剑客的生命,拿剑的手自是更为重要,若是伤了手,剑客的命,便也走到头了吧。

可如今,他这个剑圣伤了最重要的一只手。


其实只是看着可怕了点。

虽然手掌大半染红,但指节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

尽管能看到卷起的皮肤下露出嫩肉,但所幸,被割开得也没那么深。

于是刚醒来的盖聂,便这般毫不在意地安慰守在他身旁问他痛不痛的天明:“天明,只是皮外伤,没事的。”

相比起他被黑麒麟刺中的那一剑,以及小庄之后刺的那一剑,这手上的伤,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怎么会没事!”天明那双圆眼睁得更大,捧着他的右手痛心道,“这都能看见肉了!”

“你有空嚷嚷不如给盖先生上个药。”少羽正在给逍遥子帮忙拿药,见天明守在盖聂身旁,便朝他丢了包金疮药和布条。

天明忙不迭接住,给盖聂手指上伤处洒了一堆,又笨拙地替他包扎。

“大叔,你还能用剑吧?”

天明担忧地问道。

“嗯,不碍事的。”

他又重复了一遍。

不知道是在安慰天明。

还是在说给自己听。


没过多久,燕丹便醒了过来,逍遥子判断他命不久矣。墨家召开会议,天明少羽等人不便旁听,便先出去,而盖聂身上有伤不好移动,暂时在原地调息。

天明很想留在盖聂身边,可也只能闷闷不乐地站在栏杆边上。

少羽见他愁容便知他担心盖聂,走过来安慰他道:“逍遥前辈已经帮你大叔看过了。”

天明嘟着嘴听他讲。

“他之前旧伤刚恢复没多久,身体极度虚弱,与卫庄这样的敌人激烈交战,又添了新伤……”少羽说了几句自己也说不下去,盖聂这种情况,他也没法把坏的吹成好的。

天明一听,恨恨道:“卫庄才不是大叔的对手呢!一百个卫庄也打不过大叔!”

他心里有气,干脆对着这空旷山壁大喊起来:“大叔是最厉害的!”

要不是大叔之前被那个易容的人袭击受了伤,要不是大叔心软没将渊虹刺下去……可恶!大叔还是用手去接那断了的前半截渊虹刺他的!

“天明,别难过了,你大叔会好起来的。”少羽拍了拍他的肩,安慰他道。

“为什么要放走卫庄这个大坏蛋?!”天明愤愤不平道。

难道不应该把他抓起来,让他也尝尝大叔受到的痛苦吗!就这么放走他,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虽然我也不太理解,但是我相信巨子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

“什么原因啊?”天明努力想了想,卫庄虽然也受了伤,但是看他能走还能放狠话,绝对没有大叔伤的重,“我不懂,我不明白。”

少羽没再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

只是他忽然想起范师傅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活比死更艰难,也更痛苦。



02

遥远的天空是浅浅的墨蓝色。孤鸟哀鸣,夜风冷寂,白发男人拖着长长的影子在悬崖边上缓慢走着。

他身后赤练亦步亦趋跟着,担忧地望着前方的男人。

“卫庄大人,你的伤……”

“不用管。”

卫庄冷漠地打断她的话,继续往前走。

天色越来越暗,他前方的道路渐渐被吞没,只剩一片漆黑。

但卫庄并不作声,仍然缓慢地往前走。

口中皆是铁锈的味道,当时他受伤严重,又不愿向墨家那群人示弱,硬是压着喉口的血,朝燕丹丢下话离开。

卫庄清楚自己的状况,内伤严重,要害被墨眉所伤,内忧外患,简直一塌糊涂。

然而身上这么多伤,单属肩上那处最痛。

他略低头瞄了一眼自己的左肩,呼吸再度急促。

卫庄年轻时受过刑,尝过皮肉之苦,所有恶意的刑罚他都承受了下来。可这次的受伤,却让他觉得胸口某个部位扭曲着疼痛。

这是他不曾有过的感受,仿佛某一种他拥有的源自内心的自信被狠狠击碎。

原来……师哥是会对我下这种狠手的。

他曾经对心如刀割之类的词嗤之以鼻,现在却不得不哑然。

原来,人是真的可以这么疼的。

长久的,盘踞着的疼痛。

可——也没什么大不了。


黑麒麟留在了墨家,时不时传来消息,以便流沙掌握动向。

因为各种限制,他传来的消息短小,和以前一样,除了墨家,便是盖聂。

卫庄听着赤练传上来的消息,本想说让麟儿不必再特地禀报盖聂,却不知怎地,这个命令和疼痛一起压了下去。

麟儿说,盖聂身体虚弱,主要在驻地养伤。

他说,盖聂开始削木剑,整天坐在屋檐下。

他最后说,荆天明入儒家掩饰身份。

盖聂一个人。

卫庄听到最后一句时,敲击桌面的手指停了动作。

“他何曾不是一个人了?”卫庄口吻冷漠。

自十年前分离开始,他的师哥,就只一人。

他也是。



03

卫庄又受了伤。

他与盖聂去拜访田猛,猝不及防被设计,右臂中了针。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卫庄逼出针,拂了衣袖站起。

他更在意的是师哥原在他身后,却在撤退时挡在他身前。

还有他中了针,盖聂第一时间给他点了穴道。

他们重新见面合作后,师哥仿佛处处护着他,态度温和,就像十年的避而不见是假的,机关城刺他那剑也是假的一样。

卫庄便忽然地恼怒,以至于盖聂说要离开时,他冷笑道:“你怕了?”

“虽不知为何田猛会死在此处,但我知道这显然是一个陷阱。”盖聂没有在意他的话,冷静分析道。

卫庄还想说些什么,不过没有时间了,墙壁轰然倒塌,愚蠢的乌合之众登场。

盖聂与他一同杀出去,骑上马走了。


他们在野外露宿一夜,谈论了昌平君,天亮后接着上路。

并肩骑马前行,卫庄与盖聂都没有再说话,一心赶路。

就像是那潭被风吹起涟漪的水,又恢复了表面的平静。



04

肋下忽然疼。

一阵一阵,没有停歇地疼着。

盖聂蹙眉,咬着下唇等那痛意退去。

长久颠沛流离的生活让这具身体也逐渐地有了隐患,乱七八糟的症状不时出现,然而盖聂忍忍便过,也不记得完整检查调理一下。

他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先是打算等天明阴阳咒印好了再说,然后是等躲过流沙追杀,接着等到了桑海,最后变成等完结这些大事后再说。

不过是偶尔地这里疼一下,那里疼一下而已,既没有持续长久疼痛,也没有突发异状到昏迷,所以,仅仅只要忍忍就好。

他是这样想的,只不过一旁的卫庄可没这么想。

中途下马休息时,卫庄走到他身旁,伸手按在盖聂肋下,问道:“疼?”

他问这话时脸色很不好,眉毛压低,银眸中有一丝怒气。

盖聂点点头,然后推开他的手,示意自己没事。

卫庄再次将手覆了上来,盖聂眉头本就没松开过,这下皱得更深,右手抓上他的手腕阻止道:“小庄。”

卫庄挑了挑眉,仗着盖聂还没反应过来,伸手点了他的穴道。

谅是盖聂再神通广大,也不曾料到卫庄竟然会点他穴道,当即又喊他道:“小、庄!”

盖聂动怒了。

卫庄知道困不了他几时,也不作解释,解了他腰带扒开上衣与里衣,手指一路下滑按在他肋下,掀起眼帘道:“这里?”

他的声音无端冷了几分,盖聂的几分怒意忽然消散,闭了眼淡淡道:“不是。”

卫庄手指按的地方,有一道伤痕。

“师哥,我又不是瞎子。”卫庄给他搂好衣领系上腰带,又伸手给他解了穴道。

那痕迹怎么来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因为是他刺的。


他们又行了一段路,到了一个小镇子。

天还尚早,盖聂本打算和昨夜一样加急赶路,在野外凑合一宿,卫庄却说什么也不肯再走。

“今夜住这里。”卫庄停在一间小客栈前,直接给那掌柜付了钱。

盖聂向来在这些事上拗不过他,只得随他进了客栈。

客栈本身也小,两人要了一间房,又要了点吃食。

待洗漱吃过后,盖聂因之前身体不太舒服,早早上了床休憩。

卫庄也上了床,躺在外侧,伸手拉了拉被褥给他盖好。

微暖的气息萦绕在这方小天地中,卫庄瞧着盖聂眼皮掀起的速度越来越慢,知他是快睡着了。

但卫庄还想说点东西。

他压低了声音道:“我知道。”

“嗯?”盖聂茫然地抬眼,看了他道,“什么?”

“但我觉得,我有必要说出来。”卫庄继续道,语速缓慢,像是在斟酌用词,“你是怎么想的?”

对他这个师弟,他们之间的关系,之后的相处,盖聂是如何打算的?

卫庄需要知道。

他并没有说得详细,不过卫庄知道,盖聂知道他的意思。

果不其然,盖聂垂了下眼,很快又抬眼看他道:“我一直希望,和平相处。”

他从年少时便希望能和小庄如此,从未变过。

卫庄望着他顿了一下,嘴角微微翘起:“你若真要这个意愿,不是不可,只是要付出更多。因为,我所求更多。”

盖聂蹙眉,犹豫道:“你仍不肯放弃?”

他未想到小庄会这样得寸进尺。

“我最不可放弃的是你。”

盖聂倏地抬头,几乎是震惊地看着卫庄直压过来。

卫庄强硬地吻住他的唇,又撬开唇齿蹂躏。

待盖聂呼吸不稳,他才克制地松开钳制,继续道:“我得到你,这是李斯请出我的报酬。”

“……也是你答应张良和墨家合作的条件?”盖聂摸着自己的唇,眼睛不知往哪儿看好。

他是真未料到小庄会这样直接。

“不。”卫庄扯过他的手指,摩挲着悠悠道,“原先是借大秦逼出你而已。机关城一战后我明白了其它。”

“什么?”盖聂不解。

卫庄的声音带着点狡猾与自得,笑道:“师哥,你在意我。”

“……咳,小庄,我本就在意你。”

“师哥,不要装傻。”

卫庄与他对视,再次带着侵略性地吻上他的眼睛。

盖聂不由自主闭眼,听见他道。

“我喜欢你。”


——END——

师哥手受伤是我以前的一个草稿,想写十指连心来着,他拿渊虹制服小庄的时候没多想,我回头一想,哇擦,各位请自行想象一下自己赤手握菜刀,疼不疼!!

我想想都疼死了,啊,动画里都飙血了……

但是就这一个点我一直写不下去,然后这次拿出来写,就配合了一下把大庄的伤也拿出来写了。

不过想想师哥对大庄的话…… 师哥说你太过在意剑的本身 大庄应该认为师哥的剑断了就是败了吧  

所以动画中两个人一起抬头看飞起来的剑尖 回忆后 师哥的剑柄那一半掉地上  拿剑尖刺他喉咙 (手飙血) 大庄的剑却是下垂的 

之后师哥说你败了小庄 然后小庄就笑了 再砍他【。

04看伤口是我本来开车草稿里的,就是第五部的戏码,然而我开车苦手,就干脆拿了过来把车删了。

写下来的感觉是,大庄你第五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怎么这么甜啊 和我前面写的基调合不上啊日

他 好轻松啊 好甜啊 好宠着师哥啊 和前面苦大仇深又别扭的完全合不上啊

写得我甜的直打滚,按头亲。

就赶紧告白吧!结婚了天天【——】

说实话我好担心会被屏蔽啊……虽然我这么素OTZ


  151 9
评论(9)
热度(151)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