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雨霖铃》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紫兰轩的日常甜饼!写了两个想写的可爱的梗,哎呀他们甜死我了

                然后~继续去参一发官博活动~

——————————————————————

在紫女印象中,要在紫兰轩中找卫庄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他通常不是在特定的雅间临窗遥望,就是在议事的屋子和流沙其他人谈话。

不过自从嬴政与盖聂来了紫兰轩后,紫女要找他便完全没了头绪。

“屋顶找了没?”紫女询问着刚刚找完一圈回来的弄玉。

卫庄和盖聂常待的地方就是屋顶了,视野开阔,易察外界动向。

“不在。”弄玉摇了摇头,皱着秀气的眉毛。

“汤池呢?上次就是在汤池找到他们的。”

紫兰轩经常招待各种贵族,汤池这种享受的地方自是也建造了几处。热水配以各种香料,对放松身体精神大有好处。那两人常常切磋后就一起去泡汤池。

“没有。”

“那……厨房呢?上上次他们是在厨房。”

前几天大半夜的卫庄睡不着觉,让盖聂给他开小灶。两个人可能是许久没做饭,对紫兰轩厨房东西的放置也不熟悉,叮铃哐啷碰坏了一堆锅碗瓢盆。然后也不知盖聂做的什么,香味把轩里睡了的姑娘们全部勾醒,一道结伴跑去厨房。可惜盖聂也就做了一份,而且半夜吃东西又要发胖,最后姑娘们只能一边喝水一边眼巴巴地看着卫庄一个人吃,简直气死人。

“厨房后院雅间都找过了,就是找不到他们两个。”弄玉见她要一个个问过去,干脆一口气都说了。

紫女倒也奇怪了,这紫兰轩就这么点地方,他两能跑到哪里去?

“要不,我们去秦公子那里等着?盖先生总归得去他那里的。”弄玉建议道。

“盖先生是会去他那看一次,但这看一次是什么时辰去看,就没个准了。现在又还是早上。”紫女瞄了眼窗外的阴云,叹了口气,“罢了,事情也不是特别要紧。等他们出现了告诉我一声。”

“好。”



谁也不知道,紫女和弄玉找了大半个紫兰轩都没找到的两个人此刻还躺在卫庄卧室的床上睡觉。

卫庄与盖聂两人昨夜打了个通宵,近天亮才去泡了汤池,而后精神乏累昏昏欲睡,想着也无大事,便放纵地一同睡到了现在。

盖聂是被窗外沙沙的雨声吵醒的。

他侧躺在床上,努力地眨了眨眼睛,清醒了许多。

窗子没关,雨珠串成线从檐上落下,溅出的凉意从外蔓延到屋内,铺了满室。

盖聂看了会儿窗外的雨景,末了将视线凝固在屏风前的剑架上。

那上面安放着小庄的佩剑鲨齿,本来下边应该是放鲨齿的剑鞘,现在被他的剑所占据。

盖聂记得之前在天枢时,小庄刚拔出鲨齿没多久,那把剑便兴奋地嗡嗡作响,好似察觉到了什么。

没多久盖聂自己的剑也发出了声响,像是回应。这迫使盖聂不得不迅速出手。

剑之间也有感应吗?

盖聂疑惑地盯着鲨齿,有些不解。

“师哥,你在看什么?”背后忽地响起慵懒的声音。

盖聂知他醒了,继续盯着鲨齿道:“我在看鲨齿。”

“你觉得如何?”卫庄带了几分自得问道。

“很适合你。”

“你不觉得它太过凶戾?造剑的徐师傅说它太凶。”

“那个有名的铸剑世家?”盖聂好奇地回过头,“他们造的鲨齿?”

卫庄正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把玩盖聂的发尾,漫不经心道:“嗯,刚好遇上,说这剑适合我要送我。我看着也对胃口,就收下了。”

盖聂听说徐家铸剑师各个性情古怪,铸出的剑虽是人人梦寐以求的神兵,想要获得却很困难。随意送人或者千金高价,全凭铸剑师的一时心意。

小庄能获鲨齿,也算一桩奇遇吧。

“那你觉得鲨齿于你如何?”盖聂彻底翻过身来,感兴趣地问道。

他是觉得小庄应该非常喜欢鲨齿,毕竟这柄剑是真的很剑随主人。

卫庄还在绕着盖聂的发尾玩,结果盖聂一转过身,发尾从他手上溜走,顿时觉得扫了兴致。

“小庄?”

卫庄放下手,坐起来凝视了盖聂道:“剑是剑客的生命。”

他这话说得缓慢,盖聂下意识地用余光看了眼鲨齿,蓦地想起前几日他们在天枢见面过招时,自己曾用剑鞘收了鲨齿一次,便微微笑了起来。

卫庄见他笑,蹙眉道:“师哥,你笑什么?”

“我是想起前些日子在天枢见面时,你的鲨齿入我剑鞘。”盖聂大概是越想越觉得有趣,眼里止不住笑意,俏皮了一句道,“加上你刚刚说的那句,那我之前算是把你的命收下了?”

盖聂与他一块虽是轻松惬意,但很少会说些玩笑话。他本身便是不太会开玩笑的人,此刻难得说上一次,卫庄却并没有笑,而是俯下身缓慢地靠近他。

随着卫庄越靠越近,盖聂收敛了笑意,有些不安地唤他道:“小庄?”

他开玩笑过头了?

卫庄几乎也是半侧躺着了,只是一手按上了盖聂的肩膀,禁锢他的动作,俊逸的面容凑到了盖聂面前。

盖聂不明所以地握住他的手腕与他对视:“怎么了?”

他从未见过小庄这种眼神,平日里的锐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糅杂了温柔与火的眼神。

真奇怪,温柔和火这两个词也可以搭配在一起吗?

盖聂不知道,但他觉得被这样的眼神看着,让他心头有点沉沉的。

仿佛要有什么东西势不可挡地长出来。

随即他便感受到鼻尖传来一阵凉意。

卫庄与他蹭了蹭鼻尖,再是头略往上抬,手挣脱盖聂的虚握,按着他的后背往自己怀里一带,将人抱了个满怀。

盖聂一愣,脸埋在卫庄胸口,顿了一会儿后,手下意识地拍了拍卫庄的后背。

他忽然意识到小庄身躯炽热,热得他觉得自己贴着胸口的脸都有点烧。

“师哥。”

热气喷薄在耳旁,比平时更低沉更柔和的声音顺着耳朵钻到心里。

“嗯?”

“你要收剑归鞘,拿我的命,是要付出代价的。”

盖聂哑然,他只是开个玩笑。好吧,或许他不太擅长开玩笑,小庄当真了。

于是他解释道:“我刚才……”

卫庄想都没想,直接打断他道:“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代价?”

“什么代价?”盖聂算是看出来卫庄根本不在意他的解释,干脆老老实实地顺着他意回答。

“也把你的命给我。”


——END——

啊……我什么时候能改掉半夜发文的习惯。

好吧白天隔壁装修,坚强斗争【。】

一直想写蹭鼻尖!

还有就是前天聊天突然想到的以前貌似大庄在秦时里说过剑是剑客的生命之类的话(翻了一遍台词并么有……) 不过大庄应该是有这个想法和信念的,所以就借青庄的口说了这话。

然后师哥用剑鞘收过鲨齿啊~~~~ 师哥就俏皮了一句 说 那我之前算把你的命收下了 

师哥讲出这么撩人的话……那小庄对师哥可有侵略性了嘿嘿嘿(〃'▽'〃)

我写个两千字真不容易啊 抹把泪


  216 11
评论(11)
热度(216)
  1. 暗血·纯白碎星焦糖 转载了此文字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