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决斗》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恶搞性质的正经甜饼。

                OOC算我的

——————————————————————
  01

  秋天到了,鬼谷迎来了丰收的季节。

  鬼谷子拆阅今早刚送来的信,心想聂儿和小庄怎么突然送了信来,一看信的内容是邀请他去韩国见证决斗,瞬间恍然大悟。

  哦,也是,该到了两位徒弟决斗产生鬼谷后代,阿不,鬼谷先生的时候了。  

  尽管鬼谷子仍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两人不回鬼谷决斗,而是偏偏要选在韩国?

  鬼谷离韩国也不远,差不了这十天八天的吧?

  算了算了,反正自己窝在鬼谷好多年没出去溜达溜达,趁此机会也逛逛。

  于是,鬼谷子带上戒指和剑谱,开始去韩国。

  

  02

  红莲震惊了。

  她不可置信地望了望右边的张良,张良忙抬头看天,她再转过头去看左边的卫庄,卫庄拿着鲨齿靠着墙壁双手抱胸双眼放空嘴角微翘——这个动作已经从红莲刚见到他时保持到现在,最后红莲站起身,猛拍了一记桌面,对着坐在自己正对面的韩非道:“九哥!!”

  这是怎么回事!她才跟着卫庄练了几天剑,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一个师叔?还冒出来个师叔的弟子?最后来了才几天的秦国使臣九哥师弟李斯通知她说:嗨,红莲殿下,七天后你就要和秦王嬴政一决高下,胜者就可以成为鬼谷先生,继承鬼谷绝学。

  开什么玩笑,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妹子和一个成年男子打架,对方也还真能下得去手啊!

  还有……“谁替我答应的!?”

  “红莲啊,这个事,你如果不和秦王打这场决斗,卫庄兄就算败了,他师兄盖聂纵剑就获得了胜利。”韩非委婉地劝道,“嬴政成为鬼谷先生,野心定然不小,到时候有了鬼谷绝学加持,韩国更加岌岌可危。”

  “不打卫庄就算败了?”红莲皱眉,为了她男神的名誉,她还是上吧,“但就算我上,他可是秦王,肯定武功很好吧?”

  “那也不一定。你九哥我也是王室,武功……”

  红莲怜悯地看了眼韩非:“九哥,你是特例。”
  
  “哎,红莲,主要这个事情,是鬼谷派之间师兄弟、妹的事,你九哥我也无能为力。”韩非抚胸做伤心状,“但是呢,你足智多谋的九哥 已经替你想了办法,胜过人家。”

  红莲一愣,摸着下巴,歪头道:“九哥你是说下毒?”

  妹啊你自从百毒不侵了后怎么就只会用毒了,用用脑子行不行!

  韩非摇摇头,拍着胸脯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这几天你就好好跟着卫庄兄练剑,能学一点是一点。”

  红莲瞄了眼还靠着墙壁的卫庄,悄悄地挪到韩非身边:“九哥,卫庄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气场,搞得她都不敢像以前一样随意说话了。

  韩非看了眼卫庄,摇摇头拍了拍红莲的肩:“春天到了。”

  春天?现在不是秋天吗?

  红莲万分不解。

  “你以后就明白了。”

  03

  红莲一个人在树下练剑,舞剑舞了半天实在没劲,忍不住朝树下的卫庄抱怨:“喂,你是怎么了?不是说好了教我吗?怎么我练了半天,你一点指点都没有?”

  “你要指点?”卫庄抬眼看她,嘴角弧度增大。

  红莲自认识他以来,见过他各种笑容,还是第一次见他笑得如此愉悦,不由心神一荡:“是、是啊!你也不想输吧?”

  “那跟我来。”卫庄转身就走。

  红莲忙跟上,两人穿过冷宫,上了街。

  卫庄不紧不慢地在前面走着,红莲走在他身旁,踌躇了一会儿后,道:“喂,你以后能不能多像刚才那样笑笑?”

  “我刚才的笑怎么了?”卫庄瞥了她眼。

  “唔,我说不上来。但是和我以前见过的你的笑都不一样!你以前笑的时候,眼神不是睥睨就是嘲讽,但是你刚才笑的时候就觉得很柔和。也不对,是很高兴,就是正常人发自内心的那种高兴的感觉。你是想到什么了?”

  面对红莲的询问,卫庄狭长的银眸眯起,望向了眼前的小楼:“你马上就知道了。”

  

  04

  盖聂正在练剑。

  青年挥动长剑,身姿优美,一招一式看似平和畅意,顷刻间又可化为万千杀招。

  嬴政站在屋内目不转睛看着,心下一动,却见一黑影跃入庭院之中,与白影纠缠起来。

  是他?

  嬴政怔住,察觉身旁似有人来,侧头一看,见一娇俏女子正慢慢往这走来。

  女子全副心神似乎都放在那缠斗的两人身上,完全没有注意他。

  大概是带来教学吧?

  嬴政微笑,回神注目那两人。

  盖聂与卫庄对战不知多少次,卫庄虽突入防御,盖聂却也没有太诧异,而是顺着他的剑向后仰避过,反手一剑刺了回去。卫庄一笑,举剑格挡,侧身而过,到了盖聂身后。他两身法极快,几息之间已过百招,只见橙蓝剑光迸溅,剑意不减反增。

  红莲呆呆地看着他两对招,黑白纠缠,身随意动,矫健利落,衣决飘拂,一路从地上打到竹梢上,竹影摇曳,配着那两人身姿,说不出的赏心悦目,她几乎是在屏气凝神地看,深怕打扰了这两人。

  卫庄与盖聂似乎是打得尽兴了,双双从竹梢上落下,收剑回鞘。

  “好厉害……”红莲喃喃道。

  在她的记忆中,卫庄对敌从来都是游刃有余,把对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甚至是带着一种不耐烦的不屑。

  可在刚刚的过招中,她从卫庄眼中看到了不一样的神采,像是炽热的火,烧尽自己,也烧尽对方。

  而且,这两个人太熟悉彼此,招式往来间默契地仿佛天生一对,容不得任何人插足。

  红莲突地想起进来前卫庄的话。

  你马上就知道了。

  所以……这个人就是原因吗?

  “本王的剑法不及盖先生。”温厚的男子声音忽然在耳旁炸开,红莲猛地往旁一跳,惊恐地望着对方。

  这谁!?

  嬴政见自己吓到了人,自觉后退一步。

  红莲看了嬴政几眼,心中正想着这人谁,余光不自觉地瞄到庭院中的卫庄盖聂。

  盖聂一身白衣还带了个披风,打完后额上一层密汗,卫庄撇了撇嘴,从袖中掏了一方帕子,直接动手给他擦了起来。

  “谢谢小庄。”盖聂好似习以为常地任他擦汗,还伸手帮卫庄理了理肩饰。

  红莲的眼皮跳了跳,她刚刚听到了什么?小庄?

  她想去冷静冷静。

  

  05

  鬼谷子终于到了韩国。

  新郑人来人往很是热闹,仿佛要举办什么大事。

  鬼谷子离谷十余日,一直都在荒无人烟小道上行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客栈小二见他风尘仆仆,又是武林人士打扮,笑着招呼道:“呦,老爷子也是来看鬼谷决斗的吗?”

  “什么鬼谷决斗?”鬼谷子茫然,他门派的决斗已经广为天下所知了吗?

  “就是新一代鬼谷弟子红莲公主殿下和秦王嬴政的决斗呀!这场可有意思,听说谁赢了谁就能继承鬼谷绝学。”

  鬼谷子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什么红莲嬴政??怎么就突然有了徒孙!?我两个徒弟直接跳过死一个的步骤,进入了下一步收徒?

  “他们师傅呢?!”

  “你说流沙卫庄和秦王的教师盖聂?”小二悄悄看了下四周,兴冲冲地跟鬼谷子附耳道,“老爷子你运气好,这个消息九公子殿下还没让我们声张呢,提前跟你透露一下,等决斗完啦,九公子说庆贺的时候顺带把两个师傅的婚事定了。好事成双嘛!哎!!老爷子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END——

本来想写纯恶搞的,结果写着写着扯到卫聂的时候就正经了……

不过他两打架感情我自己写得还是比较喜欢的……

写完啦,明天元宵再写新的2333

晚安



  153 12
评论(12)
热度(153)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