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胡作非为》

食用说明:一发完结,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最初刚看完小师哥出场就写了的,但是一直没补完,可算写完啦。我的草稿箱终于可以再少一篇了。

                来,张嘴吃糖。

————————————————————————

一番酣战之后,两人从屋顶上跳下,收剑回鞘,理了理衣裳。

他们闹的动静着实有些大,急促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而来,传讯的烟火也在天上绽放。

盖聂侧耳听了会儿,决定还是早些离去,便朝卫庄一拱手:“日后再会。”

岂料卫庄伸手拉住他手腕:“跟我走。”

盖聂一愣,思忖卫庄在此地驻扎已久,自己与其冒风险回营地惹来尾巴,不如这一夜先藏在外面,便点头应允,跟在他身后从屋上掠过。

他们速度极快,又仗着卫庄对地形的熟悉,不多时便到了紫兰轩。

卫庄轻松地跃进房间,显然是轻车熟路。盖聂从窗子进来后便打量了一番房里布置,有些局促:“小庄……”

他原以为小庄是带他到住的地方,可这个地方怎么看起来都好像……

“我吩咐过了,不会有人来打扰。”卫庄放下鲨齿,拿着酒壶酒杯走过来。

但他走到盖聂身旁,却是微皱起眉,有些惋惜道:“师哥你长高了。”

盖聂看他那眼神,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还好,小庄你也长高了。”

长高怎么了吗?他还未满二十,再长点也正常。

卫庄摇摇头,坐下倒酒,推给盖聂:“半年未见,近况如何?”

盖聂规矩跪坐在案旁,接过他递来的酒杯,微微笑道:“凭心而为,也算见识了不少。”

在卫庄印象中,盖聂并不是个开朗的人,今天笑了两次,可见心情是十分好了。

也是,棋逢对手又是故人相见,确实值得高兴。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盖聂总觉得卫庄似乎在扫视自己,眼神带有探究和考量,便道:“怎么?”

“前些日子见识到易容术,颇有意思。”卫庄并未收回视线,甚至变本加厉地仔细瞧看盖聂的容颜,“对方扮成你的模样,可惜功夫太不到家,一出手便被我擒下。”

盖聂虽有听说易容术,但并未曾真正见识过,听他一讲也来了兴趣,好奇道:“扮我扮得很像?”

“不像。”卫庄往前凑了一点,一手撑着下巴,另一手指尖触及盖聂眼角开始细细描摹,声音带着点不屑,“气息不对。”

盖聂有张让人一看就心生亲近的脸,额头光洁,眉毛平直,一双眼睛明亮柔和,像是一汪清泉,尽管常常是没什么表情,却总让人觉得他是个温厚之人。

但卫庄知道,这些都只是表面,盖聂的锋芒与傲气和他的剑一样,藏于鞘中,只现于有缘人。

“嗯,易容之术大都只仿皮貌,哄骗外人简单,对熟人便很难奏效了。”盖聂琢磨着点了点头,接着握住卫庄还在他脸上揉蹭的手指,与他对上视线。

卫庄镇定地迎接他的目光,眼里流露出一点笑意,抽出手反握住盖聂手腕拉往自己方向,然后如同以前还在鬼谷那时一样,拖长了音调仿佛戏谑地唤他道:“师——哥——,若是有人假扮我,你……”

“没人能假扮你。”盖聂边打量他边斩钉截铁道。

剑眉入鬓,不同于盖聂的眼睛,卫庄双眸狭长,眼神锐利,嘴角微勾,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混杂着杀气与邪气,平日里都能让人退避三舍。

“我还以为师哥会说自能认出。”

盖聂眨眨眼,道:“你很耀眼。”

这一本正经的不知是夸奖还是挑逗的话语让卫庄愣了神,低头喃喃了几句后揉了揉自己的面颊,又抬起头笑着看盖聂。

酒香四溢,暖黄色灯光笼罩四方,卫庄盖聂两人四目相对,认真地注视彼此,谁都没有移开眼神。

然而咔哒一声,有人推门而入。

他两一时入神,也未料到有人会挑这个时候闯进来,一同转过头去看向来人。

手还搭在门框上的韩非面对两人目光,眼珠左右乱转,硬着头皮尴尬笑道:“我好像打扰了二位?”

这哪止打扰,看样子都要发生什么了。坏人好事特别是坏了卫庄兄的好事,准没好果子吃。

然而盖聂坦荡地收回手,一脸正气凛然朝韩非点头道:“我与小庄并无大事,公子若有事,不妨坐下一叙。”

卫庄也收回了手,只是捻着指尖懒洋洋道:“何事?”

———————END————————

这篇其实在璀璨之前,然后回过头来看,师哥真是……太能夸了,自觉发糖……

你很耀眼,耀眼到无人能够假扮。

哇——青庄师哥都说了这种话你竟然还不动手,德川川还吐槽说坐怀不乱2333

其实想写的是两人【已经彼此明白又不明白,顺着心意胡作非为的感觉。】

所以青庄就顺了自己心意带师哥回去啊,青庄摸师哥师哥也随他摸了,师哥坦白地顺了意说他耀眼,青庄可能再想近一点又踌躇。

嗯……甜滋滋的就是了。


还有个写了没用上想用又觉得有问题的一段2333

对面的青年锐利如剑,而他,温厚如鞘。
自当是,收剑回鞘。



  146 8
评论(8)
热度(146)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