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星》(一)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大约七到八更完结~

————————————————————————————

天明懵懂地牵着盖聂的手,一路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时不时被盖聂提醒着注意脚下。

他们正在机关城外围的森林中行进,由流沙的卫庄等人带路,往更外面走去。

天明到现在仍未明白发生了什么,当月儿被月神抓走后,他下意识地想去找盖聂求助,然而去了石室才发现盖聂已经离开。

于是天明转去中央大厅,待他赶到时,里面一副大家收拾收拾准备走人的气氛。

一边盖聂正和墨家众人说着什么,另一边卫庄好像在嘱咐流沙众人,下一些命令。

卫庄个大坏蛋被打败啦?他们要逃走了?天明不由自主想到,一定是大叔做的,大叔真厉害!

他高兴地跑到盖聂身旁,抓住盖聂的手,又想起月儿还生死未卜,焦急道:“大叔!月儿被人抓走了!你…大叔!你受伤了!?”

天明才到盖聂腰际,稍微一瞄就看见盖聂腰部衣料一片血红。即使天明武功微浅,也看得出这个伤口应该捅得很深。

他又扫视了墨家其他人,各个安然无恙。

“天明,我们要离开这里了。月儿不会有事,墨家……咳咳……会救她。”盖聂边咳嗽边安慰天明道。

“好……”天明乖巧应了一声,他不明白为什么总是大叔受伤,总是大叔站出来。明明这些墨家首领也是高手,就这么眼睁睁看大叔出手,看他受伤,自己却心安理得站在后面吗?

一瞬间,天明愤愤问道:“那我们去哪里?”

“鬼谷。”

 

盖聂的话,天明一向听从。

然而天明原以为大叔是要带他两人单独去鬼谷,并未想到自己和盖聂是跟着流沙上路。

他们跟着流沙出了机关城,白凤骑着凤凰离开,隐蝠与黑麒麟各自散去,剩下卫庄赤练和机关无双,带着他们穿过了周旁的森林。

森林外有几个戴斗笠的人牵着马在等候。卫庄带着流沙其他人径直走过去与他们交谈,盖聂和天明站在原地等候。

天明望了眼流沙,踌躇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小声问盖聂道:“大叔,我们为什么要和…流沙走?他们不是坏人吗?”

“天明,小庄是我师弟。”盖聂朝他介绍道。

“啊?”天明一脸不解,“那他还要追杀我们?哦我想起来了!上次那个红衣服的女人说他想见你,他一直见不到就生气要杀你吗?”

盖聂疲倦地摸摸天明的脑袋:“天明,到了鬼谷大叔再告诉你详细原因,好吗?”

天明察觉到盖聂状态不佳,便点头不再追问。

 

天明与盖聂刚说完话没多久,就看见一个戴斗笠的牵着一匹马过来。

对方将缰绳递给了盖聂,随即离开。

盖聂上了马,朝天明伸手,将他也拉上马,坐在自己前面。

不知是不是错觉,天明总觉得盖聂拉他上马的手冰冷得让他想打个哆嗦。

大叔他真的没事吗?

天明还在担忧盖聂身体,卫庄已经骑着马过来。

他拉了拉缰绳,朝盖聂道:“天黑前我们要赶到下个镇子。”

“其他人?”盖聂瞧了眼远处的赤练等人。

“他们有其他事要做。”卫庄回道,扬起鞭子抽了一记自己的马,“我们先走。”

黑马长嘶一声,飞驰而去。

盖聂叮嘱天明抓好自己,接着紧跟而上。

 

机关城为了防范外人,建立在非常偏僻的地方,故而最近的镇子也要走上几个时辰。

卫庄与盖聂驰聘了近一个时辰,路程却才走了一半。

卫庄抬头望了眼天上的太阳,心中估算一番,倘若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待赶到镇子时,天怕是已经半黑了。

“大叔!”天明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卫庄拉紧缰绳让马停下,转头看向左边的盖聂和荆天明。

盖聂也停了马,正低头安抚坐在前方的荆天明。

卫庄一眼瞥见荆天明满手的血,呼吸一滞,翻身下马到盖聂身旁,才见他腰部有新鲜血色透出。

想来是走的时候太为仓促,盖聂只是稍微止了下血,上药包扎什么都没做,接着徒步穿行,又骑马狂奔一路颠簸,伤口便裂了开来。

天明坐在他前头半侧着身子抱着他腰,伤口裂开后血液渗出,天明察觉到不对,一看一手血,慌得大叫起来。

“我没什么大碍。不用担心。”盖聂哄着天明道。

“可是,可是大叔你流了这么多血……”天明哭丧着脸,残月谷一战后盖聂也没有流那么多血,现在这个模样,怎么让他不担心?

“师哥,”卫庄皱眉唤他道,“你先下来包扎一下。”

盖聂对上他的眼睛,见他眼里是不容置喙的坚持,便点头下马。

天明也跳下了马,卫庄让他牵好缰绳看住马,自己拉着盖聂走到了远处。

 

盖聂被黑麒麟刺中后腰,卫庄站在他身后,见白衣上血色扩散,啧了一声,道:“师哥,你有带金疮药吗?”

盖聂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递给他:“还有一点。”

伤口在身后,盖聂自己动手自是不便,卫庄接过布包,准备替他上药。

盖聂解了腰带,手指刚搭上交领脱下外衣,一件大氅从天而降罩在他头上。

盖聂动作顿了下,又继续。

他的背上一片光洁,只在腰部有个伤口,而且伤口还在缓慢地往外渗血。

大片药粉洒落在上面,引得他身躯一颤。

卫庄听见他呼吸都乱了,伸手从自己衣物上撕下一长条,绕上腰间,替他包扎。

“多谢。”盖聂下意识道。

卫庄给他打了结,又将他里衣外衣拉起穿好,末了拿回罩在他身上的大氅穿上:“走吧。”

 

天明眼巴巴看着那两人走过来,连忙凑到盖聂面前问道:“大叔,你还好吗?”

“已经上药包扎过了。”盖聂上了马,朝天明伸手道,“我们继续走吧。”

天明听后放了心,脸上露出笑容,刚要握上盖聂的手,一旁卫庄却捷足先登,拉着盖聂的手翻身上马坐到他身后,夺过了缰绳。

天明的笑容僵在脸上,不可思议地看向卫庄:“喂!你干什么!”

“你去骑我那一匹。”

“为什么!”

“你都十二岁了,还不会自己骑马吗?”卫庄低眼看他,嘲笑道。

天明被他一激,气的直跳脚:“谁说我不会了!我这就骑给你看。”

“小庄。”盖聂看天明气冲冲地走向黑马,略带责备地唤了声卫庄。

“你对他没信心?”卫庄看天明手忙脚乱跳了半天终于上了马,牵动缰绳慢慢往黑马那边走去,“只是走路不跑,他若还是应付不来,不如让他自生自灭。”

“不是要在天黑前赶到镇子?”

“赶不到也无妨。”卫庄将下巴搁在他肩上,懒洋洋道。

 

天明起先握着缰绳心中忐忑,走了一会儿也没见黑马怎么发脾气,瞬间大胆起来,高兴地朝卫庄显摆道:“看吧!骑马有什么难的。”

卫庄对小孩子的得意敷衍地应了声,倒是盖聂夸奖了几句。

天明得了夸奖更为开心,笑了几声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疑惑地问卫庄道:“对了,我和大叔回鬼谷,你为什么非要跟着?”

“你应该弄清楚一件事。”卫庄掀起眼皮,看他冷冷道,“你才是那个多余的人。”

——————————未完待续—————————————

有点手生,不过写后半段的时候可高兴了,他两好甜好甜23333

本来犹豫着要不要同骑一匹,但我就是想看嘛!大庄骑马控绳就是为了师哥,他操纵马师哥就可以休息了~

这个的时间线和缘由明天一更就会解释所以就暂时 不讲啦,留着明天讲!

感觉自己停了消失了好久23333

以及还是不会描写啊,师哥脱衣服想写写好看的蝴蝶骨美背什么的,然后还是放弃了【。】

明天见=3=


  105 11
评论(11)
热度(105)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