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本命盗跖/卫聂洁癖/欢迎唠嗑

 

《弦》

食用说明:重温官方漫画看师哥隐忍表情然后和九日讨论最后冒出来的 一个梗

                 一个逐渐意识到危险关系的过程w

                 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

——————————————————
01
墨家与流沙合作,虽然貌合神离,但总归得摆出个态度,于是卫庄便在张良请求下,与盖聂一道去噬牙狱救人。
他先是与盖聂在悬崖上等待,期间免不了谈论一些之前在机关城误会的事情,但令卫庄讶异的是,尽管他言词锋利语带讥讽,盖聂仍在试图解释和对话。
这积极的态度对比之前的再三回避让卫庄很是受用,以至于当盖聂用木剑阻止他下杀手时,卫庄也并未多言语。
要救的是墨家两个人,一个盗跖算是容易,而要找另一个庖丁,不得不破解机关。
卫庄与盗跖不熟,况且有盖聂在场,他也懒得多说,任由盖聂与盗跖讨论破解之法,半跪在地上画图。
他站在盖聂身前,视线看向地上画出的图样,目光一扫,最后落在盖聂的锁骨处。
几缕黑发垂落在盖聂胸前,卫庄恍然想起十三年前初见盖聂时他额发才及耳根,离别之日也未长长多少,现如今却已是长到了垂落胸口的位置。
他忽然地意识到:自己和师哥有近十年未见。
师哥变了多少,又不变了多少?

之后的一路上,卫庄的视线大都落在盖聂身上。
容貌与气质他都记在了心上,与年少时相比,盖聂除却身形变化,其他并未相差多少。
就连一同对付六剑奴时,两人默契也如当年对付黑白玄翦时一样。
卫庄安心于这种不变,他自信他们能从这里离开,纵横联手,又有谁能挡道?
不过当盖聂回应章邯,强硬地说出“我们要走没人可以留住”时,卫庄心里起了一丝异样。

人最终顺利救回,机关兽内,墨家几人交流着情报,盖聂与卫庄坐在同一边,安静听着,卫庄直接背对众人,独自想事。
他数十年间将盖聂纯粹地作为对手与师哥,当做拥有平等实力和境界的人,从未畏惧过盖聂。
而在此时此地,他思前想后,却呼吸一滞,心中浮现一个念头。
师哥是危险的。
之前一路上凝视端详的盖聂的容貌与身姿在脑中大段浮现,忽然地,他觉得自己的脑海里绷上了一根弦。






02
田猛死了。
卫庄盖聂二人站在他面前端详尸身,讨论着有关田猛的情报。
“人刚死,心脉的血流还未停。”卫庄略侧过头,对身后的盖聂道。
话音刚落,卫庄察觉到不对劲,只见田猛胸口突裂,竟是大批金针射出。
说时迟那时快,卫庄厉声道了句“退”,与盖聂一同提气往后跃去。
金针攻势迅猛,两人边退边抬手以剑稍作抵挡,盖聂原在他身后,却在空中略作停留,挡在了卫庄前方。
两人继续撤出房间,出了房门后单手撑地以作支撑跳往两旁,后默契地一同将门踹上。
盖聂落地后站起,松了口气,回见卫庄半跪于地,右手手臂上扎了一根金针。
他心中一惊,连忙伸手点了卫庄穴道,叮嘱道:“针有毒,我已经封住你的心包经,三焦经。你的右臂暂不可再运功发劲。”
卫庄本打算用左手封住自己经脉再将金针逼出,未料盖聂速度极快,已伸手替他点了穴道。
回想刚刚盖聂在空中的略作停留,卫庄将金针逼出后,抬头瞧着盖聂冷声道:“这点小事,我自己就可以。”
他用不着护。
盖聂原想伸手扶他一把,手才伸出便听见卫庄这话,于是顺势站起,看了房门道:“我们最好现在就离开这里。”
半跪于地的卫庄站起身,拂了衣袖,反问道:“你怕了?”
“虽不知为何田猛会死在此处,但我知道这显然是一个陷阱。”盖聂习惯了卫庄时不时的讥讽,打量着四周耐心解释。
明明噬牙狱一同救人时小庄还算温和,不知怎的,从开始出发去往农家时,便又恢复了刺人的模样。
他二人刚起身没多久,面前墙壁轰然倒塌,一群农家弟子叫喊着杀人凶手冲了过来。
果然是个陷阱。


农家弟子自是拦不住鬼谷纵横。
两人摆脱追兵进入树林,好在两匹马还乖乖留在原地,卫庄与盖聂骑了马,暂往他处。
眼见天色将晚,二人在山崖处寻觅了块平地,打算露宿。


墨色的云汇聚,低沉沉地压下。
盖聂与卫庄不约而同地走到了崖边,观赏这难得的景色。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次农家之行亦是如此,只是敌人行动迅速远超他们预料。
“今夜的风雨,看来不小。”
卫庄望着云彩总结道,侧脸凝视盖聂。
一路上他想着盖聂封他穴道后微抬起的手,心中莫名焦躁。
他当然不要盖聂护,然而当盖聂真选择了收回手,他却又觉得恼恨。
脑中的那根弦被这焦灼感拉得极长极细,仿佛随时都要断裂。




03
他们还在继续赶路。
高渐离和大铁锤的任务是劝说田虎,盖聂在悬崖上看见梅三娘与钟离昧大打出手,便知小高失败了。
“找到背后的源头,或许是破解当前死局的唯一方法。”盖聂压低眉头,思索后道。
卫庄站他身旁,闻言冷笑了一声,饶有兴味地看着下方厮杀的人群:“死局最有趣的一点,就是不知道最后谁会死。是局中人……还是设局的人。”
正说着,卫庄想起机关城那一战,又笑一声,侧头看向盖聂道:“师哥你说找到源头……说起来机关城那次也算一局死局。你当时制住我这个源头后却没有动手,可见就算找到源头,以你那妇人之仁,也破不了局。”
“小庄,你当时已经败了。”
“剑之间的战斗,没有胜败,只有生死。”卫庄看着盖聂挑眉道,“你不怕我那时反而动手杀死你?”
“你不会。”盖聂亦侧头,与他四目相对,眼神明亮,带着不容置疑的自信。
卫庄怔住。



他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一直都心知肚明,从入谷的那天开始,期间大秦韩国的博弈、对墨家机关城的进攻、甚至现在的一同合作时期,盖聂无比明晰他的心思,甚至可以说,比他自己,更要了解他的某些意识。
“小庄?”盖聂仍是一贯的淡然表情,只是眉头稍微皱起,疑惑地唤了他一声。
带有茧子的指腹贴上卫庄的额头,微凉的触感迅速传入脑内。
卫庄缓慢地垂下眼帘又掀起。
弦断了。

——END——

五点了……两三个小时……我的手速OTZ

把第五部前五到十四集卫聂戏份重看了一遍……

本来是和九日聊天聊官方出的漫画,然后重温对师哥某个隐忍的表情非常喜欢……

就突然聊出了梗……

差不多就是 大庄意识到自己不对 一直紧绷着神经 然后师哥摸了大庄的脸 大庄隐约听到了弦断的声音  

直男的自我觉醒之路吗【等等】

反正弦断了就是不受控制了嘛~~正式面对和意识到了233

至于师哥嘛,如果是师哥自己先意识到喜欢 基本是半隐忍和半积极的态度吧  如果师哥是没意识到喜欢 那其实他也意识到了小庄本质上下不了手  也算某种程度的肆无忌惮……
因为没有明显写,所以挑个自己喜欢理解脑补啦。


以及大庄吐槽师哥是危险,嗯,对他来说是致命的诱惑他意识到了所以就觉得危险嘛【。】

还有……他两被金针袭击那个片段我反复看,真的,师哥是从大庄身后到身前挡了一击……你两真的不结婚吗!!


02的本来结尾是这个的,发觉和总体风格不搭,就丢掉了。


盖聂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与他四目相对。
卫庄等着他开口。
“小庄。”盖聂想了想,诚恳道,“我收拾包袱的时候,没带雨伞。”



最后——

^ V ^ 跟着我念一遍:拒绝毒品,从我做起。

吸——你——麻——痹——毒!

  110 4
评论(4)
热度(110)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