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本命盗跖/卫聂洁癖/欢迎唠嗑

 

《凉》

食用说明:吃糖。虽然短小Σ(⊙▽⊙"a... 

                 时期是联手后的修生养息退隐阶段。

——————————————————————
近日由秋入冬,几场雨下过,气温骤降,不少人还没做好过冬的准备,纷纷受凉病倒,就连众人眼中一向坚韧的盖聂也未能幸免。
打发掉第三波来探病的客人后,坐在床沿的卫庄抖了抖手中竹简,冷笑道:“生个病也这般大惊小怪,当真以为你是神仙不会生病?”
他转头看向身旁,盖聂正裹着被子一脸倦容,睫毛不停扑闪,似乎随时都能合眼睡过去。
“师哥?”卫庄伸手贴在他额头试了试温度,唤了他一声。
“唔……”缩在被子里的盖聂朦胧地回应了声,若不是药还没喝,他倒是想睡过去。
室内已经烧了几个火盆,空气暖到慵懒,常人都觉得昏昏欲睡,何况精神不济的盖聂。
卫庄见他这般困了,便给他塞了塞被角,道:“困了就睡。”
“还没喝药。”盖聂强撑着答道,音色已经哑了几分。
“药好了我会叫你起来。”卫庄安抚他。
“生病了会睡得很沉。”盖聂声音越来越弱,几乎是支吾着回话,“醒不过来。”
“没事,我自有方法。”卫庄捂上他眼睛,弯腰在他耳旁低声哄道,“师哥,睡吧。”
刻意放缓的音调温柔绵长,盖聂终是没能抵抗住诱惑,挨不住睡了。
只不过在坠入梦乡前,他不禁想,不知小庄到时候怎么叫醒他。


稍微有点意识的时候,盖聂觉得像在有点凉的温水中泡着。
他仍然困乏,懒洋洋地闭着眼。
忽然他觉得有热水环绕着他的手腕,紧接着那股热流逐渐向上,熨烫过胸口,停留到唇上。
盖聂忍不住启唇伸舌去接纳那股热流,模糊地想着喝点热水。
但那股热流很快地离开,随后他听见有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唤他。
“师哥——”
盖聂本想睁眼,可惜奋力眨了半天,还是败于困意,又朦朦胧地将被褥拉过头顶,企图继续睡下去。
有人握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他缩回去,盖聂困扰地挣扎了下,意识到并没有什么作用,干脆被子也不拉了,直接睡去。
他又听见了一声笑。
盖聂感觉到被子被稍微掀开,一具炽热的躯体紧贴上来。
是小庄。
盖聂的头脑里浮现出这个念头,毫无根据,但又习以为常。
他本在病中,自是趋热,便忍不住抱住送上来的热源,甚至将头埋在对方胸口蹭了蹭。
“师哥,你这样我可受不住了。”卫庄好笑地叹口气,伸手挠了挠他下巴:“喝了药再睡。”
眼见怀里的男人毫无反应,卫庄想想喝药也不算必要,干脆搂着人也睡了。

——END——

唔,其实本来想写点那啥,然后就算了!

我就吃口糖嘛就不讲难过的事情了。

嗯想想也不算难过吧,就是众人都觉得师哥可靠所以就习以为常地靠着师哥。

而大庄是想保护师哥的那一个。

大概也是唯一一个吧。

嗯,就酱紫。

我想护着你。


  104 9
评论(9)
热度(104)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