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龙庄和师哥的一些事儿_(¦3」∠)_

一些小情绪,不会在正文里出现但是又是穿插的。

暂时这样慢慢放吧。今天干活写的大纲在能省则省的情况下还写了五千字,对自己几佩服,忽然觉得自己不是不能写……真的就是没人逼……(然后说不定我就放个大招直接放全文了省得大家操心慢慢追


最近的一段时间里,卫庄常常变回原身,然后将盖聂圈在怀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话。

当然只是他单方面的自言自语,因为盖聂自从那天起,再也没有开口过。

长期隐瞒的事实被揭穿,卫庄至今仍记得盖聂当时苍白的脸色,然而锁魂链系在他们之间,师哥又是脆弱的灵体,并不能打过他。

至于哭闹埋怨?那不是师哥会做的事情。所以,熟视无睹成为了最后的反抗。

师哥不再与他讲话,也不再看他一眼。

黑发青年仍然跟在卫庄身后,但当卫庄查看审复各地送来的疑难时,他却再也不会像从前一样与卫庄探讨决议。

卫庄知道盖聂这样是在逼他。师哥向来了解他,自是知道如何激怒他,或者让他失去兴趣。

盖聂想要的结果不是卫庄妥协后放他去轮回转世,就是激进暴怒到杀了他。

换做其他人,卫庄给的结果无非就是这两个。

可面对的是师哥,卫庄懒洋洋地甩了甩尾巴,亲昵地用龙角轻柔地蹭了蹭盖聂的袖子,心中想道,他有的是耐心。

尽管他自己也知道这般是在自欺欺人,但卫庄仍愿意拖着。

被银龙躯体圈着的青年丝毫没有在意对方的举动,神情淡漠地站在那里,仿佛身上紧靠的鳞片并不存在。

“师哥,今日下面送来了一把剑。”卫庄用爪子点了点地面,一把利剑从空中突然显现,哐当一声掉在盖聂面前的地面上,“说是可斩龙的剑,谁都可以用。”

盖聂第一次有了反应,视线略往下移。

“师哥。”卫庄对他情绪变化甚为敏感,见他在意了,便化为人形站到他身边,不带任何感情地陈述道,“你可以动手。”
盖聂抬眼,转过头望向他。

“我说的是真的。”卫庄看向他的双眼,盖聂黑色眼眸中一片沉寂。

盖聂转回头,接着捡起了剑,握在手中。

剑鞘里的宝剑隐隐发出啸声,似乎迫不及待想要出来一展风头。

卫庄察觉到盖聂捏紧了剑鞘,却只是握紧,连丝毫杀意都未有溢出。

盖聂所有的情绪继续密封在他的魂体中,不肯展现给卫庄半分。

不过卫庄狡诈地笑了,伸手揽过青年的腰,继续将他圈在怀里,接着附在耳边与他说话。

卫庄心里想,师哥还是舍不得他的。

于是他就这样,心安理得的,继续拖下去。

——END——




  40 4
 
评论(4)
热度(40)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