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雨》

暴雨。

浓烈的血腥味因此没入泥土,雨水遮掩视线的同时也带走了体温。

这种时候摆脱敌人,应该是最便捷的。

雨水冲刷掉鲨齿上的血迹,卫庄扶了扶自己的斗笠,转头朝盖聂道:“师哥,走。”

地上躺着的尸体是他们解决的第三波敌人了,但是只要穿过这片树林,鬼谷就在不远处。

盖聂将青霜剑收入剑鞘,跟上卫庄往鬼谷的方向走。


雨仍未停止,沙沙声不绝于耳,卫庄原本与盖聂一同笔直向前,两人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往右曲折前进。

“师哥,你察觉到了?”卫庄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问他道。

盖聂嗯了一声,停下对卫庄道:“小庄,我想去看看。”

“师哥,你的妇人之仁又发作了?”卫庄讥讽他道,然而脚步仍是跟上了盖聂。

盖聂往左前方走去,照理说他应该和小庄一起继续往右前进,但那缕杀意实在太过熟悉,让他忍不住多想。

两人拨开灌木,最后见到了那杀意的来源。

那是一个中年人,披着黑色大氅靠坐在树下,双眼紧闭,右手仍握着一柄锋利的宝剑,像是在戒备什么。

盖聂又往他那走了几步,对方便睁了眼,目光锐利直射而来,叫人无法再往前一步。

卫庄忍不住皱眉,忙上前将盖聂掩于身后,鲨齿已然出鞘。

“前辈,我等并无恶意,只是路过。”盖聂在卫庄身后看得真切,那中年人面色潮红嘴唇苍白,显然应在病中,戒备与杀意也该是本能反应。

“走。”中年人又闭了眼,声音尽管不大,却准确地传入他们耳中。

盖聂不再坚持,拉着卫庄离开。


他二人走后不久,另一白发男子便赶了回来,走到中年人身旁单膝跪下,伸手抚上他额头:“热还没退。”

中年人见他回来,刚刚的锐气尽数褪去,整个人都松了下来:“药效还要一会儿。”

白发男子环视周围,望着不远处蹙眉道:“有人来过?”

“无碍。”中年人将他的手从自己额头上拉下,抬头看了眼,“雨停了。”


——————END——————

就想写个场景呗。

现在的遇到过去的,唔,反正成双成对。

这是第三个版本了,我叶说想看这个,就选了这个。

一号版本是大师哥遇到鬼谷庄送叶子伞两个人一起在树林里看了会雨。

二号么 我写了! 所以还是放着看看吧 大师哥重伤的时候遇到了过去的自己和小庄 然后小师哥留给他了蓑衣和斗笠 和小庄走了(顺带说句 回去路上小庄一边抱怨一边把自己斗笠给了小师哥2333)


他只是很虚弱,非常的虚弱

他看到他们离开,恍然想起年少时某个任务的某个雨夜。

他和小庄曾救助过某个人。

早就因为失温而僵硬的面容,或者说本来就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庞,绽出一个笑容。

他说不清是因为看到过往的自己与师弟,还是因为玄妙的宿命。

盖聂是个很冷漠的人,他并不怀念过去,故人故地都锁在他心里的一道门之后。

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前所未有地,想要见现在的卫庄一面。

盖聂冰冷的手指扶正了斗笠,握着渊虹将身体支撑着站起,雨声轰鸣,然而阻挡不了他蹒跚的步伐。

其实他从那一战前他就明白了,他要走的是一条只有他自己的路。

小庄是站在一旁的人,不会加入,甚至可能阻拦。

这条路会很长,很难走,如同眼前这条通往树林出口的小路。

但并不妨碍,他在这条路上小小地软弱一下。

想着那个师弟。


飞去睡觉。有事看简介【。】

  65 4
评论(4)
热度(65)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