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盲》

食用说明: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小甜饼。

————————————
酉时,天空已成灰蓝色,换班的仆人带着灯急匆匆赶来,将灯挂到门口的檐角上,然后和守在门口的人交接。
“你怎么这么急匆匆的,发生什么事了?”看门的仆人好奇问道,“大人不是刚回来?”
赶来的仆人擦了把汗,答道:“卫庄大人是回来了,可盖先生跑出去了。现在头儿正跟卫庄大人禀报。”
“盖先生出门要是不和我们说一声,谁能发现他出去。”看门的仆人不满地嘀咕,“不走门直接翻墙,前几次要不是卫庄大人发现谁知道。我怎么觉着盖先生把他自己当客人,尽想着瞒着我们自己把事情解决。”
“你这话给卫庄大人听见了还要不要活。走吧走吧,我守门了。”赶来的仆人笑闹两句,让他赶紧走。
那原本守门的点点头要走,一瞥眼见不远处有一白衣人往这走,顿时指了给赶来的看:“有人来了。”
此间山庄地处山腰,虽不是人迹罕至,但确实少有人来。
况且现在天色已晚,卫庄大人合作的那些人前些日子才来过,应该不会这么快又来,毕竟卫庄大人可烦他们。
赶来的仆人不由猜道:“盖先生?”
“要是盖先生还不自己翻墙进去了。等走近了看吧。”
二人提高警惕,等着那白衣人走过来。
然而那白衣人走走停停,似乎有些忌惮似的。
门口二人看那白衣人越看越不对劲,待他走到门口时,两仆人均倒吸一口凉气,急忙朝他作揖道:“盖先生。”
盖聂嗯了一声,站在门口没动。
赶来的仆人大着胆子抬头瞧了眼盖聂的脸,联想到他一路走来的模样,急忙道:“劳烦盖先生在这等着,我就这去请卫庄大人。”
“有劳。”


与此同时。
卫庄面色不善站在房间门口,开口问身旁人道:“什么时候出去的?”
“回大人,一个时辰前还有人见过盖先生。”总管赶紧汇报他刚从一干仆众中套出的盖聂最新踪迹。
卫庄望了眼灰蓝天空,他回来在房间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师哥,按往日经验,师哥天暗前总该回来,莫不是遇上事了?
看来他日后还是该与师哥一同行动,以防师哥一趁他不在就跑出去,信也不留一个。
卫庄才思索完,一仆人便急忙过来禀报道:“卫庄大人,盖先生回来了,现在在门口。但……眼睛似乎看不见了。”


檐角刚挂上的灯散着温柔的光,盖聂握着重铸好的渊虹在下方耐心等人。
他看起来与平时无异,沉默稳重,面朝前方,像一个正常人一样。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觉他那双眼睛的异样。
凌乱的脚步声传来,盖聂下意识地偏了偏头,朝着急步走到自己身前的人道:“小庄。”
来人正是卫庄,气势压人,沉着脸伸手抚过盖聂的眼睛,然后到他身侧,左手虚环上盖聂腰部,带着不容抗拒的强硬,使得盖聂跟着他的步伐往他们房间走。


两人穿过曲折长廊,走到房前。
房前庭院里花正开得茂盛,若是平时,卫庄可能还会与盖聂说上几句,但现在全然沉默。
卫庄的左手环护着盖聂,右手推开门,带着他走进去。
盖聂虽已失明,但还能感受到朦胧的光线,加上听觉更为敏锐,灯芯燃烧所发出的声音不断传送到耳内,便知卫庄在屋内等了他有段时间。
盖聂不禁有点愧疚,他本是想单枪匹马算好时间把事情解决的,未料异变陡生,拖了点时间。
卫庄带着他走到桌边,将鲨齿放到架子上,又拿过他手中的新渊虹放到另一旁的架子上。
自两人见面后到现在,卫庄没有讲过一句话,然而他身旁凝重严肃的气氛挥之不去,盖聂也沉默着等待风暴的到来。


光从眼上流过,盖聂等着卫庄开口,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已经做好准备面对小庄的任何问题。
可他左等右等,只听见卫庄平静绵长的呼吸。
或许,他应该先开口?
盖聂还在思索,卫庄突然握住他的手,带他走到床边,丢开大氅,坐下后将盖聂一把拉进自己怀里,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别说失明,哪怕身体健康时,盖聂都未曾做过如此动作,现在被卫庄强制按坐在腿上,若不是现在不知四周样貌状况,盖聂早就起身退开了。
这举动让盖聂心中浮上一丝焦虑,因为他不知道小庄究竟想做什么。
答案很快有了。
卫庄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后,一手搂着盖聂的腰,另一只手却抓住他的头发往后拉,强迫盖聂仰起头,暴露出脆弱的喉结。
卫庄轻咬着他的喉结,搂着腰的手也转移了阵地,直接开始解他衣服。
盖聂坐他腿上,两脚触不及地,原本被卫庄拉着手还算安稳坐着,现在卫庄开始动作,他便失了重心。
为了保持平衡,盖聂不得不伸手揽住卫庄,这使得他仿佛主动献上自己一般。
到此刻为止,盖聂平日里冷静的脸上少有地出现了一丝慌乱。
他看不见小庄的表情,只知道他的手在自己身上不断游走。盖聂的各种招式与反击,在同为鬼谷传人的卫庄身上不起任何作用。
被咬住喉结的危险让他不由自主地紧绷了身体,卫庄察觉到他的紧张,右手隔着布料直接狠拧了一把他的脆弱。
盖聂吃痛地发出一声呻吟,像是带了点哭音。
卫庄在他脖子上留下好几个牙印后才恋恋不舍地放弃蹂躏那里,抓着头发的手往下走去托住腰部。
身体得到支撑的盖聂立即抓住卫庄的右手阻止他再解自己衣服,低下头朝着卫庄的方向唤他:“小庄。”
卫庄哼了一声,右手按着他后颈让他再低点,与盖聂额头相抵道:“师——哥——”
“抱歉。”盖聂坦荡道,“是我预估错误。”
“还有呢?”卫庄追问道。
盖聂凑在他脸上亲了口,但犹豫了下,声音轻了道:“我不能保证没有下次。”
他知道小庄的意思,但他没有办法做出这种承诺。
卫庄知他说的是实话,道:“我也不会让你再有下次一人去的机会。”
这次失明,谁知道下次会是什么。就算要去,他也不会放任师哥一人前往。
盖聂一顿,无奈笑道:“好。”

——END(?)——

及时刹住了车  吞了我就不管了

END打了问号是因为我可能会写之后的失明期间日常(开车随缘)

他两的现在状态是已经一对  反秦修生养息阶段  一起住大庄的山庄 互相很纵容的阶段

ε=ε=ε=(#>д<)ノ我去睡了困死了

  95 4
评论(4)
热度(95)
  1. 暗血·纯白碎星焦糖 转载了此文字
  2. 剥枇杷的人碎星焦糖 转载了此文字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