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树洞》

食用说明:甜饼。CP卫聂不拆逆,KY自觉右上角。

                悄咪咪地吃口糖

———————————
事情的起因是天明有了个树洞。
前段日子天明刚好和少羽吵架,回了墨家驻地。墨家几个都各有各自的事情,盖聂难得出去不在,天明一肚子苦水无处诉说,最后忍不住跑到树林里,对着树洞把烦恼全都说了一遍。
倾诉完烦恼的天明一身轻松,高高兴兴回去睡觉,几天后回了小圣贤庄。
他才刚回去,少羽便迎上来与他说话,两人磕磕绊绊说了一会儿,很快和好如初了。
这几日天明又回墨家驻地,见盖聂一个人坐在屋檐下削木剑,就过去坐在盖聂身旁与他聊天。
天明捧着小脑袋看盖聂的脸,尽管盖聂的脸色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天明就是觉得现在在墨家的大叔,似乎还没有以前与他两人一起逃亡时开心。
“大叔,你是不是有很多烦恼?”天明想了想,问道,“我觉得大人好像有很多很多烦恼。你们把事情闷在心里,不会难受吗?”
盖聂对天明突如其来的关怀先是一愣,接着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天明,有些事情是要自己承担。”
如果把烦恼说出来就能成功解决,那世间各种问题,都会少很多吧。
但这是不可能的。
天明嘟着嘴想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之前的树洞,兴奋地一拍掌,拉住盖聂的袖子道:“大叔,要不你把烦恼讲给树洞听吧?”
“树洞?”盖聂不解地重复了一遍。
“嗯,就是树洞。”天明用力点头,“我有烦恼就会想讲给信任的人听。大叔的烦恼可能不适合讲给我听,那就讲给树洞听。讲给树洞的烦恼都能解决的。之前少羽不理我,我和树洞说了,他就和我和好啦!”
说着天明就跳下地,拉着盖聂往外走:“树洞一点都不远,大叔你跟我来。”
盖聂从未听说过树洞,担心天明是遇到了什么阴谋,便顺着他走了。
两人在树林里绕了一大圈,盖聂最后看着天明献宝似地得意地指着一棵树,对他道:“就是这个树洞。大叔,你有什么烦恼就和它说吧,我不偷听。”
盖聂打量了一番这棵树,树的树干中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镂空了一块,形成了一个树洞。
这真的就是一棵普通的树。
盖聂转过头,见天明已经跑远,躲在其他树后露了半张脸期待地看着他。
他似乎不说点什么……也不行了。


天明带着盖聂解决了烦恼,然后回小圣贤庄去了。
他进了屋子,见少羽正在看竹简,便过去朝少羽炫耀:“哎,少羽,我跟你说,我今天给大叔帮了个大忙。”
少羽心不在焉地应付道:“什么忙?”
“就是带大叔去和树洞说了烦恼,然后大叔的烦恼就可以解决啦。”
“树洞?”少羽的视线从竹简上移开,疑惑地看向天明,“你上次和我吵架后跑去对着说话的那个树洞?”
“对啊,我上次和你说过的。”天明晃着脑袋回答,“我和树洞一说完,回来后你就跟我认错了。”
“是我这做大哥的大人有大量而已。”少羽毫不客气地回嘴,脑子里却是回想起之前的事情。
天明当然不会知道,在他说完烦恼后的当晚,远在小圣贤庄的少羽遇到了匪夷所思的事情。
当时已经是半夜,少羽起床出门去上茅房,回来路上提着灯,才打了个哈欠,这灯笼边沿上便出现了个小人。
少羽惊骇地看着出现在灯笼边沿上的小天明,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小天明只有巴掌大小,眼泪汪汪看着他,然后张嘴嚎啕大哭,边哭边哽咽着问少羽你是不是不要和我做朋友了。
哭声之大让少羽吓了一跳,连忙去捂他的嘴,岂料手还没碰到小天明,对方就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了。
少羽原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也没在意,哪知后几个夜晚,小天明都出现来和他哭着问话。
少羽被这小天明弄得是彻底没了脾气,心中知道天明那小子是想和他和好又不好意思来讲,于是待天明回来后,主动踏了一步和好。
少羽抖了抖竹简,见天明还在高兴地诉说,心中思索:不知盖先生的烦恼是什么?墨家总归轮不到他操心,毕竟各个首领都还活着。天明在小圣贤庄也安全,端木姑娘的救命花好好养着,似乎……也没什么能烦恼的?
罢了罢了,关他什么事,他还巴不得有人和他一样倒霉,小天明最多对着他哭,小盖聂……可能把对方气到拔剑吧。


少羽在猜想遇到小盖聂的人会怎样时,与此同时的流沙驻地里,卫庄正皱眉看着巴掌大的小盖聂乖乖跪坐在书案上。
“小庄,你伤好了吗?”小盖聂仰着小脸认真地问他。
不知是不是因为身形只有巴掌大小的原因,小盖聂的声音不再是三十岁的沉厚,而是几岁孩童才有的稚嫩,词句带着孩子特有的说话节奏一字一句地往外蹦。
卫庄冷哼一声,他的伤谁干的,师哥倒还好意思问他。不对,这个小人从哪里来的,师哥变的?
卫庄脸色一变,试探问道:“师哥?”
“小庄?”小盖聂歪了歪脑袋,纯黑的眼眸仍然盯着卫庄,“你伤好了吗?”
小盖聂似乎并不会回话,只是重复着这一个问题。
卫庄有点恼,伸手去拿捏小盖聂,然而手指才触到他头顶,小盖聂便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卫庄的手停在半空中,末了收回手捻了捻指尖,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那个问题,究竟是想传达什么。
卫庄原以为这只是一次性的会面,不曾想第二日就寝前,小盖聂又出现了。
卫庄侧躺在床上,小盖聂就坐在他枕着的枕头边上。
“小庄,你伤好了吗?”小盖聂还是问了同样的问题。
卫庄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如此模样的师哥,饶有兴味地打量起来,对他的问题却是充耳不闻。
小尺寸的师哥规矩地端坐在眼前,微微垂下眼眸,面容手脚无不精致,仿佛玉雕一般。只是脸上依旧表情不多。
小盖聂每过一会儿就开口问他伤好了没,卫庄这次并没有试图去碰他,小盖聂便一直坐在那里问,直到一炷香后消失不见。
卫庄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发了会呆,闭上眼睡了。
如果他回答了,小盖聂会有什么反应?
不好,如何?好,又如何?
可好或不好,小盖聂听见的,师哥也听不见。
到了第三日,卫庄看着书案上的小盖聂,一手撑着下巴,指节叩击桌面,回答道:“没好。”
小盖聂眨了眨眼,又问道:“内伤?”
卫庄睁着眼睛说瞎话骗他道:“外伤也没好。”
小盖聂站起来拍了拍衣服,扬起头又问:“机关城后,你又受伤?”
“你好像巴不得我受伤?”卫庄挑了挑眉毛。
小盖聂点了点头:“那便是没有受伤。所以,外伤没好是你没有按时吃药。”
卫庄总觉得自己若是再说下去,小盖聂恐怕之后的问题就是你有没有按时吃药,于是又道:“我记错了,外伤好了。”
小盖聂似乎很满意听到这个回答,嘴角微微翘起,消失不见。
卫庄的手指在他消失的地方划了几下,随后卫庄也扯了扯嘴角,自嘲般地嗤笑一声后,低下了头。
得到了答案,便消失了吗?
第四日的夜晚,卫庄沐浴后正要上床,一眨眼小盖聂就坐到了他枕头上。
“小庄。”小盖聂唤他。
“要问什么?”卫庄掀了被褥躺下,侧眼看他。
但小盖聂并不答话,只是间或唤他一声小庄。
倘若之前还有个问题目的,之后的小盖聂完全让卫庄摸不着头脑,他每日必出现,什么都不说,只安静看着他唤他几声,然后消失。
直到卫庄答应张良的合作邀请,决意第二日夜晚与流沙汇合去见墨家后,当晚的小盖聂一言不发。
卫庄不知道见了师哥后,这个小盖聂是否还会出现。
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和师哥有没有关系?
正在卫庄思索这些时,小盖聂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他手旁,伸出双手握住他的食指,抬头对着卫庄道:“小庄。”
卫庄第一次从他眼里看到一种温柔的笑意。
小盖聂望着他的眼睛,轻声道:“我很想你。”
一刹那,卫庄觉得万籁俱寂。
小盖聂彻底消失了。


第二日夜晚,当卫庄带领流沙走到山洞前,看见盖聂安然无恙地站在他面前时,他忽然想起昨夜小盖聂的那句“我很想你”。
他仍未明白小盖聂的出现是怎么回事,但他觉得,那一定和师哥有关。
师哥惦记他。


而这一边的盖聂听着张良头头是道地分析,心里却是不合时宜地想:天明说的树洞,真的能解决烦恼。

——END——

虽然想说点啥,但是这么晚了,我就忘了。

于是飞去睡觉啦。

对树洞说烦恼,树洞就会帮你传达你的心意啦。

师哥想知道小庄有没有事,之后的师哥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心里虽然希望能够和平相处合作啊之类的,却说不出来。

不过到最后,还是把最想说的传达了吧。

我很想你。

师哥对着树洞说的,就是这两个啦。

——你伤好了吗? 

——我很想你。

(¦3[▓▓] 晚安           

  238 16
评论(16)
热度(238)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