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天边月》(下)

卫庄到桑海的时间不算长,但已经足够他找到盖聂现在的容身之所。
盖聂坐在屋檐下削木剑,他的行踪被白凤报告给卫庄,然而白凤觉得报不报并没有什么差别。
因为盖聂并没有什么行踪可言,他长久地坐在那里,像是一尊雕像,你即使去敲击他,他也未必会回应。
可卫庄需要每天盖聂的动态情报的报告,似乎真能从中看出什么似的。
白凤原以为这只是卫庄某一项的奇怪执念。毕竟他对盖聂这么多年的心结,有什么诡异的要求白凤都不会觉得吃惊,直到谍翅传来信息:盖聂要见卫庄。
“在此之前发生了什么?”卫庄问道。
“颜路来给端木蓉看病。盗跖说了他几句。”白凤想了想,回答。
盗跖那算不得争论,因为盖聂根本没回应,要说骂架,也算不上。
“回复他明日下午见面。”

第二日树林深处,久别三月后,卫庄与盖聂再度相见。
两人状态都算不得好。卫庄当日与盖聂对战受重伤,内伤至今未愈,盖聂更是不用说。
其实想想也好笑,倘若不是盖聂,不是卫庄,他们单人与任何其他人对战,绝不会伤得如此严重,以至于到现在都未痊愈。
可偏偏是与彼此对战。
盖聂带着他还未削好的木剑站在卫庄面前,看了卫庄许久,眼神从清明到迷离又变回坚定,却一句话都未说。
“师哥,你背着墨家约我出来见面,不打算说些什么?”卫庄终是失了耐心,开口问道。
他原以为盖聂约他见面是想通了,结果盖聂仍是之前那套观点。两人之前在机关城边打边吵,此刻伤在身上不便动手,只互相陈述观点争辩。
如果说在机关城那一次的争论中,卫庄被盖聂气得不轻,那这次的争论中,没有外人在场干扰,卫庄面对盖聂可以说是全占上风。因为盖聂实在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让卫庄攻击,荆轲的死,六国百姓的流离失所,秦的暴政,更何况盖聂对卫庄过去十年的行踪并不了解,而卫庄对他却是了如指掌。
卫庄看着盖聂因他的言语而黯然,心中痛快,有种报复的快意。
只不过下一秒,他的这些快意化为乌有。
因为盖聂像是打算说些重要的决绝的话,他目光沉沉,开口唤卫庄道:“卫庄。”
卫庄。
自谈话开始,盖聂一声小庄也未叫过他,而从他们今生见面的第一面开始,盖聂从未当着他的面喊他卫庄。
“你叫我什么!?”卫庄目眦尽裂,握着鲨齿的左手青筋暴起。 
在盖聂喊出卫庄的一瞬间,卫庄心头在怒不可遏过后,起的是强烈的杀意。
仿佛魔障了一样,他想他怎么敢,他竟然叫他卫庄,他是和墨家那群蠢货呆太久也变成了蠢货吗?
他全然忘记了他是如何设计盖聂,是如何多次唤他盖聂,又是如何伤害他的师哥。
那一瞬间,他想,不如杀了他。
这样,盖聂就再也不会叫他卫庄。
他的脑子里纷乱地产生了许多想法,有关盖聂现在的身体状况,有关如果盖聂死了就再也不会听到卫庄,有关——
“小庄!”
一声如同往常的呼喊,打断了他的思绪。
卫庄抬头,对上盖聂平静无波的眼神,这才注意到盖聂未成形的木剑抵住他的鲨齿剑鞘,而他的右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
“小庄。”
第三声。
盖聂收回了剑。
但卫庄只觉得一盆冷水从头浇下,那些高昂激烈的情绪散成黑色的灰烬,飘落在脚边。
他怎么会有要杀死盖聂的想法。
他握手成拳,继而看了眼盖聂,拂袖而去。
那一眼包含的情绪太多,后悔、不满、愤慨、恼恨……可这所有的情绪,盖聂不过是眨了眨眼,一点都没有接收到。
他觉得自己的师弟不过是气昏了头,他多年来遇见那么多人事,对这种状况见得极多。
看来如果真的要说什么,还是不叫全名,应该继续陈述观点。这些只会让矛盾激化,对谈话并没有好处。
盖聂这般想着,也转身离开了。
可他却没有想,为何卫庄会气昏头。

夜深了。
卫庄没有睡,他站在崖上,眼前是漫天星海。
他看过这样的景象多次,很多年前和师哥一起,很多年间独自一人。
一轮弯月挂在夜幕上,遥远而温柔。
卫庄思绪翻涌,念及下午时分盖聂那一声卫庄,恨得牙痒。
他年少时一心想要与盖聂分个高低死活,三年之战盖聂远走,他十年间仍然关注盖聂,想要有个结果。
卫庄其实知道,他所执着执念的这些,于师哥不过虚妄。
就像师哥一句卫庄他便心魔陡生,他唤过多次盖聂盖聂从未在意。
如何呢?
他终于承认他喜欢师哥,从而清楚地知道,师哥是怎样的、永远也不会喜欢他。
月亮洒下温柔而清冷的光。


不久之后,张良找到了卫庄,希望流沙可以和墨家合作。
面对张良的请求和计划,卫庄沉默了一会儿,答应了。 
他大可不合作,大可一走了之,秦王的名声说着恐怖,但世上只要还有人,便有杀手,流沙便不可能消失。
可他终究舍不得。
舍不得盖聂,舍不得师哥。
他仍会嘲讽墨家,讥诮盖聂,仍会带着冷面,与盖聂同行。
不过是因为盖聂是他师哥。
只是因为,是他师哥。
不会再是其他。

——END——

不是虐的

还有个番外,番外会甜回来

因为是跟着动画走的,第五部他两你侬我侬- - 所以你们懂的,怎么可能掰

天边月说的就是师哥,下这一回里师哥喊卫庄,是出自几个月前的讨论发觉动画里师哥的心理活动喊的是卫庄……

然后就细思恐极地虐了一把。

师哥内心里喊的卫庄,但是他表面上对小庄喊从来都是喊小庄而不是其他……

小庄喊过盖聂也喊过师哥……

以下是当年的细思恐极分析= =

师哥不是人 纯粹的没有心的人 但他一直伪装得很好 

你看 亲近点的 他顺小庄的毛 他知道如何顺 他就根据方法顺着  欺骗着 仿佛很好的假象   

远一点的 他基本都是保持着沉默 看似不理 因为他根本不在乎也不在意

 包括他和小庄的吵 辩解 其实都是顺毛 他知道如何应对卫庄

不然的话 你看 他为什么十年都不和卫庄见面 他为什么【能】十年都不和卫庄见面 
应该会有一段专门写师哥  不过不会太写心理活动 但基本是表明了 他不知如何爱 也不会爱  也不要爱  所以 他一辈子都不会爱卫庄 也不会爱任何人


师哥不是觉得天明比小庄重要 是天明比小庄要近 距离要近 因为这个年纪的天明还能和师哥一起睡 但是小庄不可能【噫】


要论起重要性 其实是一样的 因为不要爱 大家都是一个等级 他所近的人 天明小庄都一样


可是啊 实际上呢 天明是因为做了承诺要带 所以会近  小庄是师弟 所以是亲近的人


“如果,除去身份呢?”


不是承诺的人 不是师弟


是的 只是卫庄这个人 和荆天明这个人 以及芸芸众生


所以才是天边月,遥远的月亮,温柔清冷的并不温暖的光,都是假象。


拖了三个月才写完 现在想法又有点改变 不过番外还是继承那时候的后续扭转,所以不用担心

  61 7
评论(7)
热度(61)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