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长乐》(十)

本篇由【关爱青庄委员会】和【团子保护协会】联合出品

(((((└(:D」┌)┘))))))) 修完啦~把之前的伏笔埋了,有些情节挪到了后面~

————————————

卫庄朝小盖聂要完承诺后的当晚,他手下的情报网传来了新的讯息:赤眉、驱尸魔与百毒王无双鬼和焰灵姬一道攻占了太子府,将太子挟为人质。

“赤眉既然是回来复仇,想必韩宫的那位马上就会被告知太子被挟持。”紫女望着远处冒着浓烟的韩宫,笑道,“瞧,已经开始了。”

“今日五月初三,明日初四。”卫庄算了算时间,皱眉道,“太子府的地形图想必明早就会有人双手奉上。”

“谁?”

“韩非。”

 

卫庄所料不错,这百越曾经的太子归来,韩非便又被他的四哥和姬无夜推上了前线。

第二天一早,韩非愁眉苦脸地来了紫兰轩,刚坐下就开始朝紫女大吐苦水:“赤眉带着四个手下挟持了太子,还火烧韩宫。四哥姬无夜那几个又把我往前推,巴不得我死快点。哎,紫女姑娘,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安慰我?”

“我可不会安慰人。”紫女掩嘴一笑,给他倒酒,“你大权在握,恭喜还来不及呢。”

韩非笑着摇头,饮下杯中美酒。

这次最想让赤眉死的,大概就是卫庄兄了。他一点都不担心这局会赢,他要考虑的是如何有个完美的收场。毕竟卫庄兄极有可能完全不顾太子死活。

“卫庄兄,这一次你下手的时候可不可以稍微顾及一点?”韩非转向坐在对面的卫庄,小心翼翼请求道。

卫庄抬眼,眼神锋利如刀,扯出一抹冷笑道:“他若肯合作,我会让他死得痛快点。”

好的,看赤眉那样就知道要死得很惨,韩非开始考虑是不是找点人安排好突袭救一下太子,省的卫庄打起来不管不顾把太子也顺手杀了。

毕竟这次牵扯到的可是盖聂,卫庄干出什么事,韩非都不会惊讶。

 

到了下午时分,韩宫派来的士兵悉数到位,卫庄便带上鲨齿与韩非等人去了太子府。

小盖聂扒在窗口上看他们一行人走远,接着跳下窗将自己之前带来的青霜剑拿了出来。

他来韩国当然不是单纯的看小庄,而是奉了嬴政的命令前来传达讯令。五月初四是见面日子,虽然现在成了这副模样,但事情还是得做的。

大秦对各国早就有所图谋,暗桩早已布下,只待发动的那日。

小盖聂尽管没了内力,身手还在那里,拿了剑翻出窗户,顺着墙壁溜了下去。

他得在小庄回来前尽快赶回来。

 

太子府门口,姬无夜派来的墨鸦、四公子派来的千乘和韩非等人汇合。

墨鸦此次是作为将军府派来的帮手出现,表现得一脸恭顺:“墨鸦见过公子,将军吩咐属下一切听从九公子调度。”

卫庄瞧了墨鸦一眼,懒洋洋道:“前段时间都城发生了一场越狱,似乎现场有你的影子。”

墨鸦当然知道他说的是放出赤眉,但他怎么可能承认,自是微笑道:“自从七绝堂接管了毒蝎门的地盘,唐七老大的势力确实扩大了不少。不过人多眼杂,以讹传讹也未可知。”

毒蝎门投靠了将军府,卫庄灭了毒蝎门满门,唐七毫不客气地过桥吞下地盘,这些斗争算是明面上的情报,被知晓也不算什么。

卫庄也不想再和他多废话,讥诮一句贼喊捉贼,便提了鲨齿往无双鬼所在之门走去。

他们来前已经知道赤眉四个手下只守了三个门,驱尸魔与赤眉一道,现在已经是初四下午,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

卫庄一心只想找到驱尸魔和赤眉,对无双鬼毫不客气,鲨齿直指咽喉而去,无双鬼大惊,侧身后仰试图躲过,谁料卫庄到了跟前竟然收回鲨齿,点他几处大穴,让他僵住倒下。

“忠心是忠心,跟错了人。”卫庄轻飘飘抛下这句,接着继续往里走。

墨鸦早在他点穴时就已经趁机穿过大门走到里头,见卫庄没有杀死无双鬼,故作惊讶道:“鬼谷传人竟然还会手下留情?”

“他没伤不该伤的人,我自然不会打他两次。”卫庄轻描淡写道,越过墨鸦往前走去。

墨鸦顿时回忆起在毒蝎门时被这人打了两次,摇头道:“我当时也没想到享受新郑城起码半城势力上贡的卫老大竟然会对儿子如此宠爱有加。”

卫庄停了脚步,开始考虑如果现在一剑戳死墨鸦会耽误多少时间。

他哪只眼睛看出师哥是他儿子了?

 

韩国太子一向奢靡,府邸也建造得华丽庞大,卫庄不知驱尸魔与赤眉究竟在何处,便上了屋檐纵览全局。

然而间间房屋都无异相,一时间也找不到所在之处。

无奈之下,墨鸦卫庄二人只得一间间排查,眼看着天暗了下来,他们前方的屋子忽的散出幽光。

房门半敞着,墨鸦眼尖地看到太子的背影,当机立断走了进去,哪知到了背后对方仍无反应,顿时意识到不对。

与此同时,毒蛇从四面八方爬出,百毒王嘿嘿笑着从一旁走出。墨鸦转身撤退,而站在门口看好戏的卫庄,干脆利落地把墨鸦给关在里头,让他一人对付那百毒王,自己转身打着呵欠提起跳上了屋顶。

他可记仇得很,何况,干扰能少一个是一个。

 

卫庄站在屋顶上,再次扫视四周,看某处诡异青光闪烁,最终确定了要找的驱尸魔就在那里。

然而他刚跳到那屋子的屋顶,凭借着绝佳耳力,听见那屋内传来兀鹫嘶哑的声音:“刘意……鬼兵借道……苍龙……七宿……”

卫庄皱眉,他们在操纵兀鹫盘问什么?

在屋内的赤眉听见苍龙七宿,便让驱尸魔停止施法。

驱尸魔收了动作,刚要说些什么,权杖上的魔铃叮当作响,他使劲吸了吸鼻子,咧嘴笑道:“等一等,主人,有客人来了。”

他两一起往外走了走,见一银发玄衣青年执剑站在门口,目光锐利。

驱尸魔一点也没被他的气势吓到,反而往前一步,脸上笑容更盛,用着得意的口吻道:“你的身上有长乐的味道。让我猜猜,你来这里是来要解药,是吗?”

卫庄神情冷硬,杀气四溢,赤眉一凛,正欲出招抵抗,驱尸魔却拦住赤眉,朝卫庄笑道:“你的身上他的味道很重,看来他不仅在你身边,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人。”

“把蛊解了,我还能饶你一命。”卫庄眼中锐光闪烁,做出最大的让步。

只不过,他饶了驱尸魔,却一定会将赤眉碎尸万段。这驱尸魔忠心于赤眉,赤眉的死便是对他最好的报复。

驱尸魔可不信卫庄的话,他将权杖摇了摇,点点蓝光从魔铃中溢出,荧绿色烟雾从脚下升起,掩住他与赤眉:“你应该知道百越五月初五举行祭祀,但你觉得,祭品就非得初五才能死吗?”

刹那间卫庄瞳孔紧缩,鲨齿一挥,银蓝剑气直劈入烟雾:“你什么意思!”

“你不妨现在回去看看,说不定还能见上他最后一面。哈哈哈——”

卫庄顾不上追杀驱尸魔,转身往回赶去。

若师哥真有个三长两短,他发誓绝对要让这些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未完待续——


  93 7
评论(7)
热度(93)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