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长乐》(六)

本篇由【关爱青庄委员会】和【团子保护协会】联合出品

(((((└(:D」┌)┘))))))) 本期青庄表示他已经安详升天——  修完了~修了点情节WWW更合理点~~

————————————————————————

张开地与张良二人站在楼阁上望向远方,那里是毒蝎门的地盘,而且正在着火。

一丝担忧从张良眼里转瞬即逝,白日韩非让他帮忙查询百越相关,希望能找出可以帮助卫庄师兄盖聂变成幼儿的原因。他当时就想到了百越的两大秘术,蛊与毒。而在刚刚,他在典籍中查到了相关资料,却让他大惊失色。

如果盖聂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样,恐怕……

他不敢去想卫庄会如何。

或许还有方法,他自我安慰道,明日去紫兰轩告知他们吧,早一日知道,也早一日有心理准备。

 

墨鸦环望四周,火焰灼烧浓烟滚滚,尸横遍野的景象都表明着这一切已经结束。

他转身正欲离去,忽然察觉到气流转动,只听轰的一声,身后砖石飞炸,墨鸦刚想转头,后背却是结结实实吃了一记重击。

但他借着冲击力顺势往前冲了一段,平衡身体后站起,吐了口血沫。

卫庄鲨齿直指向他,怀中抱着小盖聂,那个被抓的人被甩在了地上。

尽管气势汹汹,但他和小孩脸上都有几抹黑色,衣衫也被灼烧得损毁,

“回去告诉姬无夜,他以后最好每天睁着眼睛睡觉。一旦闭上眼睛,很有可能就再也不会睁开了。”卫庄冰冷地警告道。

不知是火焰映照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墨鸦总觉得卫庄的眼眸隐隐发红。

危险的疯子,况且对方还是鬼谷传人,实力不容小觑。

墨鸦谨慎地后退:“好,我一定带到。”

但在下一秒,卫庄又攻了上来,即便带着个孩子,速度不减,甚至更快。

墨鸦与他对招往来,最后以再被打伤的代价顺利化鸦逃走。

 

在卫庄抱着小盖聂走出毒蝎门的时候,小盖聂就已经体力不支昏睡过去了。

等他醒来时,一个人躺在床上,身旁无人。

小盖聂坐起来,晃晃脑袋清醒了点。

身上衣物已经被替换,大概小庄帮他拾掇过。

他咽了口口水,感觉喉咙灼裂地疼痛,怕是昨天在火场被浓烟与高温伤到了。然而比起这个,小盖聂试图运转内力,却发现自己内力已经完全消失。

变成幼儿,内力消失,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如此大费周章又是为了什么?

小盖聂蹙眉,看来隐巫的目的并不简单。

“盖先生。”紫女拿着药膏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来,“我来给你送药。”

小盖聂转过头,从床下下来接过药膏,本想道谢,然而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

紫女见状,从案桌上拿起水壶给他倒了杯白水,让他润一下嗓子,而后小盖聂才勉强开口道了句谢。

“昨夜那杀手又来了紫兰轩,他是百鸟的兀鹫。刚好韩非过来,结果受了伤。我们连夜提问了你们救回来的人,得知杀了刘意的兀鹫很有可能要对刘意的夫人下手,就去府上救了胡夫人。”紫女给他讲了讲情况,见小盖聂仰着头听她言语,忍不住蹲下让他不用这么吃力,还顺手捏了捏他的脸,“盖先生如果有空,不妨去看看卫庄。”

小盖聂顾不上阻止她捏脸,疑惑问道:“小庄怎么了?”

紫女收回手,故作忧愁道:“算是受伤了吧。”

受伤?那个杀手功力不可能比上小庄,就算对方挟持了胡夫人,小盖聂相信卫庄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绝对不会有什么犹豫。难道是之前突破地牢时受了伤?

小盖聂咬了咬下唇,往外走去找卫庄。

他当时还和紫女说可以帮到小庄,结果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盖先生,外伤好治,但心病还须心药医。”紫女看着他的背影,又提醒了一句,见小盖聂顿了顿步伐,不由一笑,“小孩子的优势很多,盖先生别忘了离开前说过的话。”

你说可以帮到卫庄,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与此同时,卫庄背靠在墙上随意坐着,晃着手中的美酒,脸色沉郁。

师哥刚掉到他怀里时,卫庄让他跟着自己好护他周全,然而才过了一天,小盖聂就再度受伤。

他抱着人回紫兰轩的时候,小盖聂脸上好几道黑灰,即使在睡梦中仍然咳嗽不止。卫庄喂了好几杯清水,小盖聂的眉头才舒展开。

如果说师哥的受伤是他心情不好的主因,那韩非意外出现导致兀鹫逃走,兀鹫悄无声息布置在窗外的弓弩手,以及兀鹫挟持了人质要挟,这几件事则是给他的坏心情又火上浇油。

卫庄对自己一向自信,但这些突发意外无疑是在提醒他:你并没有足够强大。

他应当驾临于众人之上,应当实现自己的承诺,也应当万事早有应对之法。

“小庄,我进来了。”小盖聂在门外提醒了句,然后推门进来。

卫庄勉强打起精神,将酒杯放到案上:“师哥,你好点了吗?”

小盖聂下意识摸了摸脖子,继续走近他回答道:“没事。小庄,你受伤了吗?”

“没有。”卫庄朝他伸手,眼里闪过一丝阴翳,师哥的嗓子……

小盖聂手指搭上卫庄手腕,探查出他并无内伤迹象,放心许多:“兀鹫死了?”

“死了。”卫庄答道,见小盖聂要收回搭脉的手,忍不住牵住道,“师哥。”

小盖聂难得见他神情犹豫,想到紫女之前的话,朝他走近了点,自然而然地环上卫庄的脖子,拍了拍他的后背。

他知道小庄如此骄傲的人,凡事都有自己的考量和想法,受不得他人施舍恩惠,也听不得什么鼓励批评。

如果小盖聂现在是平日里的青年模样,大概只会什么都不说,等卫庄自己恢复,但他现在毕竟是小孩模样,可做的自是许多。

于是小盖聂拍了拍他的后背,任由卫庄抱着自己,待他稍微情绪恢复了点后,飞快地侧过脸在他面颊上啾了一口。

小盖聂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卫庄惊愕的眼睛道:“谢谢小庄。”

刹那间,卫庄心里的阴霾被全部驱散。他别过头,极力克制地攥紧拳头又松开,最后站起身将小盖聂抱在怀里。

“小庄?”小盖聂不解地抬头问。

“张良说对你现在的状况已经查到了点线索,一会儿就过来。”卫庄亲了口他的额心,回答道,“师哥,我真希望你现在就能变回来。”


——————未完待续——————

嘿嘿嘿o(* ̄▽ ̄*)ゞ 安详躺,睡觉。



  121 13
评论(13)
热度(121)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