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焦糖

看啥呀~看置顶⁽⁽◝( ˙ ꒳ ˙ )◜⁾⁾

 

《长乐》(五)

本篇由【关爱青庄委员会】和【团子保护协会】联合出品

(((((└(:D」┌)┘))))))) 本期我果语:对庄宝具——团子师哥 撑伞太可爱啦 已经修改完毕 新情节太可爱了2333

——————————————————————

雨越来越大了,伴随着电闪雷鸣,让人心感不安。

卫庄抱着师哥拿着鲨齿,再撑伞似乎不太现实,于是小盖聂接过伞高举给他撑着。

卫庄感受到伞骨时不时打到自己脑袋,不由地看向怀里的小盖聂怀疑道:“师哥,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普通打着伞都能这样,等会儿打起来,卫庄相信不是伞飞出去就是他脑袋多几个包。

小盖聂犯愁地仰脸看他,两只胳臂还高高举着伞:“不然还是收了伞?衣服也有帽子。”

或许是因为小孩模样,小盖聂为难犯愁时做出的表情就是嘟嘴皱眉,加上明亮干净的眼睛直望着卫庄,让卫庄看了几眼后实在忍不住别过头,心跳都快了好几分:“你打着伞吧。我会速战速决。”

师哥变小后虽然武力值下降,但另一种意义上的杀伤力直线上升,卫庄开始严重怀疑如果小盖聂提出什么过分要求,他恐怕也只能缴械投降。

真是头疼。

 

毒蝎子活了这么久,见过很多上门找事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抱个孩子上门找事的。

银发青年走进来后站在门口没动,他怀中的小孩则在收伞,两人都一副悠闲的模样,仿佛不是身处危险之地,而是进客栈休息一样。

毒蝎子越看那引发青年越眼熟,猛然间想起来是见过这人,凶神恶煞道:“我认识你。”

卫庄对他熟视无睹,拿过小盖聂手中的伞道:“伞拿着不方便,先放到一边吧。”

“喂!你来这里干什么!”

卫庄任由毒蝎子在那头叫嚷,将伞靠在门框上,又抖去鲨齿上的水珠,给怀里的小盖聂带上兜帽,才慢条斯理地回他道:“我来找一个人。”

毒蝎子见他如此将自己不放眼里,又听他来找人,面容扭曲地疯狂大笑:“找人?我看不用找了!你马上就能留在这里和他们作伴!给我上!”

一旁虎视眈眈的毒蝎门手下一起冲了上来。毒蝎子得意洋洋看着银发青年被围攻,却只见橙光一闪,自己的手下纷纷惨叫跌倒退败。而那银发青年仍然抱着小孩,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欺人太甚!

钩爪直飞而出,然而卫庄像是早有预料,侧身躲过。

毒蝎子阴险一笑,要的就是你躲过。他从卫庄背后跃起,钩爪直劈而下。

卫庄反手一挡,不料钩爪往外绽裂,竟从中喷出绿色毒雾。

师哥!

卫庄一惊,屏息撤剑往后疾退,听得怀中小盖聂闷咳,低头心急问道:“师哥,你没事吧?”

柔软的手指贴上嘴唇,将药丸塞了进来,卫庄下意识咽下,问道:“师哥?”

小盖聂又咳了几声,双眼泛泪仰头用稚嫩的声音回道:“紫女给的解毒药。我没事。”

卫庄见他眼角泛红,收紧手臂,眼底火焰燎动,已经动了杀意。

小盖聂看他情绪不对,忙道:“你还有话要问。”

远处的毒蝎子不知情,见卫庄不动,以为他中招,勾着笼子笑道:“你剑术高明,但中了我的毒雾,你还能坚持多久?你看起来这么宠爱那个小孩,我会留一个特殊的笼子给你,然后在你面前慢慢地折磨他。哈哈哈哈哈哈……”

他才笑了没几声,一道剑芒竟飞至身前,他堪堪避过,脸上已经有了一道血痕。

“闭嘴。”

 

在动怒的卫庄面前,毒蝎子不过是蝼蚁,轻而易举被钉在墙上。纵使他大声求饶,对卫庄的提问都托盘而出,卫庄也没有留情,得到情报后就拔出鲨齿割断了他的喉管。

大概是因为幼儿身体缘故,解毒丸的药效发挥得比较慢,待卫庄问完话时,小盖聂才稍微恢复了点精神。

毒蝎门捉来的百越人在地牢里,卫庄将小盖聂放下,从墙上拿了火把,而小盖聂则跟在他一旁抓着他衣服下摆与他一同下去。

被抓的男人果然就是之前昨夜在紫兰轩附近徘徊的人,卫庄眼神一凝:“昨夜你在屋顶上阻止了杀手?”

衣衫褴褛的男人吃力地抬眼,听见卫庄的问题后用粗糙的嗓音嗯了一声。

卫庄冷笑了一下,用剑尖抬起他的下巴:“那你当时,是不是打了我身边这个小孩?”

师哥说自己脚滑,卫庄可不信。就算师哥变小了,内力记忆都在,怎么可能单纯地脚滑就掉下来。

小盖聂本来认真地听他两问答,还以为小庄要问什么重要内容,结果卫庄上来就问这个,顿时哭笑不得。

昨夜他上房顶时,杀手刚与眼前的男人过完一招,从屋顶上跳走。这人大概还不死心,试图挥了一拐杖,刚好小盖聂跳上来,为了躲那一拐杖直接摔了下去。

这本来就是个乌龙,所以卫庄问时小盖聂便搪塞了过去,没想到小庄一直记着,现在直接算账。

“小庄……”小盖聂刚唤了他一句,忽然间闻到奇怪的味道,拉了拉卫庄衣服,皱眉道,“小庄,情况不对。”

黑色的石漆顺着壁缝蜿蜒而下,伴随着从上方传来的墨鸦的冷笑。

卫庄与小盖聂二人下意识往入口看去,只听得轰轰声响,显然是机关开始转动,地牢门正缓缓往中间合拢。

眼看着地牢门将合上,卫庄当机立断将地上砖石踹出卡住门,又甩下火把,抄起小盖聂往上奔去。

墨鸦哪会顺他的意,早在门被卡住的瞬间,两羽飞出,一羽射向被抓的男人,一羽射向卫庄怀中的小盖聂。

那小孩几乎是避无可避,可卫庄若是挥剑挡了射向孩子的这一羽,那被抓的男人就必死无疑。

无论谁死,你都上不来了。

墨鸦得意地踏碎了卡住门的砖块,如此想到。

 

可他不知道的是,卫庄想也没想,挥剑的剑气直接将射向被抓男人的羽毛斩断。而小盖聂从袖中直射出的匕首把飞向他的羽毛劈为两半。

两人配合默契,竟是三人都安然无恙。

但门已经关上,卫庄不得已抱着小盖聂回到原地,将他放下后捡起火把查看四周墙壁。

小盖聂垂眸,活动了一下手指,心中一沉。

昨日追敌时还内力强劲,但刚才他运用内力射出匕首,明显感觉到内力不足。

是受刚才毒雾影响吗?还是……

小盖聂还未来得及想更多,卫庄忽然转身回来将他抱起,衣袖遮掩住他口鼻。

四周温度上升,之前落下的石漆竟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未完待续——

 

  113 8
评论(8)
热度(113)

© 碎星焦糖 | Powered by LOFTER